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樓下大門關上的聲音,狄亞這才從房間衝到一樓大廳。

她……還是走了吧?

也是,他的沉默反倒傷她更深,什麼也不對她解釋,任由她一人在腦袋瓜裡獨自亂猜,要她獨自承受、消化那麼陌生的名字,從她所愛的男人口裡喊出的,不是她,而是另一個女人。

他這個男朋友還真他媽的失格!

自幾年前柳恩希無情的背叛還丟光他所有的臉後,跟著別的男人遊走天涯,狄亞從對這女人的恨之入骨到後來的視而不見,這期間從憎恨、痛苦、無奈到現在的無所謂,狄亞將自己的心情調適的很好。

時間真是最好的良藥,他對「柳恩希」這個名字再也沒有任何波動與漣漪,甚至在幾個月前得知柳恩希終於回到台灣這件事也沒多大反應,他對她的恨早已昇華成對陌生人的漠然,一個再也無法影響他的女人,竟在那重要的節骨眼上脫口而出,間接傷害他心愛的女人。

那一刻,他陷入心中無限的懺悔漩渦中,無法解釋為什麼會突然喊出柳恩希的名字,甚至無法當著小琳的面,坦白地道出他與柳恩希的恩恩怨怨,以及到了現在這般陌生人的地步。

什麼也無法解釋,開不了口的原因難道是因為自己還沒準備好嗎?

這不可能,他確信自己對柳恩希已無感情,他愛的人只有褚向琳,因為他是狄亞,在也沒人比他自己更了解自己了。

看看牆上時鐘,都已經深夜十二點多了,那個笨蛋會去哪裡?她有地方可以去嗎?

焦急的打了通電話,被他吐嘈好幾次的哆啦A夢片頭曲在餐桌上響個不停。

「該死,她沒帶手機!」

摔上電話,狄亞來回踱步了幾十趟,越想越覺得害怕。

萬一褚向琳發生什麼事的話怎麼辦?不行,不管怎樣他都得把她找回來,只要好好解釋、冷靜下來思考,沒有什麼是兩人無法一起解決的事!

思及此,顧不了那麼多的狄亞迅速拿起鑰匙,衝進車庫,但著急的他連找了幾把鑰匙就是沒一把能準確插入車門鎖,氣得他差點朝他的寶貝愛車踹了一腳。

「還是老樣子,急躁的個性一點都沒變。」

狄亞的時間彷彿被定格一般,他很快地回頭,看見倚在電動門的那抹人影,掉在地上的車鑰匙發出清脆聲響,他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盯著她。

「怎麼了?這麼多年不見,忘了我是誰嗎?」

她走向前,一如往常地勾住他的脖子,柔情似水地望著他俊美無濤的臉龐半晌後,毫無顧忌地吻了上去。

接著,從她嘴裡嚐到一絲鹹味。

「嗚!你、你居然敢咬我……」這男人居然沒品到咬她的唇?

「柳恩希,別隨便碰我,真是放蕩。」

「你、你說什麼──!?」

狄亞冷漠地將她推開,彎腰拾起車鑰匙後,黝黑的眼底抹上一層寒霜。

「有些事原先我還想不通為什麼,但我感謝妳的出現,妳的吻讓我發現自己好像在跟個屍體接吻一樣,半點感覺也沒有。」

「狄亞!你以為你說這種話就能把我趕跑嗎?我知道你還愛著我,剛剛也喊了我的名字,為什麼不承認?」柳恩希對著打開車門的狄亞大喊,他停下動作,不過卻不是為了她這句令人「感動」的話。

「剛剛?愛著妳?哈哈……啊哈哈哈哈!」狄亞拍著額頭,仰天大笑。

「你笑什麼,難道不是嗎?那張酒紅色沙發你還留著吧?分明是還忘不了我的證明,不是嗎?」

「原來妳進過我的屋子,柳恩希,妳就這麼喜歡偷窺別人嗎?啊,難怪……難怪了,怪不得啊!這情形跟妳當初劈腿時耍的爛手段簡直一模一樣。」

如果是當初的狄亞,一定心冷到恨不得一頭撞死,但現在的他不一樣了,這個世界上,他有一個想好好守護的女人。

「是,沒錯,當初是我下藥迷昏你,但我無計可施。」

「所以這次妳同樣也在我水裡下藥,好破壞我和小琳的感情是嗎?」

難怪喝那杯水的同時他就覺得哪邊不太對勁,這個女人竟敢用同一種手法試圖達到她的目的。

當初,他是為了什麼與她交往?又是為什麼因為她的背叛而浪費好幾年的時間傷心呢?

「亞,你願意原諒我嗎?我離開你也是不得已的,對方是黑手黨大佬,如果我不跟他走的話,他會殺了我……他還威脅會殺了你!我是為了保全你才和他一塊走……我並不是你想的那樣自私,現在,我也是為了你才回到台灣!」

「是嗎?」

狄亞從車子裡拿出一疊資料,丟到柳恩希面前,不帶感情地說:「那這些照片是怎麼回事?照片裡的妳看起來不像是被逼的呀,挺樂在其中的呢!」

狄亞踢了踢腳下散亂的資料,直到一張財產證明書出現在柳恩希蒼白的臉孔前,他得意地笑著:「至於那個為了我回台……妳確定不是因為幾個月前剛嗝屁的黑道大佬遺產裡……沒妳的份的緣故?」

柳恩希刷白了臉,對於狄亞清清楚楚的調查結果完全沒辦法反駁。

狄亞噙著笑,看著他記憶裡一向百般嬌媚,每每出現都像女王出巡般採高姿態的柳恩希,如今竟像個瘋婆子似地站在街頭上,對他毫無氣質地破口大罵。

她的頭髮凌亂打結、衣服紊亂皺摺,那張美麗的臉孔甚至因憤怒而扭曲,儼然就像糖果屋故事裡的那個食人巫婆。

狄亞想不起過去的自己究竟愛上柳恩希哪一點?嬌嫩?矜持?或是總呈現最完美姿態的女王架勢?當時的他還真像有被虐狂的小太監啊!

撇撇唇,為了慶祝自己終於擺脫柳恩希這個夢魘,加深了他想趕快找到褚向琳的決心。

他要告訴她──他愛她,而且一輩子都不准她離開。

就算褚向琳會永遠將衰運帶給他也無所謂,如果能分擔一點褚向琳的厄運,他也甘之如飴。

他還要對她說一百萬次個「對不起」,從今以後褚向琳不會是一個人,不論發生什麼事會有兩個人一起解決,再也不會丟下她一個人離去。

是他不好,他願意用一輩子的時間努力償還,只要褚向琳肯原諒如此愚蠢的他。

「柳恩希,我要走了,好自為之吧!別想來破壞我和小琳的感情,否則我讓妳在台灣混不下去──妳很清楚我說到做到。」

狄亞關上車門,準備發車,但柳恩希卻不打算放過他,伸開雙臂衝到他車前,誓死不退讓。

「柳恩希妳幹什麼!」這女人不要命了嗎?就算苦肉計也沒用,他早就想與她一刀兩斷了。

「……我的小孩……」

「什麼?」小孩?

柳恩希微微垂下頭,天空下起的毛毛細雨打在她那張蒼白的臉龐上,更顯瘦弱憔悴。

「……亞,我的孩子……該怎麼辦才好?」

聽著柳恩希聲淚俱下地不斷嚷著她的孩子,下了車的狄亞默默站在原地,忍著雨水打在他頭上的冰冷感觸感,副駕駛座的手機螢幕閃個不停,但他卻無暇顧慮。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