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間毫無生氣的地下室,光要清除遍佈四周,並阻礙他通路的蜘蛛網,就花了他大半的時間。

地板上到處散放著白色的細小碎片及各種顏色的線條,由於十久夜所能承受的黑暗度有限,他頂多只能在黑暗裡辨別東西的顏色,無法清楚的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

「皇甫,你不覺得這裏比起上面還更陰冷嗎?」十久夜低聲說道。但等了許久他卻始終沒聽見任何人的回應。

十久夜心中突然有著些許不安,自從他來到地下室之後,整個人開始覺得虛脫無力,甚至連呼吸都顯得有些困難。

一股濃烈的腐臭傳至他的鼻尖,十久夜皺著眉並捂著鼻子,他想繼續往前卻驚覺自己踏出的右腳,似乎踩進了水漥當中。

「……水?」

十久夜摸向牆壁卻正巧碰觸了開關,「啪」的一聲,原本漆黑的四周瞬間變得燈火通明。

一時無法適應光線的他微瞇雙眼,但眼前驚悚的畫面卻讓他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原來地板上的白色細小碎片,是人類的骨頭……而各種顏色的線條,則是他們的頭髮……有黑、有棕有咖啡……

各式各樣如同滿清十大酷刑的工具呈現在他的面前,約略十來名男女陳屍在這發出陣陣屍臭的陰暗地下室裏。

有的人僅剩身體的部份,斷手斷腳的男女看起來似乎只能像隻毛毛蟲般,不斷地在地板哀嚎扭動著,他們被砍斷的地方讓人用針線縫上,屍體的臉有著大小不等的針頭穿插,而滿地流瀉的腸子及腦隨血水、碎肉指甲,讓十久夜除了作噁之外,更替死者感到難過。

前頭的電椅上,有著一對面對面的緊合男女,為什麼說他們緊合,因為從側面看去,兩人的身體絲毫沒有一點多餘的空隙,畢竟他們身上至少也有幾萬條針線,將兩人緊緊「縫紉」在一起,手對手、腳對腳、頭對頭……

十久夜的左手邊有個手腳被緊緊銬在牆上的女人,她的頭往右邊呈九十度的彎曲,女人的脖子被鋒利的斧頭切斷一半,而那把沾滿女人鮮血的斧頭,依舊好端端地放在她被切割的空隙當中。

女人的姿勢如同被十字架釘上的耶穌,但不同的是,女人的死狀極慘。

她赤裸的身子有著各式各樣的匕首刀片,而十久夜也查覺女人根本被人當成射鈀,畢竟她的全身被人畫著一圈又一圈的圖形,由外到裡、從零到一百的數字看來,女人的確是被淩虐致死的。

十久夜以手掩口,他的胃部在翻攪,他體內的胃酸正急速倒流,如果他沒有見到自己一腳踏入的水漥,竟是鮮豔的紅色的話……

一滴、兩滴、三滴……

由天花板滴落的血水,距離十久夜幾乎不到五公分,他緩緩抬起頭,酸澀的喉頭令他無法出聲。

倒掛的男性屍體正睜著不甘願的大眼,惡狠狠地瞪著十久夜。

那張左半邊臉被嚴重毀容的男人,突出的眼睛周圍有了蒼蠅蚊蟲的圍繞,他猙獰恐怖的臉上有諸多的怨念。

十久夜踉蹌倒退了幾步,他的心跳的極快,稀薄的空氣讓他的呼吸紊亂,他的褲管、他的身體甚至他的臉上都沾滿了別人的鮮血,那瀝瀝在目的殘忍情景讓他一時無法消化。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殘忍……」十久夜一手抓著胸前衣襟,蒼白的臉色幾乎毫無血色可言。他緊咬下唇,雖閤上了雙眼,但那永不褪去的恐怖畫面卻無法消失殆盡,畢竟一但被他看過的東西,從來沒有「忘記」的一天。

「久夜,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一個溫暖有力的懷抱及那溫柔的關懷話語,由他身後傳來。

十久夜難過的低垂著頭,為自己無力阻止慘狀的發生感到挫折。

「皇甫,我覺得……很難過。」他無助地拉著皇甫袖口,表情著實像隻被拋棄的小貓,急忙尋求主人的慰藉。

「難過?為什麼要難過?」

眼前的畫面太過恐怖,而身後的聲音又過於溫柔,十久夜稍稍開啟長期防備的心房,頭一次對人道出自己的心聲。

「我的任務是追捕犯人,但在追捕犯人之前,卻沒有能力阻止殺人魔變態似的殺戮。我替死者感到心痛,真的……真的好難過……」十久夜絕美的臉龐有著明顯哀痛,他過於善良細膩的思緒,在接收死者無止盡的怨念之後,他的心情頓時盪到谷底。

他覺得心好痛,彷彿整個人都快被撕裂一般地絞痛。

「痛嗎?你的心……很痛吧?」皇甫爵生溫柔地在十久夜耳邊問道,但那抹邪惡的笑靨,十久夜卻沒注意到。

「嗯。」也許是皇甫溫柔的嗓音化解了他心中的不安,十久夜閉上雙眼,不再看向這群連名字也不知道的屍體。

環繞在空中無法安頓的靈魂啊,請你們安息吧……

「久夜,我想……最好的補償方法只有一個。」

「最好的……補償方法?」

十久夜頓時驚覺自己的身體根本無法動彈,他心中的警鈴大響,但卻想不到任何方法脫離這詭異的窘境。

「十久夜啊,用你純潔無瑕的身體來償還、用你的靈魂洗清這群死者的哀傷、用你玫瑰色的鮮血灑遍大地,求上帝赦免你的罪行吧!啊哈哈哈哈────」

只見皇甫瘋狂地高舉鋸子,他不斷狂笑著,並將鋸子一把砍向十久夜纖細的臂膀上。

「呃啊啊啊啊────」

淒凌的慘叫傳遍整間地窖,如噴泉似的鮮血沾滿了皇甫的全身。

他瘋狂大笑著,並不顧十久夜慘絕人寰的哀叫聲,一遍又一遍地砍透他的全身,直至他的身體癱軟,直到他的喉嚨再也發不出媲美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的動聽旋律……

皇甫跪坐在遍佈十久夜鮮血的地板旁,他俯下身並伸舌舔舐著紅豔的血漬,等待著一朵又一朵的美麗薔薇,綻放在既陰暗又濕冷的地下室裡……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