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地下室天花板緊密的一樓地面上,那名打著「除魔專家」口號的職業殺手,完全不曉得地下正上演著如火如荼的殺戮遊戲。

他慵懶地打著呵欠,萬分無奈的坐在階梯上等待十久夜的歸來。

「唉……太陽下山了、蛋蛋巢關門了、點心飛了、最後一班捷運也快沒了……」皇甫爵生哀怨地望著逐漸高升的月娘,並嘆著今天的第四十四口氣。

十久夜到底跑哪去了?

嗯……真是個好問題!

因為連他也很想知道,十久夜究竟把自己藏到哪裡去了?

雖然他對同性沒有多大興趣,況且那位「同性」不僅嘴巴惡毒、態度囂張、行為跋扈,還老愛對他唆使東、招喚西的。

好笑!

他皇甫爵生又不是台傭,就算要當個台傭,起碼也要一萬三起跳並享有勞健保,外加三餐準時開飯的福利吧?

一萬三……

唉,他還真是容易滿足,如果能換算成美金或英鎊的話,他也許就不需要坐在這裡喝空氣、吹冷風了!

細碎的腳步聲由遠至近傳到皇甫的耳裡,他相當希望對方是自己在烈陽下,找了一整個白晝的十久夜。

他忙不迭地起身,對著遠處糢糊不清的影子,喜出望外地喊道:「十久夜──我在這裡!」

皇甫開心地揮著雙手,心想總算可以離開這狗不拉屎、鳥不生蛋的鬼地方,為此他感到相當開心,表情自然也跟著愉快起來。

但那抹黑影越靠近自己、個頭就越顯得嬌小,就算十久夜這矮個子再怎麼不及他的肩頭,也不會像眼前這位長髮披肩、相貌端莊秀麗、身穿水手制服的清純少女來的纖細弱小吧?

嗯?

身穿水手制服的……少女?

少女氣喘吁吁地衝向自己,皇甫下意識倒退幾步,在險些被石階絆倒的同時,那名少女竟將皇甫一把抓向自己,還將頭自然埋進他的懷裡。

「喂,妳──」

雖然他愛美女,但也不是來者不拒、大小通吃的好嗎?他還是很有節操的!

「哥哥,救救我──拜託你救救我!」少女泫然欲泣的臉蛋顯得可憐兮兮,決堤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一發不可收拾。

「妳要我……救妳?」皇甫疑惑地問道。

依少女清麗的面容及姣好的身材看來,在這夜深人靜的夜晚被壞人追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一般人會像她這樣隻身跑到空無一人的校舍嗎?

況且這裏還是傳聞中,鬧過三起離奇失蹤案件的廢棄校舍?

──她可真是勇敢。

「要殺我……我會被她殺死的!拜託你救救我,求求你!嗚嗚……」少女驚恐地緊抱著他,身體不斷顫抖著。

足以令人心酸的哭聲讓一向容易心軟的皇甫沒輒,他輕拍少女的背,試圖以自己最引以為傲的「溫柔攻勢」緩和少女恐懼的心境。

「好好好,我一定會保護妳的,妳別哭了好嗎?」

「……真的?」

少女抬頭,梨花帶淚的模樣楚楚可憐,更讓皇甫莫名湧出一股保護的欲望。

「真的,我保證!」皇甫綻開笑容,朝她眨了一眼接著問道:「那可以請妳告訴我,妳是被什麼人追殺嗎?」

「鬼!我是被鬼追殺的!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鬼?」皇甫巡視著四周,卻沒發覺任何一名「鬼」的蹤影。

少女將頭埋的更深,並肆無忌憚的索求皇甫溫暖的懷抱。

「是的,我好怕……如果有你保護我,我會很高興的。」

如果是平常的他,有美女投懷送抱,他當然是樂歪了,但不知為何,皇甫此時的心情實在好不起來!

畢竟十久夜那麻煩的傢伙失蹤,而懷裡的美女卻有著一股自己說不出的詭譎感,這讓他猶豫著,該不該立即推開死命抱緊自己的美女。

「呃──妳知道那『鬼』……長什麼樣子嗎?」抓壞人得先知道他長啥模樣,打鬼的話……自然也得先知道他的「鬼樣子」囉!

「她……她的眼睛像殭屍一樣突出,舌頭比你的身高還要長,而且那張嘴好恐怖,像是被幾千幾萬支針縫過,頭髮……比刀片還要犀利!」

少女雙手環抱著皇甫,不知是否因為過度害怕,她的指甲竟然刮破了他的皮膚、深陷他的背肌。

「痛……妳、妳先放開我,我幫妳想想辦法好嗎?」皇甫對少女釋放第二波柔情攻勢,他溫和地在少女耳邊說著,並試著讓她趕緊離開自己。

媽啊!

這女人是黏皮糖做的嗎?

難道她不曉得,男人最不喜歡女人死命黏著自己這個道理嗎?

如果是十久夜,依他時而火爆、時而冷漠的性格,肯定會毫不留情地將對方一腳踹飛,還會冷冷的走到對方屍體旁、殘酷的叫他去死。

呵,肯定是這樣!

「呵呵……」思及此,皇甫不由得笑了出來。

「哥哥?」

「如果是十久夜的話……啊!」

糟了,他得趕快去找他,他得找到十久夜才行,實在沒時間在這裡磨菇了!

「那個,妳……唉,妳叫什麼名字?一直妳妳妳的喊,總覺得很沒禮貌。」皇甫紳士地問著,且不著痕跡的想盡辦法拉開懷中少女。

但少女比牛還大的力氣實在教他望塵莫及,他連她的一根手指頭都拉不開!

不過幸好他有人人稱羨的三寸不爛之舌,如果順利的話,應該能靠他這張「嘴」讓對方離開自己的身體。

「我叫方沛岑,是這所學校三年級的學生。」少女淡淡地說著。

「那……沛岑,妳先放──」

皇甫的聲音頓時像斷了弦的小提琴,發不出任何一點聲響。

他用極緩慢的速度,怔怔地看著少女,他感覺得到她最真實的顫抖、也聽得見那恐懼害怕的陣陣啜泣聲。

這纖細瘦弱的肩膀、清麗秀氣的臉蛋及軟綿甜蜜的聲音,只要是男人,肯定都會點燃一股想保護她的欲望。

皇甫爵生當然也是其中之一,但這股保護慾在她報出自己的名字之後,就已消失殆盡。

方沛岑……

她不是死了嗎?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