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妳……」

只見懷中少女放開了他,她低垂著頭,整個身體開始如同殭屍般的搖晃不已……

皇甫下意識的倒退幾步,不好的預感充斥他的腦海。

嘻嘻……嘻嘻嘻嘻……

皇甫摸向自己隨身攜帶的手槍,卻驚覺它早已不翼而飛。他飛快抬頭,卻見到低垂頭顱的方沛岑,以雙手高舉著那把金色手槍,並狠狠將它扔至皇甫抓不著的地方。

「不──」

好貴……好貴啊!

要是槍身磨破了皮,要修補還得花上他大把薪水,喔嗚……他很窮啊──

嘻嘻……皇甫爵生,你很著急吧?找不到那個人,你心裡肯定很慌吧……

「誰、誰慌啊?妳這隻鬼少在那邊攪亂別人心池,哼!就算沒有武器,我還是可以痛扁妳一頓!」痛扁妳得讓我多花一筆錢去修理手槍的怨念……

嘻嘻嘻,可惜你的夥伴早就死了,我將他撕裂的傷口縫密,完好的割下他漂亮的肌膚及寶石般的紫瞳……

「妳說謊!十久夜才不會那麼輕易被妳──」

皇甫剩餘的話全卡在乾澀的喉嚨裡。

方沛岑從口袋裡拿出一顆類似彈珠的圓形物體,濃稠的黏液就像淚水,沾染了她的手掌心。

失去活力的眼球黯然無光,水鑚般的紫瞳沒了色彩,頹然地躺在方沛岑的手裡。

那是十久夜略帶神秘的美麗眼眸,如今,卻跟一般垃圾殘渣沒什麼兩樣。

方沛岑悶笑了幾聲,接著,她用力捏緊那顆眼珠。

「不!不要──」

皇甫並沒有成功阻止她的行為,啪滋一聲,手中的眼球被毫不留情地捏爆,一堆該屬於十久夜的血水及汁液,全灑在這片乾裂的土地上。

方沛岑打開手掌,讓剩餘的碎屑一同流洩在地,她用腳大力踩著眼珠,冷冷說道:「美麗的東西,只要一個就夠了……

皇甫憤怒的心情全寫在臉上,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想宰掉一個人,不……是一隻鬼過!

他親眼見到十久夜身體的一部份被如此粉碎踐踏,他握緊的雙拳在發疼,他的心更疼痛!

他好憤怒,他覺得整個身體都快被怒火燃燒殆盡,皇甫的嘴角微微抽搐,那張鐵青的表情顯得相當駭人。

嘻嘻,你想殺了我嗎?可惜你殺不了我……

「閉嘴……」

嘻嘻……看著吧……我要讓你變成我最寶貴的娃娃、成為供我使喚的奴隸,你美麗的──

「閉嘴!給我閉嘴!!妳──呃……」

皇甫的腿突然癱軟,方才那股因憤怒聚集的力量全數消失,他詫異著自己竟然連起身的力氣也沒有,甚至連握拳都感到一陣吃痛。

「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啊!妳剛剛──」他突然想起方才用力抱緊自己的方沛岑,似乎用指甲劃破了自己的皮膚,難道……

賓--果!

這種毒液會漸漸擴散到你的全身、麻痺你的心跳、刺穿你的五臟六腑,甚至爆裂你的血管……嘻嘻嘻嘻……

「該……該死!這怎麼可能……」

皇甫的臉色異常蒼白,他突然覺得今晚的風特別冷,體內的毒液如同一條隱形毒蛇,來回游走他的身體,並等待著適當的時機,適時引爆……

不斷低笑的方沛岑,開始變化她的身體。

她的兩隻手從肩膀的地方被應聲截斷,兩腿上的肉一片一片地被冷風削落,直到她露出兩條如顝顱頭般的白骨,無法支撐她身體的白骨也在下一瞬間爆烈。

方沛岑的身體從肚子開始被直線剖開,五臟六腑連同那些絲綢的血水及污穢的髒物,全數啪搭啪搭地掉落地表,隨後她整個身體與脖子迅速分裂。

只剩一顆頭顱及些許接連的脖子,方沛岑非但不感到痛楚,反而更詭譎地笑著,那雙怨靈似的雙瞳惡狠狠地瞪著皇甫,一張原本清麗的臉蛋瞬間變得猙獰可怖。

她的七孔開始無止盡的流血,直至鮮血沾滿她的臉部,一雙漆黑幽暗的恐怖雙瞳緊瞪著他,彷彿自己的命是被皇甫爵生奪走般的駭人。

紅潤的櫻桃小嘴也變成了嚇人的咧嘴,從她的嘴裡頻頻探出幾隻蒼白的小手,空中還不斷飄蕩著「我好餓」、「好想吃」的稚嫩回音。

娃娃乖,媽媽這就去抓新鮮好吃的人肉回來填飽你們的肚子喔,先從哪裡開始好呢……嘻嘻……

頭顱在地板來回滾動著,她一步步的逼近,佈滿血絲的恐怖雙眼直盯著皇甫的臉瞧,絲毫不肯轉移。

詭異的廢棄校舍,傳來許多娃娃哀求的幼嫩聲音,而癱軟在地的皇甫,第一次厭惡起自己,並對自己可笑的模樣感到一陣無力……

因自己過於大意而染上毒液的皇甫爵生,全身的肌肉開始不明抽搐,青色的血管像要爆開似地劇烈疼痛,他顫抖地以雙膝跪立地板,兩手緊抓著地面的沙土,豆大的汗珠滑落他強烈縮放的瞳孔,他的眼神痛苦的想要殺人。

嘻嘻,放棄掙扎吧,你身體上的每一吋肌膚都將是我的──

「閉……嘴,妳這個……醜……女!」毒液像顆不定時炸彈,在皇甫的體內來回游走,他現在的體力以「急速下降」來形容,似乎還太輕描淡寫。

你也只有這時候能耍嘴皮子了,等到我將你做成美麗的SD娃娃之後,看你那張嘴要怎麼說話……嘻嘻嘻……

方沛岑說完後,地板開始劇烈地上下搖動,其威力足以媲美七級以上的地震。

連站也站不穩的皇甫被地震的威力震倒,整個人被狠狠摔至牆面。空氣中凝結成一股螺旋式的驚人漩渦,重重打擊在皇甫虛弱無力的身體。

「咳咳!」因胸腔被過度擠壓,從皇甫的口中咳出一大口鮮紅血液,點綴在他蒼白無血色的唇上。

啊……好美的顏色啊,比鮮紅的玫瑰還要艷麗動人的血液,讓我更想將你的鮮血從你體內抽乾吸盡了……

方沛岑伸出佈滿青色血絲的長舌,來回磨蹭著皇甫的臉後,接著舔光他唇邊的濃稠血液,隨後發出了滿足似地竊笑聲。

「少碰我,妳這隻醜陋的妖魔!唔──」一條流著綠色液體的舌頭,冷不妨地纏繞他的脖子,並用力勾緊他。

多話的男人,我決定割下你的嘴巴,拔掉你的舌頭,嘻嘻……嘿嘿嘿嘿──

無數隻只有白骨的手掌倏地伸出地表,他們瘋狂地抓著皇甫爵生的腳,一股腦地往地底拉下。

「呃啊啊────不……」數十隻的手掌用力拉扯他,一寸一寸、一點一滴地將皇甫的身體拉向地底。

他的身體彷彿就要跟腿分裂,四肢百骸像快粉碎似的令他疼痛,他的背脊卡在堅硬的柏油及鬆軟的泥土中間,他的胸腔因強烈擠壓而悶痛,連吸氣都覺得困難。

「不────」

寂靜的夜空飄蕩著女鬼殘忍的尖笑聲,千百隻詭異的怪手緩緩縮回了地底的世界,而皇甫爵生……也跟著消失在這片空蕩的土地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