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在空中的十久夜靈體,睜開了猶如晶亮寶石的紫電之眼,如夢似幻的雙眼清楚看見一名被鬼魅追殺的女孩,那張像見到世界末日般的驚恐表情……

夜晚的校園裡,皎潔的月光投射在二樓教室的地板上,連一個人影也沒有的學校,顯得有些陰森詭異。

少女上氣不接下氣的跑著,她驚恐的眼球直視著永無止盡的前方,斗大的汗珠參雜在淚水與鼻水交織的臉上。

「不要……我不敢了……救命!誰來救救我!」少女一心只想遠離這座恐怖的學校,但心中所想的速度遠超過她的體力極限,她重重跌了一跤,腳踝也因此腫成一個包。

雖然雙腳不能站立,但她依然不顧一切的往前爬,磨破了膝蓋和手肘都無所謂,只要能讓她逃離這個鬼地方,然後找一個道行高強的法師來整治這隻鬼……

「嘻嘻,沛──岑,妳喜歡用爬的嗎?」

一張倒掛的臉倏地出現在她面前,突出的綠色眼珠黏著血絲,滑落到沛岑的肩膀上,看著那由如蜘蛛絲的詭異血絲,沛岑張大了嘴,無法言語。

女鬼咧至耳垂的嘴不停抽搐著,她看見那隻鬼的嘴,竟被密密麻麻的針線給縫了起來,雖然無法開口,但女鬼詭異至極的悶笑聲,嚇壞了方沛岑這原本就膽子特小的女孩。

「哇啊啊啊啊────」

她不顧扭傷的雙腳,發了瘋似的往教室的方向奔跑,直到她的右腿感到一陣陰涼,她向下一看,發現自己竟跑在染上大量血液的地板上,而右腿膝蓋以下的地方血淋淋一片,被切割整齊的傷口完全沒有一絲多餘的血肉。

方沛岑尖叫地趴倒在走廊,並恐懼地看向那隻倒掛的女鬼,她的手上竟多出了一條人類的小腿,女鬼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起來……

那雙紅鞋……

是昨天爸爸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全世界僅剩一雙的PADINO新品,她絕對不會看錯……

「……割斷妳的腿……拆了妳的手……撕裂妳的身體……不乖的娃娃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嘻嘻……嘻嘻嘻嘻……」

「不要!我不是娃娃……我不要……對不起!幻兒對不起……妳不要殺我……」

方沛岑拼命的道歉,她的四周發出細碎的腳步聲,她顫抖地看著週遭,黑暗裡,突然出現了許多尊漂亮、又近乎真人的美麗娃娃,有男有女,紛紛帶著燦爛天真的微笑,緩緩朝她走來。

「走、走開!走開──!!」

方沛岑縮到牆角,她頭一次感受到「死亡」的來臨。

大約十幾個娃娃,從各個角度爬上她的身體,美麗的娃娃們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他們精緻漂亮的臉上,有著天使般的笑容,方沛岑像著了魔似的,伸出手撫摸著其中一尊男娃娃的漂亮金髮。

「好美啊……我從來沒看過這麼漂亮的娃娃……啊啊──你做什麼!?放、放開我──呀啊啊────」

只見男娃娃天使般的笑臉瞬間幻化為惡魔,白皙精緻的臉蛋變成了青色,而那張櫻桃似的小嘴向外咧開,尖銳的獠牙開始啃蝕著沛岑的手指。

其他的娃娃見狀也跟著變臉,他們開始咬著離自己最近的地方,不論是她的腿、她的腰甚至是她的臉,娃娃們像極了溝鼠,不斷啃咬她的身體、吃遍她的全身……

一根、兩根、三根──

方沛岑親眼看見自己的手指被一根根地拆下,還被被娃娃們拖到一旁啃蝕著,她的十隻手指轉眼間被恐怖的娃娃吞進了肚子,而她的左腳只剩清晰可見的白骨,大量的鮮血灑遍走廊,噴上了牆面的佈告欄。

她的眼球瞪著那群殘忍變態的可怕娃娃,其中一個娃娃似乎還嫌餓,她爬上沛岑的臉,尖銳的紅色指甲伸進她的眼球並翻攪著她的眼珠,之後,她硬生生將它拔起。

「嘻嘻,這個人沒有近視,一定很好吃!」

娃娃用著稚嫩的童言童語說完之後,狼吞虎嚥地與同伴吞食著她的眼珠,然而眼球的主人被逼著看著這一切,眼淚直流。

她想大喊,她痛苦的想死,但她卻無法出聲喊叫。

因為她沒有嘴巴。

她的嘴早在剛才就被兩個娃娃一口、一口的挖掉,她還聽到娃娃們吃完後的滿足聲。

為什麼她還不死?

為什麼她還在呼吸?

沒有身體、沒有手腳、沒有眼睛更沒有嘴巴,現在的她為什麼還會有意識?

僅剩一顆頭顱的方沛岑下意識的滾動著,她滾下樓梯,滾到中庭,接著,她來到了警衛室……

「呼啊……好無聊,天怎麼還不快亮……」手備的警衛無奈地打了個呵欠,他伸了伸懶腰之後,突然察覺不遠處的草叢竟然有個東西在扭動。

「咦?那是什麼?」他謹慎地走到草叢旁,伸手撥開了它們。

一顆染血的頭顱,眼睛的部位被挖了兩個血淋淋的洞,鼻子以下的部分全都沒了,腦漿流遍了地面,那張空洞的嘴巴,彷彿還在喊著:「救我──救救我……」

「呃啊啊啊啊啊啊────」

恐佈的景象讓警衛激動的舉起槍,對著那顆可怕的頭顱連續開槍,直到子彈用盡、直到血肉腦漿糊成一團……

伴隨著粗重的喘息聲,警衛踉蹌倒退幾步,這才發覺自己應該趕快報警。

「警衛哥哥。」

「咦?」

稚嫩的童音吸引了警衛的注意,他看向聲音的方向,驚覺自己的左腳站了一尊極為漂亮的娃娃。

他蹲下身,發現自己蹲下的身高竟與娃娃等高,也不知是不是剛才過於恐怖的景象練就了他的膽子,他居然開口向娃娃說話。

「娃娃,是你在叫我嗎?」

只見娃娃笑得好天真,彷彿是天上派下來的天使,迷人又純潔,娃娃接著說道:「哥哥,我可以吃你嗎?」

警衛還來不及反應,只見娃娃的嘴咧至耳邊,從他的嘴裡伸出了千百隻扭曲的手,不斷撕裂著警衛的皮膚,並卡茲卡茲的啃咬起來……

淒厲的哀鳴劃破了天際,之後,便消失無蹤。

每到夜晚,娃娃們總是在尋找著他們的食物,今晚,又該輪到哪一個人呢?

娃娃,不會說話──

因為她沒有嘴巴。

娃娃,無法逃跑──

因為她沒有雙腳。

我的好娃娃啊,我將殺掉更多的人,用他們新鮮的血液,來換取妳漂亮年輕的肌膚……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