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監牢藏有兩瓶解藥,只要你們能找出它,就有救了……嘻嘻嘻……

皇甫謹慎地看著地上多出的兩把銀色匕首,一看就知道這玩意兒對自己絕對沒什麼好處。

「在哪裡!解藥在哪裡!!」林亦泉興奮地撿起匕首,積極振奮的臉上帶著詭譎的駭人笑容。

你們的心臟各自裝有一顆解藥,我要你們互相殘殺,直到對方死去……只有勝利的一方,才能活著踏出這個地方……嘻嘻……

「殺死……對方?」林亦泉的表情像極了噬血的惡魔,他看著手中閃閃發亮的銀匕,猙獰地笑著。

「她是騙你的!不要相信她!」

「她沒有騙我!對不起,我不想死,所以你去死吧……好不好?你快去死啊!!」

「等等!亦泉,我不想與你為敵──」

我怎麼會生下這麼詭異的東西,他為什麼不去死?為什麼──叫他去死啊!

林亦泉的嘶吼重疊了母親多年前的殘忍話語,皇甫下意識捂著耳朵,不讓過於黑暗的負面情緒沾染自己的心靈。

此時的林亦泉發狂地舉著匕首,並往皇甫的身上瘋狂亂劃。

過去擁有豐富對戰經驗的皇甫,閃躲的速度永遠比林亦泉快上一步,他甚至猜得出他下一個角度的動作。

但身受重傷又中毒在身的他,既不是神仙也不是妖魔,他只是一個人類。

在血液及體力迅速流失的情況之下,他還是居了下風。

刷的一聲,皇甫爵生的臉頰很快多出了一道極深的傷口,險些刺瞎他的右眼。

「哈哈……啊哈哈哈哈──我會贏的!我一定會殺掉你!!」林亦泉仰天狂笑著,那張斯文的臉蛋早已化身為邪惡的撒旦,變得猙獰可怖。

卡卡兩聲,困綁兩人手腳的鐵鍊皆已開啟,天空再度傳來女鬼尖銳的笑聲──

逃吧……殺吧……

殺死對方的人就是最後的贏家……贏的人,就擁有得到解藥的資格……嘻嘻……嘻嘻嘻嘻……

幾百道細微的童音齊聲笑著,牆壁上浮現許多娃娃的頭,他們咧嘴而笑的模樣令人不寒而慄。

肥大的米蛆爬過他的腳尖,皇甫面無表情地盯著地上的匕首,內心不斷天人交戰著……

***

輕撫過十久夜臉龐的假皇甫爵生,意猶未盡地用舌舔舐地上的血水,那股冰涼透徹的新鮮美味,讓他愛不釋手。

「你真美……我好久沒像現在這樣,那麼渴望得到一個人的全部了……」

皇甫爵生貪婪地撫著十久夜雖死去、但依舊白裡透紅的粉嫩臉頰,邪魅的笑著。

突地,十久夜的臉皮開始產生皺摺,他被鋸子砍過的身體逐漸萎縮,而遍佈地板的血水也朝某個中心點迅速回收,原本駭人的大量血液瞬間消失無蹤。

「這、這是怎麼回事!?假皇甫詫異地看著這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

「你,殺死道德天尊了嗎?」

「什麼!?咳哇──」

假皇甫的脊椎幾乎斷成兩半,背上強大的力道讓他的身體徹底貼緊地表,一大口稠密的綠液從他嘴中吐出,他見到十久夜的屍體成了一張畫滿符咒的紙片。

「你、你竟敢騙我!?呃啊───」

十久夜大力踩上他的背,腳力之大,要他立刻踩死一頭牛,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怎麼,被一張符咒玩弄,你很不爽是嗎?」十久夜冷冷說道,毫不留情地繼續踐踏他早已斷裂的背脊,享受由他口中發出的淒厲慘叫聲。

「你、你應該死的!你不該活在這個世上──哇啊啊……」

十久夜輕鬆將他的手臂向後反折,地板上的人果真因劇烈疼痛而放聲大叫。

「我該不該活是由你來說的嗎?浪費我一張道德天尊的符咒,你一億條性命也不夠賠!」十久夜毫無溫度地說著,一張媲美天使的臉蛋飽含無底限的怒火。

「呵呵……哈哈哈哈──就算你不死,你的同伴也會死!等著替他收屍吧,哈哈哈哈──」

假皇甫說完後,他的身體開始激烈的抽搐起來,不到一會功夫,立即口吐白沫,變回一尊酷似皇甫爵生的漂亮娃娃。

「哼,垃圾!」

十久夜充滿魔力的紫眸盯著娃娃半晌,只見娃娃的身體產生幾道紅色的火燄,不到幾秒鐘時間便燃燒殆盡。

他踏過娃娃的灰燼,眼前的景象依舊令他作噁,但心中那股無名的怒火,卻讓他免疫酷似人間煉獄的場景。

他憤怒地握緊拳頭,全身的血液迅速流竄燃燒著,那雙美麗的紫電之眼頓時變得混濁。

懸掛在手腕上的古木天珠發出了金色淡光,十久夜低垂著頭、摸著天珠,勉強微笑地說道:「我知道,我不會亂用的……相信我……」

十久夜溫柔地安撫著它,說也奇怪,原本躁動不安的天珠彷彿聽得懂他的話,緩緩消除了身上的金光。

「好孩子!」十久夜微笑說道。

一陣嗚咽的啜泣引起他的注意,他更加謹慎地循著聲音前進。

離開了佈滿腐臭屍體的地下室,十久夜來到某個偏僻的角落,他緩緩推開隱匿的大門。

一名只有半身的女孩邊哭邊在地上爬著,她血淋淋的雙腿平躺在手術台上,連接一尊没了腳的娃娃身體,她被斬折的腰及臀部,也被穿插在某個跌落地板的娃娃身上。

女孩哭喪著臉並努力爬到了十久夜腳邊,她拉扯他的褲管,楚楚可憐地央求道:「給我你的腿好不好?我試了幾次,發覺我的腿跟娃娃的SIZE不符,娃娃好可憐,沒有腿的話不能走路……」

女孩哭泣著,濃烈的血腥氣息麻痺他的嗅覺,他看著黑暗小屋裡的一切,幾具被分解的身體、幾尊毫無生氣的SD娃娃、幾包黑色的垃圾袋,上頭還看得見被彎折成亂七八糟形狀的屍體。

地板上各式各樣的支解道具都有,腦隨灑遍滿地、牆壁上到處黏著散亂的腸子器官,人類的手指一個一個被截斷,被縫紉在娃娃的衣服上。

看得出某人正想為這些可愛的娃娃,用手指拼湊一些奇怪的圖案,當成裝飾衣服的花樣。

一張被小刀釘在牆上的紙張,上頭寫著密密麻麻的名字,大部分的名字都被刪掉,唯獨只有三個被圈起來的黑色字體,上頭寫著──林亦泉、皇甫爵生、十久夜。

為什麼她會知道他們兩人的名字?

這一切實在太奇怪了!

一名普通的少女竟能做出這麼多起凶殺案件,如果背後沒有某些組織的支持,未免太不可思議了!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