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人……死了。」

看完了一切景象之後,十久夜的靈魂很快地回到他的身體裡。

他睜開雙眸,一雙帶著濃濃哀愁的眼裡,寫盡無限的悲傷與不捨。

他握緊雙拳,為自己來不及阻止可怕的殺人事件感到憤怒。從方才的影像看來,那名似鬼魅的倒掛女鬼,他似乎見過,但是……到底在哪裡見過──

「咳咳,那個……十久夜先生?」皇甫無聊地蹲在一旁打著呵欠,耐心地等著十久夜回神。

但瞧他緊閉雙眼、又異常認真的模樣,他實在不好叨擾人家認真的冥想。

他預估這名美少年恍神的時間,大約有一世紀這麼久。

十久夜飛快的掃過皇甫呆滯的臉,不耐地問道:「幹嘛?我很忙。」

「雖然我對你有爆多疑問,由於我的時間不夠用,所以只問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好了。」

從皇甫平淡的語氣聽來,似乎不像剛才那麼噁心黏膩,但十久夜仍警慎的與他保持距離,深怕他把持不住,來個惡狼撲羊那就慘了!

因為他實在很討厭自動黏上來的「東西」,尤其是夏天。

「有問題就快問,我沒多餘的時間跟你磨菇!」十久夜皺著眉,一臉不耐煩。

嘖,得先換掉這身充滿血跡的衣服,免得等等出門嚇死無辜的老百姓,那他這間偵探社就真的可以關門大吉了。

「你……能不能先放我出去?我預估再過半個鐘頭就要被社長炒魷魚了!」皇甫雙手合十央求著他,十久夜這才發覺他們仍處在自己所設的異空間中。

「這倒也是,你等我一下。」只見十久夜輕閉雙眸,不一會兒,黑色巨大的異空間開始變形扭曲,但過於強大的引力,足以將皇甫的五臟六腑給徹底翻攪一遍。

「這、這是怎麼回事!?十久夜,你行不行啊──」他的聲音在抖動、他的臉皮也隨著空氣流竄的漩渦,不停反覆拍打著。

天哪!

他這張帥臉會不會因此而急速老化脫皮?

「閉嘴,別讓我分心!」十久夜沉穩地警告著他,但那斗大的汗珠卻出賣他的冷靜。

有某樣東西干擾著他的時空轉換,而因為方才呼喚百鬼的儀式,早已花費他大半靈力,現在的十久夜光要將兩人帶回原先的偵探社,似乎就已讓他滿身大汗、喘息不止。

突地,他的身後出現了十幾隻爪子尖銳的蒼白手掌,每個手掌的中間都有個棒球大小的眼珠,咕嚕嚕地轉動著。

十幾隻魔爪緊抓著十久夜纖細的頸根,並用巨大的力量將他強行拖至後頭。

「唔──可惡!」他雙手握著那些死抓著不放的手掌,卻怎樣也無法將它們扳開,十久夜咬緊牙根,只得暫時任憑它們擺佈。

「喂!等等,這些難看的手掌也是你的部下嗎!?」皇甫見情勢不對,趕緊跟著十久夜被拖行的痕跡跑,但黑漆漆的四周讓他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

「十久夜──喂,十久夜!你在哪裡!?」

皇甫爵生搜尋不到他的氣息,他乾脆停下腳步,並屏氣凝神的等待。

一道巨大的雷鳴震懾了他,他迅速轉身看向天空,突然一道雷電從他眼前劈下,皇甫倏地蹲低身子,並往左手邊的方向滾去,只差那麼點距離,他就一命嗚呼了。

「好險!差點被劈成兩半!」他詫異著十久夜的異空間竟然泛著恐怖的紅光,這下連雷電也出現了。

嗚……他只是想拍幾張照片、然後開開心心的回去吃點心,真有那麼困難嗎?

社長這回一定會開除他的啦!

不要不要,他想念那張暖綿綿的白色大床、還有冰箱裡那盒還沒吃完的草莓布丁,當然包括他擺在桌上最寶貝的──

最寶貝的一張……相片。

思及此,天空突然傳來一道沙啞的聲音,那顫慄的可怖笑聲不禁讓人心驚膽顫,連寒毛都一齊豎了起來。

嘻嘻,嘻嘻嘻……

挖掉你的雙眸,用來裝飾娃娃的眼睛──

撕裂你的肌膚,用來鋪陳娃娃的外皮──

抽光你的血、割盡你的肉、拔光你的頭髮,讓我的娃娃變得更美麗動人……

「不!我的血很難喝,保證喝了讓妳想吐!頭髮……其實我是個禿頭!」皇甫爵生沒用的對著天空大喊,可惜除了轟隆作響的雷聲之外,其他什麼反應也沒有。

「……什麼鬼玩意兒,都是那個十久夜,用美色誘惑我……dammit!」微微發怒的皇甫完全將錯推卸到別人身上,更是忘了此行前來的目的何在。

美麗……又深邃的紫色之眼啊……

我要挖出那雙水晶般的雙瞳,罪惡的羔羊啊,讓我代替上帝,來赦免你的罪行吧──

嘻嘻,嘻嘻嘻……

「就跟你說了我的血不好喝、肉不好吃,眼睛更不是紫──咦?紫色?」

一隻足足有兩層樓那麼高的黃色巨型蜘蛛,咯啦咯啦的爬到皇甫爵生的面前。

皇甫爵生整個人像石化了般,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蜘蛛……是他最討厭的蜘蛛,而且還很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