她算什麼女朋友嘛!

說什麼要好好照顧她,根本是欺騙她的謊言。

狄哥哥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她褚向琳究竟有多「帶衰」,在進入公司上班前,她就先打過預防針,是他自己說什麼這樣很好,還「負負得正」,擺明不介意她的衰運纏身啊!

她不是故意讓電腦中毒,更不是有意把辦公室弄的一塌糊塗,更不可能刻意把病毒傳染給顏秘書,害她不能來上班。

一切的一切都歸功於褚向琳身上的「帶衰病毒」威力無限,一個人能有多衰?看她就知道。

「唉,完了……這次真的完蛋了!褚向琳,為什麼妳就這麼衰呢?為什麼不能帶給別人幸福,而是拼命帶給別人衰運呢?唉。」

鬱悶地坐在麥當勞窗前,看著忙碌的人群來來去去,褚向琳無聊地攪拌冰塊全都化掉的可樂,還一邊還吃著擺放許久,早就軟趴趴到難吃地步的薯條。

她突然覺得當時如果吞了安眠藥該有多好?把自己留到現在不僅沒什麼貢獻,還害慘了她的心上人,甚至還頻頻惹他生氣……唉,一百個唉聲嘆氣也挽救不了這場災難,何況狄哥哥老是教導自己別往壞處想。

褚向琳看看錶,翹班翹了整整一小時。

原以為狄亞會氣急敗壞地打電話叫她回去,反正不管怎麼跟他嘔氣,褚向琳最後還是會乖乖回到他身邊,只要狄哥哥願意,她真的很希望能看見他的笑容,因為狄哥哥的笑容是她活下去的最大動力。

叮鈴叮鈴~叮鈴叮鈴~

皮包突然響起狄亞的專屬鈴聲,雖然她對這種單調的鈴聲不是很滿意,但狄哥哥說外面那些糜糜之音不適合他這種兼具時尚與品味的集團理事長,花了一小時選歌的結果,最後選了這種最單調、又最刺耳的尖銳鈴聲。

褚向琳趕緊接起電話,不過隨即又想起目前狀況好像和狄哥哥「正在冷戰中」,所以口氣絕對不能太溫和或是謙卑。

「咳咳,喂?狄哥哥嗎,什麼事?我在吃飯。」

對方很久都沒有回應,褚向琳奇怪地看了眼手機顯示,沒錯啊,上頭的確寫著「狄亞」來電,怎麼對方一點反應也沒有?

「喂?狄哥哥,喂喂?」她稍稍增加音量,該不會狄哥哥打給她後就睡著了吧?

電話裡傳來一陣混亂的嘈雜聲,有點像重物倒下和玻璃破碎的噪音。

褚向琳緊張的起身,還順手打翻可樂,一身溼透的她將全部注意力放在狄亞這通電話上。

「狄哥哥!你、你沒事吧?狄哥哥──」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狄哥哥怎麼都不說話?剛才的聲音是怎麼回事?難道出事了!

「狄哥哥,你、你等我,我馬上回去!電話絕對不要掛斷……知道嗎?」

褚向琳抓起包包便以最快的速度衝出麥當勞,顧不得警告的紅燈已亮,反正就算現在是綠燈,她帶衰的特質搞不好還會釀成幾起可怕車禍,管他三七二十一,衝就對了!

靠著兩條纖細的腿一路衝回「展亞集團」大樓,停在門口的居然是一輛白色救護車,褚向琳雙手都在發抖,但她仍死命抓著手機,不斷喊話。

「狄、狄哥哥,我已經到樓下了,你千萬不要出事……我、我剛剛看見救護車,還有好多警車和媒體,你……拜託你說說話,拜託你告訴我你沒事!」

褚向琳瘋狂按著電梯紐,但卡在十五樓動也不動的電梯彷彿跟她作對一樣,不論她怎麼著急,這三台該死的電梯就是遲遲不下來。

褚向琳一咬牙,不顧眾人眼光脫下腳上那雙礙事高跟鞋,轉身衝往樓梯間,死命往上爬。

「狄、狄哥哥,我馬上、馬上就到了,你再等等我……我很快……呼、呼……很快就到,你等我!」

要是狄哥哥出了什麼事,褚向琳一定不會原諒自己。

如果剛才不那麼意氣用事直接走掉的話,或許狄哥哥出事的時候,她就能阻止慘狀發生……雖然她也很怕自己會讓悲劇更加悽慘。

掛著兩行眼淚,褚向琳不停吸著鼻子,也不管此刻的她看來多像狼狽的瘋婆子,狄亞的辦公室在十五樓,就算跑斷她兩條腿也無所謂,她要親眼見到狄哥哥平安無事,拜託!千萬不要是那台救護車等的人──

等等,萬一救護車要載的就是狄哥哥呢?

該不會狄哥哥已經昏迷且不醒人事,然後被抬到救護車上,現在正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吧?

啊,難道那三台不動的電梯是因為狄哥哥的關係停擺的嗎?那她這樣匆匆忙忙衝到十五樓又有什麼意義?萬一狄哥哥已經不在十五樓的話……

「可惡!狄哥哥,你一定要等我!拜託……」

眼看已經爬到十三樓,只剩兩層了,褚向琳,撐著點,就算妳要斷氣也得見到狄哥哥一面才准斷氣!

褚向琳這輩子唯一用到腎上腺素的就是現在,她發狂地抓緊話筒衝出十五樓樓梯門,望著空蕩蕩的走廊她心涼了一截。

「怎麼沒有人……怎麼會這樣……難道……狄哥哥真的……」

褚向琳像個幽靈似地走在地毯上,她一邊走、一邊哭、一邊咒罵自己居然拋下狄亞一個人到麥當勞嘔氣。

嘔氣?她有什麼好嘔氣的?

這一切不都是因為她這個衰尾道人搞出來的「結果」嗎?她有什麼資格兇狄哥哥,又是用什麼身份要狄哥哥無條件地接受一個根本不熟的人當救兵?

一切都是她的錯。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