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久夜冷著臉收回腿,絲毫不在乎皇甫「那點」傷勢,朝他丟了張紙,道:「你看看這個!」

皇甫也沒多說一句話,低著頭開始閱讀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直到看到最底下的黑色字體,他出聲唸著:「……皇甫爵生……十久夜?這張紙為什麼會有我們的名字?」

除了他們兩人的名字之外,其他的都被粗黑的奇異筆劃過,皇甫認真思考著。

「什麼!?只有我們兩個而已?」十久夜迅速搶過那張紙,果真看到不久前才與自己並列的「林亦泉」三個大字,早已被黑筆塗亂七八糟。

怎麼可能?

直到剛才為止,這張紙一直在他的手上,根本不會有任何人有機會拿去塗改。

這麼說的話,難道──

「十久夜,你察覺什麼了嗎?」皇甫小心翼翼地問著,深怕自己無厘頭的發言又會惹惱他,到時吃不完兜著走的,就會是自己……

「這張紙的上頭──」

「小心!!」

皇甫抱著十久夜的身體一同滾到了一旁,接著並應聲撞上書櫃。

十久夜感到眼冒金星、全部的景像皆一分為二,他困惑皇甫的舉動,趁意識還清醒,他推了推還壓在自己身上的皇甫,不解地問道:「喂,你到底──」

直到十久夜的衣服染上大片血紅、他的雙掌也因滑過皇甫的背脊而沾上濃稠血液。

他錯愕地看著皇甫因痛苦而皺結的臉,濕濡的汗珠滴落在十久夜蒼白無血色的臉上。

皇甫爵生敞開一絲笑靨,氣若游絲地說道:「十久……夜……你沒……事吧……」

「皇甫,你……」

皇甫的頭無力的垂靠在他身上,十久夜握緊雙拳,咬牙切齒地瞪著將削利的木根插上皇甫身體的女鬼,犀利的明眸變得不再清澈……

十久夜將皇甫安置在一旁,他的心靈產生巨大的波動,他頭一次感到如此憤怒。冰冷如霜的臉蛋蒙上一層厚重陰影,他的面無表情令人很難揣測他的想法。

方沛岑的身體從地底緩緩浮起,小巧的鵝蛋臉上那朵笑靨如花的神情猶如天使,雙眸柔媚地直勾著十久夜,她輕娜腳步並散發渾身解數,女性獨有的強烈費洛蒙足以勾引全天下的男性。

她兩手勾上十久夜白皙的頸子,香軟的身子整個陷入十久夜的懷抱,如同漂亮娃娃的男女緊實貼靠在一起,著實像極了美麗的圖畫。

「正如所聞,十久夜……果真是個貨真價實的美少年呢,光是這麼看著你,就心癢難耐了……」方沛岑拉起他的手放至自己驕傲的胸脯上,她嬌甜的臉蛋揚起一抹極為動人的燦爛微笑。

十久夜絲毫不為所動,僅只是挑著眉,等待她下一波的行動。

「你看不出……人家的心跳的很快嗎?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非常樂意做你的女朋友。」她羞澀地低垂著頭,靦腆說道。

男人嘛,從來沒有一個能過得了「美女」這一關,何況她方沛岑還是個校花。

像皇甫爵生這麼奸詐狡猾的狐狸都上當了,別說是十久夜這看起來超級年輕的小弟弟了。

只稍她拋個媚眼、嬌嗔一下,相中的獵物從來沒有失手的一天,而且她身上還塗了足以媚誘男人的危險香水──「致命毒香」。

「沛岑,」十久夜握著她的手,深邃美麗的眼眸深情款款地看著她,柔聲說道:「有些話,我不得不說……」

成功了!

等殺死十久夜這條大魚,就大功告成了!

瞧他那雙被誘惑的雙眸,那張因慾望而脹紅的粉嫩雙頰,終點已在不遠的距離了!

「十久夜……」

方沛岑將臉貼近了他,並在他臉上磨蹭了許久之後,不待十久夜反應,朱唇立即覆上了他,而口中的毒藥也不著痕跡地滑入十久夜嘴裡。

此時的方沛岑揚起一抹得意的勝利笑容,為十久夜即將死亡的橋段,畫上最完美的句點。

方沛岑誘人無數的笑靨猶在,待她離開他的唇,無辜地眨著一雙大眼,聲淚俱下地說道:「對不起,要是你不死……就會是我死,所以,還是你去死吧!」

見十久夜低垂著頭,身體也開始出現不明的細微顫抖,方沛岑得意地推開他,楚楚可憐的模樣頓時變得猙獰邪惡。

「終於露出真面目了。」

「什麼!?」

十久夜低聲笑著,接著道:「……妳,知道我最討厭的東西是什麼嗎?」

他的語調微顯怒意,但平淡且空虛的口吻卻讓方沛岑感到莫名害怕。

「你……居然還能說話!?」

吃了她的致命毒藥,照常理來說,應該是十秒鐘抽搐、二十秒中毒身亡才對啊!難不成……他沒吞下肚!?

十久夜抬起頭,一雙冷似霜的紫眸蘊藏著高漲火燄。

他一步步逼近她,將她逼近了牆角。

「你……」

「我,非常討厭『醜陋』的生物接近自己,如果對方想挑戰我的耐力,我很樂意奉陪,不過,我通常都很沒耐心!」

十久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下她的雙臂,鮮血噴濺了整片牆壁、沾上十久夜壟罩著低氣壓的寒冰面容。

「呀啊啊啊啊啊────」

方沛岑放聲尖叫著,清麗的面孔變得扭曲、姣好的身型逐漸變為潰爛萎縮。

她的身體出現許多不明的洞口,發膿的腫皰不時跑出幾隻肥厚的蛆,來回穿梭她腐爛的傷口。

十久夜垂掛在手上的天珠持續散發金光,殺紅眼的他索性將令他疼痛的天珠丟個老遠,接著繼續進行不合乎他作法的殺戮行為。

「我好像忘了告訴妳,從來沒有一種毒藥能傷得了我,因為我的身體……百毒不侵!」說完,他俯身拿起林亦泉手上的匕首,迅速往方沛岑爬滿肥蛆的雙眼搓去,下手毫不留情。

「呃啊啊啊啊────!!」

然而她的犀利的慘叫並未得到十久夜一絲憐惜,他丟開匕首,取出身上的兩張符咒,喃喃唸了幾句咒語。

只見符咒發出籃色與紅色的驚人火燄,火焰裡還看得見酷似人臉的形體,他將它們貼上方沛岑的胸前和脊椎,滿意地看著它們吞食她的身體,等待大火將一切燃燒殆盡。

「踩了我的地雷,就別妄想我會因為妳是鬼就放過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