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久夜似乎沒有放過她的打算,他伸出兩指掐著她的脖子,只見方沛岑的頸部瞬間斷裂,頸動脈噴出了鮮血,她的頭顱爆飛到牆上,潰爛不已的腐臭身體隨著藍紅交織的火燄,被侵蝕無蹤。

四周的牆壁突然發出許多道炙熱的火燄,鑲在牆上的娃娃人頭因無法呼吸而紛紛冒出了頭爐,它們的臉上流著血淚,吱吱嗚嗚地發出了哀淒聲響,盪漾在火燒現場。

「怎麼……可能……你──」

女鬼無力地垂著頭,胸口那藏著十久夜眼珠的瓶子墜落地板,而瓶子裡頭裝著的,竟是一張破碎的符咒。

「十……久……」

皇甫突然覺得渾身發冷,他睜開眼,見到一條閃著金光的手環掉落他的眼前,他下意識地伸手碰觸它……

──不能碰!

皇甫的腦海傳出一個相當陌生的聲音,但聲音沒來得及阻止他的動作,皇甫爵生很快地握住那條手環。

──你……竟然能安然無恙地碰觸大人的天珠?

「誰……是誰闖入我的腦子裡亂吠,頭痛死了……」皇甫眨著乾澀的眼,劇烈頭痛扼殺了他千萬個腦細胞。

──什麼亂吠,我是神聖的天珠耶!咳咳,沒禮貌的孩子,你……叫啥名?

「皇甫爵生。」

也許是身體疼痛到麻痺,現在的他連多說一個字都懶。

看著身體無緣無故破了一個大洞,幸好他的血量天生就比別人多一倍,不然他很快就能見到他去世已久的雙親了。

──皇甫爵生,我以天珠的身分賜予你呼喚魔獸的資格,請你跟著我唸……

皇甫先是狐疑了一會兒,隨即搖頭道:「不行,好孩子不可以聽陌生人的──」

──你再囉嗦,十久夜大人的命很快就沒了,他不能離開天珠太久!

皇甫盯著十久夜發飆的背影,那隻可怕的厲鬼都快被他扒成碎片了,但十久夜卻依然沒有停手的打算。

比野獸還要兇猛、比惡魔還要噬血,此時的十久夜,讓皇甫覺得相當陌生。

看著這樣的他,皇甫的心突然感到難受不已。

「要怎樣才能救他?請你教我……」他問著手上的天珠,有氣無力地輕聲說道。

--請你叫出大人忠實的護衛、吸取天地歲月精華的千年銀狐──孔靈……

天珠說完,金色的光芒似乎也黯淡了不少。

皇甫也沒多想,他深吸一口氣,以最後的力量喚出了銀狐,接著便陷入了一片無止盡的黑暗。

──孔靈……

一隻全身散發耀眼光芒的銀狐,輕甩著九條比白色翅膀還要高貴美麗的尾巴,那雙夢幻般的銀眸像看遍了人間百態、穿透每個人的心思、淨化了混濁飄渺的黑暗空間。

銀狐用嘴叼起平躺在皇甫掌心的手環,輕點蓮步,來到十久夜的身旁。

此時的十久夜正握著方沛岑的頭顱,臉上佈滿驚人的大量血跡,美麗的臉孔瞬間變成墮入地獄的撒旦,噬血且殘忍。

「前輩,我好──哇啊啊────你、你、你、你們──」

再度踏進這裡的丘海棠,一看到滿身是血又正在「殺鬼」的十久夜,還有那一直倒地不起、又好像快死的皇甫爵生,他的臉上清楚呈現著驚慌與恐懼。

他發抖地指著十久夜,眼角不小心瞄到那隻極為美麗的銀狐,他嚇都嚇傻了,只能不斷顫抖地握著槍枝,不斷地往十久夜與銀狐的方向掃射。

「別……十久夜……討厭別人用手指他……」

朦朧的記憶裡,一幕幕與他毫無相關的畫面倏地閃過他的腦海。

皇甫聽見丘海棠發了瘋似的吼叫,槍枝的攻擊從來沒有停息的瞬間。

十久夜老神在在地看著丘海棠,銀狐則是露出輕蔑的表情緊跟在主人身旁,這一人一動物就這麼逼至近乎昏厥的丘海棠。

而即使閉上眼,依舊能清晰記得她恐怖長相的女鬼,早已被十久夜以極殘忍的方式解決,完全不留一點後路。

隨著丘海棠激烈的哀號及十久夜詭譎的行為,皇甫這次真的無力再支撐自己垂危的意識。

他,見到了神溫和慈祥的笑臉,活了二十五歲的生命也即將終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