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潔西卡》

大家好,我叫潔西卡.陳,這是我懵懵無知還在五、六歲的時候,一個長得很可愛的鄰家小弟弟替我取的,二十多年後我才知道原來這名字是個「菜奇啊」名,光台灣就有幾百萬個潔西卡,就連陳這個姓,路上隨便抓都一大把,由此可見,我是多麼路人的渺小存在。

現在好像要開始寫一種叫「自傳」的東西,其實我沒很樂意,但老闆就坐在我左後方,他要我寫,我總不能把鋼筆丟到他鼻子上叫他自己滾去寫,那樣我就要包袱款款回家吃自己了,到時就沒有免費網路可用、免錢冷氣可吹,還有免費下午茶大放送!

為了生計(和點心),有空我要開始紀錄我人生的回憶點滴,他媽的我超不想回顧過去,有的還真是衰尾到爆,光想就讓我想回去痛扁一頓那群人渣……老闆說不能寫髒話,我他媽管他的咧!哼!

我超不會寫自傳又很痛恨日記、週記這種說好聽是「自我醒悟」,其實根本是沒頭沒腦又浪費時間的笨東西……好吧,對我而言是這樣,寫完又不能長多少根智慧出來。

小時候《一週大事》全是拿報紙寫的綱要來抄,當時水果日報還沒發刊,中時、產經、國語日報等太多我記不得名稱的報紙(的一週大事)多火紅啊!尤其是產經日報一份還要40元,我老爸很愛每天買來研究,可是也沒見他的理財頭腦多有長進,但以前對他的印象就是:「超酷的,股票玩得嚇嚇叫!」可惜人越老,頭腦就越不靈光,套牢不知幾百萬次了,導致我現在根本不敢摸股票……摸人家的「骨」我是可以啦,痛扁人的時候我還滿喜歡的。

說明一下,照身體結構來看,我是個女生,常常被人說我手指頭纖細修長,好適合拿來彈琴當個音樂老師,我也確實在我母親逼迫下,彈了兩年生不如死的鋼琴(雖然現在很後悔沒好好彈下去,鋼琴老師總比我現在的破薪水高吧),但我對手工藝、裁縫、烹飪和家政等女人「應該很擅長」的玩意兒完全「手殘」,意思是:「要我做這些,還不如殺了我比較快。」我也老實說,那些手工藝全是我媽可憐我,幫我一起交作業的。(她手藝好、廚藝更好,長得美就算了,還不遺傳給我!)

當然,我不是對它們沒有興趣,而是「天生」比較鈍又笨(真的不是藉口,我以前連拿針都會搓到自己鼻孔),我媽每次看到我補衣服的樣子,都會搖頭叫我滾邊看「康熙來了」,她來弄,然後邊唸邊擔心著以後老了我若孤家寡人,連衣服也縫不好怎麼辦?像我這麼蠢,以後萬一筷子湯匙碗也不會拿怎麼辦?會被菲傭笑的。

媽,我只是不擅長家政,不是智能不足好不好?而且哪來的錢請菲傭啊,歹歹!(太太)

再來,我記得要寫自傳,基本資料不能少,靠,我平平淡淡的一生到底有什麼好回顧?

回憶是不少,我比別人早一分坎珂、早一分寂寞也早一分裡解人情冷暖的道理,都是你欺我、我扁你,你騙我、我就砍你的灰暗回憶,到底要我鉅細靡遺描述個什麼勁?

昨天從五樓一路跌向一樓大廳還腳開開那段要寫嗎?不必吧,誰會在意一個默默無名又穿著高跟鞋連摔三十層階梯又姿態醜陋的「老女人跌跤」慘案?記得除了老闆聽到後狂笑了30分鐘,好像沒人對地球的這一咪小插曲有興趣。

我叫潔西卡.陳(剛才說過了到底要說幾次),一個我將來一定要去換的菜市場名,30歲,有著火爆脾氣和多愁善感到連自己偶爾都想扁自己一頓的愚蠢思維,我不拜徐志摩為師真是太可惜了,有一次我真的為空無一人的教室哭泣,看著五分鐘前人聲鼎沸的熱鬧教室,五分鐘後,大家都跑去吃飯了,唯獨我,看著那毫無人煙,只剩幾絲陽光打進的課桌椅是那麼的孤獨與寂寞,我默默掉了兩顆眼淚……

身高163公分,體重……媽的,才不告訴你咧!興趣是吃好吃的(或搶別人手上我覺得好吃的),專長是打小人罵老闆扁同事,座右銘是:「作你不敢作的夢,做你不敢做的事。」多麼帥氣的女人!

對了,我沒有男朋友,現在人都很喜歡問這種私人問題:「妳有沒有男朋友?」「妳結婚了沒?」或是「孩子有幾個?」

在這個社會裡30歲沒有男朋友的女人好像很可恥,如果妳剛好長得不醜,人家會說妳眼光高、好會挑,嫉妒你的還會補一句:「別最後挑到一個賣龍眼的。」

如果妳剛好長得醜,好點的人類就會拍拍肩告訴妳:「沒關係,感情要看緣份!」爛點的就會踢妳屁股,叫妳滾遠一點別妨礙他的視覺。

好,我兩年前和那個臭男人分手了,正.式.分.手.了!心都碎了。

我承認自己傷的很重,所以接下來面對那種事都小心翼翼,我膽小又自私,不是沒人追,是我不敢交出真心,你知道「真心」要回收有多難?

特別像我這種看到教室會流淚、看到夕陽會感嘆人生無常的女子,愛情是什麼東東?還不就一種化學作用。

結婚是要負責任的,交往時只要負你跟我的責任就好,結婚就是兩家子(一家子多大啊!)的責任,這麼恐怖!我連對我的肚皮都負不起責任了(賺的錢連打牙縫都不夠,欸,不是變大的那一個意思),爸媽早上看到我第一件事就是搖頭,哪有空當人家的好妻子、好媳婦跟好媽媽呢?

Ok,說是這麼說,但我仍是嚮往有個美滿家庭,諸如我媽常嫌我這麼笨,以後一個人住養老院她會不放心,怕我光挑養老院這件事就會搞砸,而且我這麼孤僻又不好相處,將來去了養老院,能跟人家成為朋友嗎?和人下棋要是輸了,我這恰北北會不會直接翻桌大喊:「靠,什麼爛東西,老娘不跟你們玩了!」

看來我媽很擔心她女兒到老了都這麼沒人緣,而且我人緣應該還不錯吧?加上我又不會下圍棋,頂多關在房間當個老宅女妳說好不好?(她看到又會唸了)

我我這些逗趣的家人同住一個屋簷下,他們個個不是天兵就是奇才。

我有一個爸爸(廢話)、一個媽媽、一個妹妹和一隻狗(母,堪稱狗界長腿女王),四人一狗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有淚水、有歡笑、有痛毆(不要懷疑,我們都是o型)還有買不到的快樂,如果這輩子註定與誰相處在一起,都是上輩子修來的緣份,我相信我和我的父母妹妹和那隻長腿女王應該有著很深的機緣,大概就跟在我左後方不停檢查我有沒有在爆粗口的老闆一樣深。

可是,我愛我的家人,這點毋庸置疑。

但我不愛我的老闆(超想拿火箭筒摧毀他),這點無可反擊。

唉,想到我又要哭了,我真是個詩情畫意的女人,一顆眼淚五百萬,小時候媽媽常這樣欺騙我。

現在是晚上六點零三分,距離我下班時間早就過了三分零五秒,我想我該漫步走進茶水間伸伸懶腰、看看夜景、順便打個嗝,然後打開冰箱看有沒有人家忘了帶走哪些蛋糕小點心(這些女生超健忘,但多虧她們的健忘,讓我每天都有數不完的點心可用),或是拿著化妝包、衛生棉到廁所混水摸魚個幾下,回來也差不多快六點三十五分,這樣我就可以填寫申請加班費了。

p.s 這間破公司規定一定要超過30分鐘才可填寫加班申請表,左後方那位男士的命令,而負責執行這項計畫的就是我。

噢!順帶一提,我們的公司和一般企業不太一樣,是個聚集很多自由soho業的人士之地,我是個自由業者,也是左後方那名男士的特助(說得好聽,其實只是打雜),幸運的還是某(不紅)雜誌的(無名)專欄小作者,雖然稿費同樣「物美價廉」,我也看得開,再多的苦頭我也吃過,反正冰箱裡只要有美女們遺忘的「食材」,我潔西卡.陳永遠都能有魄力的活著。

p.s2 暑假出這麼多遊戲幹什麼?現在學生零用錢那麼多,手上抱著一萬大鈔,老爸老媽還拼命問:「錢夠不夠?不夠拿提款卡去領。在學校有沒有吃飽?昨天(飯店的五星級)便當不好吃嗎?那媽媽再替你換一種(飯店的五星級)便當好不好?」

老娘我買個光碟就要東扣西減才勉強付得起一片耶,媽啦,不公平!

                                                                                                                                                                                             潔西卡.陳

 

工作日誌:

 

老闆,我不覺得我該寫工作日誌這玩意兒,因為你額外要求我寫這什麼屁自傳,佔用我額外的30分鐘,你知道這30分鐘我可以啃掉一碗陽春麵+滷蛋、逛一下誠品以及聽三首MP3嗎?在你不打算給我加薪的情況下,工作日誌這欄明天開始會空著,謝謝,申訴無效。

p.s3 真要寫的話,應該是這樣:「天哪!潔西卡.陳真是個不得了的認真員工,應該替她好好加薪10%才對!」

 

                                                                                                                                                                                             潔西卡.陳

 

 

後記:改編自真人真事,主角者不願透漏姓名,哈哈!

 

衛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