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大功告成!

而且這次完全沒出一點錯,褚向琳終於把她的拿手好菜只花了三小時五十分就完成了──老天,真是太感動了!

她不但沒把糖錯當鹽巴撒、也沒把失手用大火把拿手菜給燒焦,更沒將自己的指頭當成配料切進菜裡。

拿出美麗磁盤盛裝她滿意度兩千的拿手好菜後,褚向琳現在的感覺就好比中了樂透那樣興奮無比。

「上桌囉!嘿嘿,狄哥哥,快來嚐嚐我的拿手好菜,我弄這道料理從來沒失敗過喔!」

不這樣說狄哥哥肯定不會吃的,做了十次有九次失敗,成功的那一次還是伊恩出手相救才不至於將他家廚房毀了,不過……這不重要啦!

「……從六點等到十點,妳在凌遲我的肚子嗎?」

狄亞拿起擺在一旁的水瓶,替自己倒了杯涼水想暫時解飢,不過說也奇怪,這水的味道怎麼有些怪怪的?王嬸今天沒來打掃嗎?

破病的顏秘書好不容易恢復意識,施展她從未失敗的三寸不爛之舌後,那群洋鬼子終於答應將會議往後挪移一個禮拜,也暫時解除他的危機,不然他哪有那個空閒拿著刀叉,等在他家餐桌前,只為了享用褚向琳口中的「超級大餐」?說實在的,米其林三星大廚煮個東西也不會用到四小時吧?

一整天沒吃什麼東西的他早就餓到前胸貼後背了,反正等待越久、享用的果實也就越甜美,原先是這麼想的,直到看見褚向琳端著一盤類似「蛋炒飯」的東西笑吟吟地走出廚房後,狄亞發現額頭上的十字青筋多了好幾條。

「這……就是妳的拿手好菜?」

狄亞瞪著那盤撒了些肉末、火腿丁和一些香菜芹菜的黃澄澄飯粒,某些被蓋起的地方還有點黑焦,不知道味道會不會很恐怖……

「狄哥哥,它可不是普通的蛋炒飯耶!」褚向琳插著腰,得意極了。

「喔?」不是普通的蛋炒飯,那是有多特別?

左看右看仍然看不出來,所幸用湯匙小心翼翼地翻攪著飯粒,唔,除了熱騰騰的感覺挺棒,除此之外好像沒看見特別之處。

「這可是我用滿──滿的愛特地為心愛的你製作的『超級甜蜜蛋炒飯』耶!你怎麼能說不特別?」

褚向琳信心滿滿地宣示過後,狄亞放入口中的那口飯差點沒噴出來。

「咳咳!是,真是感謝妳的『超級甜蜜蛋炒飯』,我感動得眼淚快掉下來了。」狄亞咀嚼這香味四溢的蛋炒飯,味道尚可、口感尚可、外表也尚可,不過褚向琳滿滿的心意倒也讓他有點感動,雖然耗時久了些。

「咳,以後……為了不讓妳這麼辛苦,還是請鐘點女傭到家裡來做飯吧!」省時、方便又快速,重點是不用等三個小時又五十分鐘就有一桌熱騰騰飯菜可以吃。

「狄哥哥,你好為我著想喔!可是我的夢想就是為心愛的人天天下廚耶,如果你喜歡,我希望可以每天煮飯給你吃,最好是早中晚全包!」

「咳──什、什麼?早中晚全包?」

全被她包了這還得了?不到三天他肯定因為營養不良送醫急救,得想個法子改變她的意願。

「不不不,妳的玉手不適合做粗活,而且公司這麼多事情等著妳這『特別助理』處理,哪有空煮飯呢,對吧?」

「狄哥哥,我想過了,也許我不太適合辦公室生活吧!不如你僱用我當鐘點女傭,既可省下一筆開銷,又能天天享用我的愛心餐點,是不是一舉兩得?」褚向琳大膽地坐在狄亞腿上,甜甜地建議。

好……個一舉兩得,這女人是認真的嗎?

他還想活很久,絕對不想因為「營養不良」或「食物中毒」的原因而死,這多丟臉啊!

「小琳,妳乖,聽話。」

無視腿上掙扎的物體,為了捍衛他的胃,狄亞面無表情地咀嚼著不算好吃、也不算難吃的蛋炒飯,努力尋找她所謂的愛心成份就竟在哪裡……嘶,好大一陀鹽巴……真想哭。

「除非狄哥哥答應我的要求!不然,早餐也可以!至少早餐讓我做吧?拜託啦,人家一生就這麼一次請求~」

褚向琳乾脆將手圈住狄亞的頸子,苦苦哀求著,雖然在人家吃飯的時候做這種無理要求不太好,但狄哥哥吃飯的時候就是他最沒防備的時候了,她得抓緊機會才行!

「小琳,別亂動,我在吃飯。」

而且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開始在玩火?只隔一層薄薄的衣服,她還天真無邪地在那邊摩啊擦的,是在挑戰他的忍耐極限嗎?

「為什麼?除非你答應!」

「……妳別一直動。」

「不要,如果你答應讓我作早餐給你吃,我就考慮別動囉!」殊不知對方情緒變化的褚向琳驕傲地抬起頭,認定這場仗她贏定了。

「小琳,我警告過妳了。」

狄亞推開吃了一半的蛋炒飯,將腿上這隻調皮小貓壓在乳白色餐桌上。

望進狄亞充滿欲望的眼瞳時,她慌亂的手「順便」摸到某個硬梆梆的物體──咦?這、這、這是什麼情形?

褚向琳眨眨眼,好像有點明白即將發生在她身上的事。

「……妳覺得我很粗魯嗎?」

狄亞知道自己的欲望在燃燒,他疼痛不已,雖然有一千個想要她的理由,可是當對方是褚向琳的時候,他不得不強壓自己對她的渴望,緊咬牙根,縱使雙眼都快噴出火來了,仍是紳士地詢問她的意願。

他只給她五秒鐘,所以最好快一點。

褚向琳的臉紅得很厲害,她看著他,緩緩搖頭。

「妳……知道我想做什麼嗎?」

拜託,千萬別說妳不知道,因為他從不強人所難,但褚向琳搖頭的機率很高,狄亞開始思索該怎麼「壓抑」他那顆炙熱如火的心。

褚向琳深情款款地看著他,之後,紅潤的唇瓣自動貼上他的,從一開始的輕吻到一發不可收拾的激烈,兩人的身體從未像現在這樣貼得如此密不可分,縱使相識十多年,彼此之間那股男女間的化學作用正瘋狂燃燒著。

狄亞要她,非常非常想要她,渴望到他的心都痛了。

他脫下外衣,秀出精實的身材,衣衫不整的褚向琳倒抽一口氣,雖然早就知道狄哥哥的身材好到連模特兒都無法媲美,但她還是第一次近距離碰觸到狄亞熱燙不已的肌膚和強烈的佔有慾。

「狄哥哥……」

褚向琳的唇無法再開口說話,狄亞吻上她,手指俐落地解開她的內衣,輕柔地在那完美無瑕的肌膚上遊走,順著她玲瓏有致的曲線不安分地一路摸索到她翹挺渾圓的臀部,他發現他越來越渴望得到她的一切。

「啊……狄、狄哥哥!」

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在褚向琳體內蔓延,一種酥麻的快感讓她全身發熱,她想要更多,她想要屬於狄哥哥的一切,於是她將一絲不掛的自己全數奉獻給她眼前的男人。

被狄亞愛撫過的每一吋肌膚發著熱,她弓起的身子頻頻顫抖,褚向琳緊貼著狄亞的像火焰般的身子,就像要將她整個人全溶進狄亞的骨肉之中。

她多麼想與他合而為一,她等待這一刻已經等待很久很久,只要是狄哥哥想要的東西,她都會不顧一切的奉獻給他,只要能討他歡心,什麼都可以──

狄亞的唇親吻著她白皙的頸子、胸部、腰際和她平坦的小腹,直到她聽見狄亞再也受不了似地悶吼後,早已準備好一切的她,緩緩張開最私密的地方,緊抓著他厚實有力的肩膀,閉上眼,祈禱下一刻的她不會因巨大又刺激的痛楚整個昏死過去。

突然,狄亞的頭有些昏沉,恍惚之中他想起自己也曾這樣和某個女人共度過得旖旎時光。

想起她最愛的酒紅色,就連客廳的那張酒紅色沙發都是為她買來的,那個女人……那個拋棄她的女人是……

「……恩希?」

就在褚向琳做足了準備之際,從狄亞口中她聽見一個不屬於她的名字,一個相當陌生且女性化的名字──恩希,而不是褚向琳。

「恩希……是誰?」

褚向琳疑惑地盯著狄亞漆黑如墨的眼瞳,她不解,更疑惑,原以為狄亞會給她一個很好的理由和解釋,但狄亞沒有,什麼也沒有。

「恩希是……該死!不是的……」

褚向琳清楚地看見狄亞露出痛苦的神情,他的眼裡流露出悲傷與悔恨,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在兩人間微妙地環繞。

「狄哥哥?恩希是誰?怎麼不說了呢?」

狄亞撿起地上的衣物蓋在她身上,從頭到尾狄亞都欠缺褚向琳一個解釋,直到他穿上衣服背對著她時,再也沒說一句話,只簡單交待他要上樓休息,並要褚向琳趕快穿好衣服不要感冒,就這樣離開了。

她腦袋亂轟轟的,彷彿失去了思考能力。

她想出聲喊狄亞的名字,希望他能停下來,如果他現在說不出口,以後再說也可以,但至少暫時留在她身邊,讓她感受狄亞的確存在,剛才的溫存不是她一個人的幻想,也不是狄亞一時衝動,而是兩個男女之間起了正常的情愫變化。

一切……都不是她想太多,狄哥哥確實是想要她的……想要她……真的……是想要她嗎?

將裸露的雙腿蜷曲,褚向琳難過地將頭埋進雙腿間,眼淚不聽使喚地一顆顆掉落,她咬著唇,不願讓哭聲軟弱地充斥在她的周圍。

她不願承認自己其實很難過,其實……很受傷。

狄亞離開了,沒有任何的解釋與道歉,留下她與一盤冷掉的蛋炒飯相互依偎。

而她始終不知道,恩希究竟是誰?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