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我的娃娃需要衣裳,如果你的眼睛肯給我,我會很高興的……真的,我的技術很好!」

十久夜平靜地看著她,並對她揚起一抹迷人的微笑說道:「妳想將我的眼睛切成細片,拿來做娃娃的頭髮嗎?」

「不是的,你跟那些欺負我的人都不一樣!你有漂亮的外表、柔美的聲音、跟一顆健康活躍的心!這樣吧,我用我的眼睛跟你換眼睛!很划算的,來!我馬上挖給你!」

女孩毫不考慮地用雙手挖掘自己的雙眼,她淒厲的哀鳴就像惡魔編織的交響曲,恐懼中帶著令人心酸的不捨。

「你看,我挖出來了!嘻嘻,你也快點拿出來跟我交換吧!」女孩將挖出的眼珠捧在掌心,笑嘻嘻地遞到十久夜面前,毫不畏懼比死還痛苦的疼痛。

「幻兒。」十久夜蹲下身,溫柔地摸著她的頭,低聲道:「妳的娃娃跑出去傷害無辜的人,這跟妳名單裡頭的設定不一樣。」

「什麼?怎麼可能,我……我只想殺了那些欺負我的傢伙,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姜幻兒歇斯底里地喊叫,她捂住滿是鮮血的臉龐,掩面而泣。

「幻兒,殺人是不對的。就算妳死了,也會下十八層地獄、作著永無止盡的惡夢、沒有翻身的一天……」

「不──不會的!那位先生告訴我,我買了他的娃娃,就會實現我所有的願望──」姜幻兒怒吼著,哀傷的表情瞬間變得陰森猙獰。

「先生?什麼先生?他在哪賣娃娃給妳!?」十久夜搖著幻兒的身體,渴望尋求答案。

「不……我不能說!他會殺了我,他會殺死我的!」姜幻兒捂著雙耳,表情驚恐地像是看到什麼拔山倒樹的龐然大物,恐懼地說著不明話語。

「妳一定得說,包庇會害死更多人的!」

「我……呃啊啊啊──」

「姜幻兒!?」

只見幻兒迅速縮放著瞳孔,那道充滿怨念及憤恨的目光緊盯著十久夜的臉,她前後搖晃了幾下之後,硬梆梆的身體直接倒向地面,從此再也無法出聲……

「是毒藥……可惡,這倒底是──」

十久夜的眼眸瞬間閃過皇甫逃亡的身影。

一個他相當陌生,卻能肯定絕對是名單上那個叫林亦泉的男孩,他高舉著匕首,奮不顧身追殺著皇甫爵生。

林亦泉臉上猙獰邪惡的表情,十久夜並不陌生,畢竟他見過撒旦,也差不多是那個樣子!

皇甫身上流著大量鮮血,落到逃亡的地步,可見皇甫身體的狀況相當不樂觀。

十久夜的表情沒有一絲起伏,他撫著姜幻兒的屍體,溫柔且平靜地說道:「……好好安息吧,飄邈的靈魂們……我以太上老君的名義,超度這裡的每一個亡靈、每一道無辜慘死的怨靈們……」

寂靜的大地逐漸浮現許多白色靈體,他們一齊圍繞十久夜的身體打轉,接著逐一消失無蹤……

他的唇邊掛著一抹慘淡的笑容,心裡那種深切無奈的悲傷,卻怎麼也無法褪去──

 

 


夜色裡,男人踏過滿地的櫻花碎片,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在這寂靜的星空下,顯得格外孤獨。

一朵飄揚的花瓣以最優美的弧度垂落至他的肩頭,男人以手指夾起了它,並將花瓣放置他溫熱的掌心,極盡呵護的輕撫著它。

男人揚起一抹寵溺的笑容,低頭親吻著凋謝的花兒,接著,便毫不憐惜地用力捏緊。

一鬆手,碎裂的花瓣隨著夜晚的冷風,逐漸消逝在男人眼前。

他的笑靨變得不再溫和,男人的表情變得邪魅無比,他英俊的臉龐帶著一絲輕蔑的不屑,不斷低聲笑著。

「呵呵……哈哈哈哈──」

他縱情大笑,空無一人的廢校舍庭回盪著男人的笑聲。

寒風突然驟變,陰森漆黑的叢林發出了躁動的窸窣聲,而樹枝也隨著冷風搖曳,飄下更多生命尚未完結的葉片。

男人敞開雙臂,迎接著烈風的侵襲,一頭梳至整齊的黑髮稍顯零亂,深邃分明的五官變得猙獰邪惡。

他伸出舌尖,舔遍乾澀的唇角,彷彿享受著大自然的洗滌,男人閤上雙眼,恣意陶醉著。

「啊啊……就是這樣……我親愛的獵物們,尖叫吧、怒吼吧……你們體內的新鮮血液是我最好的供品、純潔乾淨的身子是我最的佳饗宴,至於你們的性命──」

男人微睜雙眸,在月光的投射之下,一對充斥殺戮與血腥的眸子,有著不同常人的殘忍及邪惡。

「──由我來終結,呵呵呵……啊哈哈哈哈──」

男人的笑聲有如地獄來的使者駭人,它們充滿危機,且噬血好鬥。

他面無表情地踏過每一片櫻花,就像踐踏、玩弄著一群脆弱又無辜的人類,如同那一顆毫無溫度可言的心臟,早已被切割的細細碎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