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襲是不好的行為喔,尤其我最討厭被醜男偷襲了!」

皇甫邪魅一笑,只見那隻巨大的怪物一動也不動地向後傾倒在地,接著斷氣。

其他的鬼瞬間停下了動作,不敢相信自己的同伴,竟在三秒之內被一個人類以不知名的方法「解決」。

不過皇甫也沒能得意太久,他的右肩冷不妨地一陣吃痛,鮮血的味道刺激著他的嗅覺。

他看著自己被咬下一大塊肉的右肩,深可見骨的傷口不斷冒著大量的血,大腦立刻以極大的痛覺警告著皇甫生命力的流失。

「愚蠢的臭人類,膽敢挑戰我們鬼族,我就讓你死的連屍骨都不剩!」

一頭右半部有著普通男人形體、左半部又是個牛頭馬面兼蛇體的可怖妖怪,齜牙列嘴地露出他尖銳的青色獠牙,大聲警告著他。

皇甫爵生看著冒血不止的傷口,他的臉色沉了幾分,隨即收起那副吊兒啷噹的模樣,並揪起像刀刃似的陰鷙雙眸,狠狠瞪著那隻半人半妖,接著一步步往妖怪的方向走去。

「人類……你想幹嘛?」

「幹嘛?你說呢……」

見皇甫似乎變得不太一樣,半人半妖提高了警覺,以防他的突襲。

這個人類的身上怎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就連他這等級C級的頭目妖怪,也能清楚感受到那股充滿殺氣的危險氣息……對了,就像毫無生氣的死神一族,他們的身上總是蘊藏驚人的實力。

他屏氣凝神,等待著皇甫下一波的攻勢。

沒問題的,他只是個人類……

人類再怎麼樣也贏不了魔怪,只是正這麼想著的半人半妖頓時慌了,因為他的眼前突然沒了皇甫的蹤影,他連忙看向四周,但除了眾多受傷倒地的同伴之外,哪裡還見得到皇甫那帶有死神氣息的雙色眼瞳呢?

「反應太慢了,我‧在‧這‧裡!」

「什、什麼!?」

皇甫如同妖怪的背後靈,貫徹「以其人之身還至其人之道」的座右銘,他毫不在乎地以受傷的右手緊抓怪物的後腦杓,只需稍加用力,捏個粉碎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如果沒有那聲嬌嗔叫喚的話……

「等等,別殺他!」

少女的叫喚讓皇甫停下手邊的「捏爆動作」,他詫異地看向少女。

只見那滿身是血的少女,竟不知何時掙脫荊棘的束縛,不帶一點溫度的紫瞳緊盯著皇甫爵生那隻準備「殺生」的手,隨後勾起一抹誘惑至極的微笑。

「啊……」

皇甫放開了怪物,但還是補踹了怪物一腳之後,他像著魔似地走近少女,心裡不斷回繞著一句頗常用的形容詞……

──好、可、愛、啊!

這世上怎會有人笑起來這麼可愛呢?

天哪!

她在短短的瞬間就已擄獲了他沉殿已久的寂寞心靈,春風化雨般的溫柔笑靨宛如仙女,一雙勾人的美麗紫眼令他捨不得移開視線,重點是……

她那張上帝恩賜的嬌美臉蛋,比娃娃還要漂亮、比維納斯還要驚為天人,噢!他已經想不到任何形容詞來形容眼前的尤物了……

「來吧,仙女,快投入我溫暖的懷抱中吧!」皇甫爵生忘情地敞開雙手,完全不顧自己的立場有多麼危險,也忘了這名美少女「自動」爭脫束縛的事。

反正佳人在前,呵護都來不及了,哪還有多餘的空間去容納那麼多無聊的問題啊?

啪啪兩聲。

寂靜的空氣中,飄盪著驚人的巴掌回音。

皇甫爵生不可置信的伸出顫抖的手指,沒禮貌地指著他的仙女,眼神裡盡是錯愕與受傷。

他的仙女……

他的仙女竟然出手打了他?

而且還是重重的兩個巴掌!?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皇甫爵生呆愣地看著少女,而少女的身上,似乎傳來好烈、好烈的一股無名怒火……

「妳……妳打我!?」皇甫爵生的嘴呈現大大的「ㄡ」型,他一臉驚訝地看著美少女,腦筋嚴重打結。

「何止打你,我還想宰了你……多事的傢伙!」少女冷漠地說完,只見她隨手一揮,上百隻群魔妖怪轉眼間消失無蹤,這情景更讓皇甫錯愕不已。

「等等,這位美女,女孩子說話不該這麼粗魯!外在只是短暫的虛幻,氣質才是最重要的,像妳這種外貌出眾的女孩,更不該用這麼粗俗又沒水準的話來──」

皇甫爵生越嘮叨,少女的臉色就更沉幾分。

尤其這陌生又突兀的男人,竟敢踩上了她的「地雷」,而且還碎碎唸個沒完,要是不敢快打斷他一連串的廢話,「那個東西」馬上就要來了。

「機關槍,你剛說誰是女孩子?」

「當一個男性見到了夢幻般的女性時──啊?你說什麼?欸,我不是機關槍,我叫皇甫爵生!」

皇甫的尊尊教誨尚未結束,只見那雙帶電的媚惑紫眼緊揪著他,清麗的臉上感覺不到任何溫度。

對付一個比蠢蛋還蠢的傢伙,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話說白,於是少女感嘆地說道:「我是十久夜,是這家偵探社的主人。由於你侵入我的結界,更破壞了我所做的預演,『那個東西』很快就會找上你了……」

「那個……東西?」

十久夜一長串的摩斯密碼,皇甫爵生根本有聽沒有懂!

他皺結的眉頭都快夾死一隻蒼蠅了,但他還是無法理解什麼十九水?什麼結界、預演、那個東西跟蝦咪偵探社──

唔?

偵探社?

「還有,我是男的,請你別再用那麼噁心的眼神看我。」

「……什……什麼!?你說什麼!?你是男的?騙人!」

他的心簡直都快碎了,一分鐘前好不容易才發覺自己戀愛了,一分鐘以後又發現自己失戀了……不對!應該說自己差點變成了同性戀!

嗚嗚,他的命運果真很悲慘……

皇甫哀怨的咆哮十久夜根本懶得理會,瞬間,他敏銳地發覺空氣開始浮動某種不明的波動,一種近乎鬼魅的尖銳笑聲由遠至近傳送到他的耳裡,並侵蝕著他的聽覺神經。

十久夜輕閉雙眼,迅速地讓自己的精神與實體分離,他飄渺的靈魂脫離他的身軀,黑暗壟罩的大地,變得異常安靜。

『嘻嘻……嘻嘻嘻嘻,我找到妳囉!』

『不要……不要過來!救命哪──快開門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