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亦泉,同樣是光明國中三年一班的學生。

清秀斯文的外表加上校內成績優異,又有籃球隊隊長的光輝環繞,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之一,擁有大批女性粉絲。

但膽小怕事、愛推卸責任、又有輕微神經質,甚至在書店有過沒人發現的偷竊紀錄。

這就是林亦泉,皇甫爵生驚人的記憶所浮現出的個人檔案。

呵呵,真佩服自己過目不忘的超強記憶力!

「請問……我的臉上有什麼嗎?」林亦泉不安地吞著口水,被皇甫毫不避諱的犀利眼眸直盯的感覺,嘶──怪毛的!

「你……當小偷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他實在很想知道「當小偷」是怎樣的滋味?

完全不顧當事人會產生何種反應,皇甫沒大腦地脫口而出。

「你、你怎麼知道的!不,我、我是說……我──」林亦泉慌忙解釋著,他瞪大的雙瞳非常駭人,彷彿被知道了一件相當不堪的過去,眼裡吐露著不可思議的詭譎。

「你偷了什麼?筆?記事本?還是書──」皇甫都還沒說完,下一秒就聽見林亦泉憤怒的吼叫。

他錯愕地退到牆角,眨著無辜的大眼靜觀其變。

「啊啊啊啊────」林亦泉的表情瞬間變得相當猙獰,他忿忿地瞪著一臉疑惑的皇甫,十指的關節發出被徹底激怒的咯啦聲響。

「你不要這麼激動,我只是想知道──呃……」

林亦泉用全身的力量壓倒他,黑白分明的眼瞳佈滿快要爆裂的血絲,他額上的青筋微微突起,咬牙切齒地用力掐著皇甫的脖子,並氣急敗壞地怒吼:「混帳!你會告訴老師對不對!?告訴我的父母、告訴我的朋友、告訴全世界的人,讓我丟臉對不對!!不可以……我不准你說!!」

「你……先放……咳咳……」

林亦泉的力量之大,皇甫就算用盡全力也完全拉不開他。

他的氣管嚴重缺氧,腦袋也開始打結。

他不想死,也不能死!

他想藉由鐵焰的幫忙來替自己度過難關,但這種著實耗費力氣的招數,一天卻只能使用一次……

「咳咳……唔──咳啊──!!」

「這、這是什麼!?」林亦泉倏地放開他的頸子,滿是驚恐的瞪著地上的黏稠物,一臉慘白。

從剛剛開始,皇甫就覺得自己的胃在翻攪,那種不舒服的感覺一路燃燒至他的食道,遊走到他的口中。

無法承受逐漸膨脹的巨大物體、又怕自己的氣管被阻塞嗆死,皇甫一股腦將口中異物吐出,連帶十幾條滑溜噁心的綠色蚯蚓竄爬地面。

一條不斷扭動的巨型米蛆,除了發出陣陣腐臭之外,身上還帶著皇甫的唾液,直讓兩人感到一陣作噁!

嘻嘻……是米蛆耶!

你的身體種下了可愛蛆寶寶的卵,幾千幾萬隻的蛆,將會竄爬你的全身,還會在你的皮膚挖出一個個的小洞,以便牠們透氣……

「混蛋……」皇甫貪婪地大口喘氣,對自己吐出的「東西」感到十分厭惡,他臉色發青地瞪著那條約有一條手臂大的蛆,不斷乾嘔著。

「呃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過來────」

林亦泉突然大吼,皇甫不由得看向了他,哪知這一看,卻讓他更想找個馬桶,爽快地吐個一乾二淨!

林亦泉的身上冒出好幾個五元硬幣大的小洞,從小洞裡不時爬出許多帶有綠色黏絲的小米蛆,牠們發出了吱吱聲響。

每一條爬出的米蛆都裂開了嘴,用嘴裡的尖牙在他的皮膚鑽出一個一個的血洞,便一齊朝他的嘴巴爬入,如此不斷循環著。

「不……不要!!咳哇──」

林亦泉痛苦的跪在地上,幾萬隻米蛆塞爆他的食道氣管。

除了窒息的痛苦之外,無數個黑色小洞造成他身體上的疼痛,並吸引許多「外來」的不明昆蟲,爬上他破碎的身體。

「不要!救命……救救我!!」林亦泉瘋狂地拉扯鐵鍊,拍打著身上無數種蜘蛛、馬陸、蜈蚣甚至是小蛇,其他講不出名字的詭異生物更刺激了他抓狂的神經。

瘋狂的他挑了幾塊堅硬的木板,不管上頭是否帶有尖銳的圖釘,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看到木板就往自己身上拍打,滿身是血的模樣相當恐怖。

皇甫彷彿看到了來自地獄的景象,一名男孩高舉著帶有碎釘的木板,拼命往自己的腦袋身上砸,血流成河的他,身體滿是密密麻麻的血洞。

一雙殺紅的雙眼看似嚇人,男孩歪扭著身體,反覆做著傷害自己的動作,地面上的稻草沾染了他驚人的血量,皇甫根本無法將他當成一個「人」來看待。

「住手!亦泉,你會死的!」皇甫奮不顧身的衝向前抱住他,並阻止他快殺死自己的動作。

豈料林亦泉非但沒有停下動作,反而將所有怨恨投射到皇甫身上。

都是他……

這一切都是這個男人害的!

如果沒有他,搞不好自己就不用死了!!

「哇啊啊啊────!!」林亦泉撿起石頭,冷酷地往皇甫的頭頂敲打。

「呃──住手,你瘋了!」

皇甫及肩的黑髮被斗大的血滴染紅,他的臉龐流下許多道溫熱的液體,他頭昏腦脹地起身,模糊搖晃的畫面讓他分不清眼前的景象。

他很想昏倒,如果昏倒了,也許身體就不會那麼疼痛……

嘻嘻,林亦泉……你也太急了!殺死這個男人,對你沒什麼好處。

那隻該死的鬼又要搧風點火了!

皇甫勉強抓著欄杆,撐住自己搖搖欲墜的身體,失血過多的他嘶啞地開口吼道:「妳給我閉嘴,別玩把戲!」

這樣吧,我們來玩個遊戲!你們兩個誰能先找到解藥,我就無條件放了那個人,如何啊……

「呵……妳以為妳還有信用可言嗎?」

相較於皇甫的嗤之以鼻,林亦泉幾乎是立刻衝到欄杆前,伸手抓著欄杆外看不見的形體,激動地喊著:「我願意!我願意!什麼遊戲我都玩,只要能找到藥……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亦泉,不要中她的計!」

既然你們都同意了,遊戲就開始吧……

「我沒有同意!我不同意──」皇甫朝外大吼著。

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遊戲肯定會讓自己提早上西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