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地在咖啡裡加了些鮮純牛奶,就怕牆角那抹影子會哭到整個乾涸,就像多年沒澆過水的樹葉一樣枯萎。

「琳琳,快過來。」

沒反應。

伊恩已經對那抹影子喊了第五次,咖啡也換了四杯,沒想到角落的人卻來動也不動,只像個乾掉的屍體一樣望著落地窗外的星星,默默流淚。

「唉,妳是怎麼了?失戀也不用這樣哭……」

「我才沒有失戀!」

好濃的鼻音。

伊恩搖搖頭,他坐在離褚向琳最近的角落,不勉強她說出心事,只好默默守著她,直到她願意開口為止。

大半夜有個女人猛按他租屋門鈴,以為是哪個不要命的傢伙膽敢打擾他好眠,正想以流利的外語好好問候對方家人時,卻看見那張日夜思念的容顏,悽慘無比地整張臉貼在監視器上,哭得悉哩嘩啦。

完全沒轍的伊恩趕緊下樓帶這位流露街頭的小女生上來,一進門她便躲進角落大哭特哭,哭了將近一個小時後,開始呈現這種木乃伊遊魂狀態。

她到底怎麼了?

大半夜的居然一個人在街頭遊蕩,那個聲稱是她男朋友的男人到底搞什麼鬼?打了電話也沒人接,就算情侶吵架也不該讓女孩子獨自一人夜遊,很危險的。

伊恩默默地守候在褚向琳身後,寸步不離地盯著她越來越瘦的身形,不忍她為了尋覓真愛在台灣受了這麼多苦,以前在紐西蘭的時候他把她養得白白胖胖、笑起來還有點雙下巴呢!現在這麼弱不禁風的模樣,讓他忍不住現在就去找狄亞算帳,要不是他怕褚向琳發生什麼意外……

「恩希,到底是誰呢?」褚向琳的聲音像幽魂一樣,空洞地教人難受。

恩希?她說的是柳恩希?不過琳琳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字?

「發生什麼事了?琳琳,妳不說出來,我沒辦法幫妳。」打開一罐冰啤酒,伊恩一口灌了下去。

「伊恩,我知道你女人很多,可以告訴我,男人在與A親密結合的時候,喊了B的名字,這代表什麼呢?」

「噗!」

伊恩的啤酒噴了一地,他擦擦嘴,俊顏皺成一團。

「妳是說,你們……呃,親密結合的時候,狄亞喊了別的女人的名字?」應該是這樣翻譯沒錯吧?

「也沒到親密結合,應該是快要親密結合的時候,他突然喊了一個我不認識的名字……恩希……但他什麼也沒說,什麼也不解釋,就這樣走了……」

伊恩有些發愣地看著褚像淋的背影,看來小女孩真的長大變成女人了。

他的琳琳漸漸地不再需要守護者、更不需要一個「哥哥」來擔心、保護她,當她開始思考成年人之間私密的事情時,他這「伊恩大哥」的響亮名號差不多可以辦理退休了。

但對於狄亞可惡的行徑,伊恩非常不諒解,甚至有種想揍扁他的衝動。

信誓旦旦地說什麼她是他的女人,結果呢?把自己的女人照顧的失魂落魄,像個遊走在午夜的幽靈,悽慘無比,如果琳琳是他伊恩的女人,他絕不會……

唉,他多想擁抱她啊!

「琳琳,還記得妳說過我們之間沒有秘密的吧?」

褚向琳猶豫了下,點點頭。

「既然妳知道我的女人很多,但從不對任何一個女人特別,除了妳,對嗎?」

她再點點頭,完全同意。

「其實我這次來台灣,並不是因為到香港出差,而是特地從紐西蘭過來看看妳過得好不好,有沒有被人欺負……我老實說,在來到台北之前,我先調查過那個叫狄亞的男人了。」

不等她反應,伊恩走到她面前,望著她難過的臉,點了根煙,吞雲吐霧著。

「前天,有個叫柳恩希的女人找過我,希望我與她合作。」

「柳……恩希?」褚向琳抬眸,晶燦的眼底流露著滿腹疑問,伊恩坐在她身旁,替她拭去一顆顆眼淚。

「對,她是狄亞的前未婚妻,他們原本要結婚,但女方卻劈腿了,導致狄亞的臉全丟光,那女人後來離開台灣,到美國定居去了。」

「那她為什麼要找你?合作什麼?啊……」似乎了解了一些事,褚向琳恍然大悟。

「妳猜的沒錯,琳琳很聰明。」

伊恩吐出一口白煙,感嘆地說:「那女人希望和我合演一齣戲,只要能讓妳離開狄亞,就算妳沒回到我身邊她也無所謂。」

「伊恩……」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知道妳並不愛我。」伊恩無奈一笑。

「那、那你答應了嗎?明明是她拋棄狄哥哥的,為什麼還有臉回來找你合作,甚至……想拆散我們?」

那可惡的女人竟敢這麼邪惡,真是太過分了,她絕對不饒她。

「狄亞一定沒告訴過妳吧,有關柳恩希的事?」

「沒有,他沒說……我覺得他不想對我說,也許因為我沒資格。」因為她老是在帶衰。

褚向琳低下頭,眼淚不停地掉,傷透心的她實在無力去想為什麼?

伊恩瞥了眼窗外,嘆口氣後,自然而然地替褚向琳整理一番,至少讓此刻的她看起來比較不像個可怕女鬼。

「這個嘛~我才不說,要就讓他本人自己跟妳說……他已經來囉!」

「咦?誰、誰、誰來了?狄哥哥?」

褚向琳跳了起來,沒道理狄哥哥會知道她在這裡啊,怎麼會,伊恩的暫時住址只有她知道,除非──

「欸,是我留語音給他的,要他再不快點滾過來,我就吃掉妳這隻楚楚可憐的小兔子。」

伊恩揚唇一笑,接著打開門,讓門外的空氣稍稍流通。

「接下來,讓他自己對妳坦白,我可不收別人的爛攤子,至於妳剛才問我有沒有答應那女人的合作提案……」

伊恩溫柔地摸摸褚向琳的頭,像個鄰家哥哥似地展開久違的笑顏:「在這個世界上,我絕對不允許自己傷害的就是妳,知道嗎?就算要我死,也永遠不會背叛妳。」

「伊恩……」

伊恩丟下這句話後逕自離開,褚向琳聽見開門又關門的聲音,然後是伊恩遠去的聲音。

她已經不是小女孩了,自然能感覺得到伊恩對她特殊的愛,但是,那種愛,是褚向琳永遠無法回應的愛,永遠……都覺得對不起他的一份特別的愛。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