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哥哥,對不起……如果你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該怎麼辦才好?」

褚向琳妝哭花了、腿也痠了、心更涼了,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緩緩打開狄亞辦公室的黑色大門,低頭看著散亂的書籍和那攤血跡,難受地哭著──等等,血、血跡!?怎麼會有血跡?難道狄哥哥真的出事了?

「老天!不可能……」

褚向琳跪在血跡前,她雙腿疼痛心更痛,按耐不住的她終於放聲大哭,如果因為她的魯莽害死狄哥哥的話,那她也不想活了……不行,萬一她跑去陰曹地府找狄哥哥的話,然後把衰運帶到陰間給他,那狄哥哥不就更恨她了?

「嗚嗚……連死掉都不行,那要我怎麼辦啦!哇啊啊──」

活著也不行、死了也不好,去哪都會帶衰別人,褚向琳只好不斷地哭啊哭,哭得肝腸寸斷,最好能被自己的口水跟眼淚嗆死最好,這樣什麼煩惱都沒了。

「……褚叔叔和褚阿姨過世這麼多年了,妳是在哭什麼?」

這聲音是?

「狄、狄哥哥?」

褚向琳立刻停止哭泣,她轉頭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書櫃後面居然多了一條腿,而那條腿好像還有點熟悉……

「我說妳啊,從打通電話到現在一路又唸又哭吵個半死,我想好好睡覺都被妳難聽的哭聲吵到連闔眼都沒辦法,妳改行當孝女白琴好像也不錯。」

褚向琳搬開超大櫃子,這恐怖的臂力讓躺在地上想暫時休息的狄亞著實嚇了一跳。

褚向琳怔怔地看著躺在地上的狄亞,微張開的口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幹嘛?」

這女人該不會下一秒就是拿櫃子砸他吧?他什麼也沒做啊!

「你沒死……」褚向琳眼神空洞地說。

白眼。

「廢話,我幹嘛死?只是不小心恍神弄倒櫃子,為了怕櫃子砸到就躲進這裡,後來實在太睏就躺在這小睡一下,然後怕妳這沒良心的女人會不會在外面迷路,就打了通電話給妳。」

「可是,電話裡沒聲音……」

狄哥哥沒死……狄哥哥還好端端的……他正在跟她說話……

「喔,因為我睡著了,想說妳這麼吵應該還算有精神,怕妳想太多又不敢掛電話,就這樣聽妳的噪音又睡又醒、又醒又睡──哇!咳咳……妳、妳幹嘛啦!」

突然飛撲過來的物體重重壓在身上,痛得他胸口彷彿放上好幾十顆巨石,難受的要死。

「狄哥哥,你真的很可惡耶!我還以為……以為那台救護車是……嗚嗚……」

趴在狄亞身上的褚向琳半報復地把鼻水眼淚全抹在他昂貴的西裝上,含糊地說:「我還以為你受了重傷,急忙爬上來,當我看見空蕩蕩的走廊上一個員工也沒有時,還以為大家都去參加你的告別式了……」

「你這女人是不是想我早點死?」

翻翻白眼,雖然他敵人很多,也沒見過有哪個人趕在他面前說什麼告別式的。

「那些員工是我叫他們回家的,反正公司沒什麼事需要他們幫忙,乾脆就讓他們跟顏秘書一樣放假一天囉!」

原來是這樣,她還以為……

「怎麼?你以為樓下的救護車是在等我啊?那是隔壁那棟大樓的啦,聽說高齡九十二歲的永易集團董事長去世,巷子不好停車,就先停我們公司前面。」

要是現在有力氣,他真想掐死這個愛亂想的女生。

「啊!血跡呢?那是誰的血?」

「那……應該是我想拿冰箱裡的蕃茄汁來喝,後來書櫃倒了,連帶蕃茄汁也一起倒了。」

「……」

那她一路過來的眼淚和鼻水,到底算什麼?

「好啦,先扶我起來再說,剛才顏秘書傳真一份備份資料給我,白鳳昇這小子這輩子總算幫得上一點忙了。」

狄亞看褚向琳仍在發呆,敲了下她的頭,微微笑著:「想贖罪的話就要有加班的心裡準備,今天我的晚餐就交給妳了,如何?」

「是!沒問題,包在我身上。」褚向琳擦乾淚水,終於面露笑容。

這次,她絕對不會再搞砸了……希望。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