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皇甫爵生花了兩百二十元小黃車費(其中還包括司機繞錯路多付的車資),千里迢迢、風塵僕僕的趕到「十九夜偵探社」現場勘查,也經過了兩個小時又十二分鐘了。

眼前那掉漆掉的淒慘無比的破爛公寓,連蟑螂爬過的痕跡也沒有,簡直到了門可羅雀的地步,怎麼看也不像社長形容的「人潮擁擠氾濫」。

「唔……我走錯了嗎?可是上頭寫的地址的確是這裡啊……」皇甫看著公寓旁半掉落、還被風吹的一拐一拐的紅色招牌,上頭寫著的確實是44巷4弄4號4樓──十九夜偵探社啊!

……上頭的注解小字還寫著:「意者請洽09xx-xxx-xxx,我‧們‧等‧你‧喔!」的詭異小字,看得皇甫頭皮直發麻。

「嘶──總覺得冷颼颼的,這間破屋子哪有辦法吸引人潮嘛!鍾古社長的情報太扯了吧!」

原本一顆熱忱憤慨的心,全在第一眼見到這棟與想像中完全不同的公寓之後破滅。

皇甫癟癟嘴,將檔案放回口袋,並努力思索著。

他環顧四周,除了幾隻停下來啄食垃圾的麻雀之外,實在沒什麼人煙。

但是──

既然來都來了,何不進去探個究竟?

就算裡頭什麼玩意也沒有,至少也能拍個照、留個紀錄,免得到時後被社長唸……

「好吧!上去看看好了,嗚……不過明明大熱天的,這裡的溫度怎麼會這麼冷啊?」

打定主意之後的皇甫爵生,抱著無所謂的心態踏進了公寓。

他的腦袋並不擅長做太複雜的思考,只是一心想著早點將照片拍完,也許就能早點到附近知名的「蛋蛋巢」,品嚐最美味的巧克力聖代了!

唔──那入口即化的甜蜜滋味真是令人感到幸福啊!

***

「……連樓梯都這麼陰森森,怪恐怖的!」

樓梯間陰暗的溼氣,比他原先想像的還來的嚴重許多。

皇甫爵生每踏上一層階梯,除了那無限的回音之外,隨著他沉重的腳步,似乎還聽得見冷風呼囂而過的聲音,惹得他心底直發毛。

皇甫看著用紅筆寫成的斗大數字──「3」,心裡的不安與惶恐終於稍微減緩了一些。

皇甫爵生,剩下一層樓了!

只要再爬一層,隨便拍個幾張照片,很快就可以跟這棟讓人渾身不舒服的公寓說掰掰了!

到了蛋蛋巢,如果幸運不用排隊的話,搞不好還能很快地吃到那美味無窮、令人一吃還想再吃的超完美聖代了!

喔嗚,一想到待會有可口的點心可以吃,皇甫的口水簡直都快流出來了!

「好!加油吧,爵生!衝──」給自己一個超大聲的鼓勵之後,皇甫深吸一口氣,接著三步併做兩步,拼了命地衝向四樓。

只是說也奇怪,無論他怎麼跑、怎麼衝、怎麼怒吼、怎麼哀怨,始終就是看不到「4」這個數字。

皇甫精疲力盡地敲著痠疼的腿,兩手扶著欄杆,並撐著自己疲累的身體不停喘息著。

「呼……呼……這、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到不了四樓?天……天殺的見鬼了我……」皇甫被汗水浸濕的雙眼模糊了他的視線,他咬著唇,試圖做最後一絲垂死的掙扎。

四樓!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如果再讓我到不了,老子我就下樓了!聽見沒有──

雖然心裡這麼想著,但皇甫的腦子只要一浮現社長抓狂發飆的畫面,就讓他有夠心驚膽顫。

唉,社長發起瘋來是非常可怕的啊……

有一回,甚至還讓他三天三夜連作惡夢,狂夢到那張媲美夜叉的恐怖社長表情……嗚嗚,光想到就令人害怕!

突然,一隻冰冷的手冷不妨地搭上他的左肩,皇甫全身瞬間變成了石塊。

但在他變成石塊之前,他用眼角瞥到了那隻「毫無溫度」的大手一眼,上頭的肌膚呈現完全暗紅的顏色,並且還豎立著濃密粗黑的硬毛。

那人的指甲特長,不,應該說是「有夠長」!

長到萬一不小心那些爪子往自己的脖子輕輕劃過,一般人很有可能就蒙主寵召了──他說的是,「一般人」的話──

只見皇甫倏地將身體蹲低,用著風馳電掣的速度,一把抓住毛絨絨又噁心的怪異大手後,穩健地將他龐大的身軀奮力甩至前頭。

只見一隻巨型的紅色大手不停抖動著,暗紅的皮膚甚至還流出像膿一般的噁心液體,且不斷發出腐爛的臭味。

皇甫爵生的左手早已握著一把閃著璀璨光芒的金槍,那雙琥珀色的雙瞳不如方才慌張,他犀利的雙眼緊盯著囊中獵物,為勢在必得的勝利揚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遇上我算你倒楣,我可是專門『除魔』的職業殺手呢!」皇甫說完,立即朝那隻怪手準確地開上一槍,子彈既快又準地貫穿大手,只見那隻手不斷抽搐著,隨後爆裂,朝皇甫所在的地方流下一堆既臭又噁心的膿……

「哇!好噁心!」

皇甫爵生想也沒想,轉身就往反方向跑去,奇怪的是,那永遠爬不完的樓梯頓時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卻是永無止境的黑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