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問任何人……鬼,到底長什麼樣子?

每個人的答案絕對不盡相同,呃──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如果你問皇甫爵生……鬼,到底長啥模樣?

他絕對會很肯定的告訴你──就像身後死命追著他跑的那一隻……

「站住──不要跑!!」

「神經病才會停下來被你咬!」

滿身是血的林亦泉,以不符人體工學的詭異姿勢,極速追著皇甫爵生。

他咧嘴而笑,兩手握著沾滿鮮血的匕首,一邊搖晃著支離破碎的身體、一邊發出氣喘吁吁的怪異氣音。

每見到一個酷似人型的東西他就亂砍一通,搞得皇甫身後不是玻璃破碎的聲音、就是花瓶什麼的掉落聲。

吵死人了,這傢伙簡直比鬼還可怕!

瞧他張牙五爪的死命爬過來,那根本不是一個人類會有的行為!

「皇甫爵生──你去死吧!」林亦泉不知何時繞到他的眼前,他高分貝的吼叫後,接著便將利器快準地往皇甫心臟刺去。

「哇!你居然作弊抄近路!」

皇甫一個旋身閃過他的襲擊,但額上豆大的血珠滴落在他的睫毛上,皇甫只好暫時閉上被鮮血染紅的右眼,以抓不準遠近距離的視線,吃力地對抗林亦泉瘋狂的攻擊。

「哈哈哈──一個即將要死的人還管我作不作弊,去死吧!」林亦泉銳利的刀片不留情地劃破皇甫大腿,約略二十公分長的鮮紅血痕,清晰可見。

「可惡……呃啊──你!!」

林亦泉以臂力扣住他的咽喉,皇甫整個人被撞至堅硬的壁面。

他的後腦像被撕扯般疼痛難受,因吸收不到氧氣的臉逐漸發紫,指間掙扎地抓著牆面,身體也跟著逐漸癱軟。

「嘻嘻……抓到了吧?你替我去死吧,如果我記得的話,初一十五會幫你上香的!再──見──啦!」

林亦泉反握刀柄,朝皇甫露出一抹猙獰的邪笑之後,便往皇甫的太陽穴刺下──

砰的一聲,槍枝發出的巨響劃破夜垂邊際。

皇甫瞪大雙眸,半張著嘴,驚訝的無法言語。

眼前的林亦泉雙眼瞪的比他還大,那對噬血的惡魔黑瞳,彷彿不相信自己中彈的事實,他詫異地歪著頭,硬生生向左方倒地。

死後的那雙怨恨之眼,似乎還責怪著皇甫為何不代替自己去死?

為什麼……

「你沒事吧!?」

一名穿著筆挺、身材挺拔的男人緊握黑槍,顫抖地以指腹推了推金框眼鏡,毫不馬虎地以槍枝對著林亦泉的頭,像螃蟹般橫著步行到皇甫身邊。

見皇甫兩眼無神地看著自己,他緊張地再度詢問:「你、你沒事吧?他……是不是殭屍!?」

一定是吧!

這傢伙滿身鮮血又一臉猙獰,方才那幕殺戮的模樣讓他不由得想起某部電影裡的殺人魔,拼命追殺無辜人類的情景,呼──好恐怖!

「他不是殭屍,」皇甫順著牆滑落地面,眼神空洞地看著林亦泉動也不動的屍體,怔怔說道:「不過也差不多了……他其實早就死了!」

失血量如此龐大,還能這麼死命追著人跑的傢伙,不是殭屍就是異型了吧?

皇甫如此想著。

「是嗎?太好了……啊!對了,我是CID派來協助你調查『娃娃殺人事件』的刑警丘海棠。其實我是個新人菜鳥,對一些槍枝的基本用法和技巧還不是頂純熟,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多跟前輩學──」

「停!你不覺得應該先扶我上救護車會比較實際嗎?」再聽這「菜鳥」無止盡的嘮叨下去,不用等到別人殺,自己很快就命喪黃泉了。

「啊!說的也是,前輩你等等,我這就去打119!」丘海棠手忙腳亂地將皇甫安置在較舒適的地方後,自己便跌跌撞撞衝出門口,撥打求救電話。

皇甫覺得好疲憊,就像脫了水的乾淨衣裳,整個人變得輕飄飄地,眼皮也顯得好沉重。

「好想睡覺……我好累……」

皇甫喃喃說著,接著閤上他猶如千斤重的眼皮,陷入最深層的睡眠……

啪──的一聲,一本無敵厚重的辭典空降他蒼白的俊顏。

皇甫懊惱的伸手將辭典揮開,方才那股濃濃的倦意消失無蹤,換上的是他囤積已久的怒意。

「誰!?到底是哪個白痴,連本大爺死前的寧靜也不給我!」

「在還沒還清巨額債款之前,你還真有臉死啊……」

「十、十久夜!?」

熟悉的少年嗓音漂蕩空中,皇甫覺得自己得了幻聽,居然嚴重到聽見十久夜的聲音。

「不可能……十久夜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他一定早就被切成碎片,丟到馬桶沖掉了吧……」

皇甫咬著牙,回想起女鬼曾將十久夜的紫色眼珠亮給自己看,沒有了三長,總會有個兩短吧?

他沒能盡到保護十久夜的職責,他其實自責的想死!

可憐又紅顏薄命的十久夜啊,肯定早已遭遇不測,搞不好連身體都被支解的亂七八遭、慘不忍賭,等著自己去替他收屍呢!

「唉,好好安息吧,十久夜……我會帶些鮮花水果去看你的──」

一道利風劃過皇甫的臉頰,那隻被貓紋牛仔褲包裹的長腿,冷不妨從空中劃下並閃過他的眼,著地在他左手邊的牆壁上。

僅僅只有一公分的距離,皇甫爵生那張引以為傲的帥臉就會被狠狠踩扁。

看著牆上冒出的陣陣白煙及數不清的掉落碎片,皇甫不安地吞著口水,立即乖順地閉嘴。

「你很希望我死嘛,是不是?說話啊……」濃霧散去,十久夜那張令人忘也忘不了的容顏近在眼前,皇甫感動的無法言語。

他拼命搖頭,伶牙俐齒的嘴像被縫上似地不發一語。他含淚仰望著十久夜,一方面是體力盡失不便開口、另一方面則是害怕自己又說錯話,被十久夜翻臉修理。

要知道越美麗的東西,總是越有「個性」,現在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敢開口說話了。

絕對!

他發誓絕對不會開口!

「說話!」

「我、我是說,看到你……就覺得……真好!」

嗚嗚,他破功了──

都是十久夜啦,兇的跟什麼一樣……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