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見神的微笑了嗎?

如果是的話,那一定是你看錯了。

畢竟想見到神,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SD娃娃的殺人事件,警方以犯人畏罪自殺的結果,順利落幕。

姜幻兒向不知名人士,在網路上以極便宜的價格購買了一尊美麗的SD娃娃,因曾遭受同學殘忍虐待的她,失心瘋地想將所有欺負過她的同學做成一尊尊美麗又可供珍藏的人型娃娃,因此犯下了恐怖至極的殺人罪行。

姜幻兒一共殺死了三十名男女,其中十四名是她的同班同學,其餘十六名則是與她毫無關聯的無辜人士。

整個案件落幕的奇快,而那張印有「被殺者」名單的紙張,自然也不翼而飛,警方當然也不曉得這張紙的存在。

在醫院迅速甦醒的丘海棠做了以上的報告,並跟刑事調查局的所有人發誓──自己絕對不會再觸碰這類詭異又充滿鬼魅的離奇事件!

畢竟……可怕的鬼月到了!而且今年還是閏年,一年碰上了兩個鬼月……嘶──不要不要,他的命已經夠短了!

就交給其他英勇饒戰的警官們去解決吧,他沒卸職就已經夠好的了!

這天清晨,天空下起了綿綿細雨,指尖大的雨露滑落嫩綠葉片,滴灑在白霧飄散的人行道上。

金黃色的陽光透過蕾絲薄紗,投射在皇甫爵生的臉上。

他覺得自己像被處以殘酷的鞭刑,肌膚熱燙的程度像浸泡了一整天的鹽酸,不腐也潰爛。

他全身的骨頭像被人拆了又銜接回來,那種酸疼難受的滋味比讓他生吞苦瓜還要痛苦萬分!

好吧,苦瓜是他的致命傷,光看那由顆粒組成的怪異外表就讓他感到噁心!

比起味道奇怪的青椒和茄子,那種名叫「苦瓜」的怪植物,簡直讓人食不下嚥……

──咳,話題扯遠了。

皇甫爵生睜開沉重的眼皮,輕飄飄的白淨羽毛灑遍他的床鋪、稀薄的空氣中帶著些許臭氣,而他乾燥的唇角隨著天降細雨,得到了渴望的滋潤。

這裡,是天堂嗎?

……他死了嗎?

他果然死了吧……

四週一片純白,白色的羽毛隨風飄樣,冰涼清澈的露水澆至他的全身。

皇甫爵生,這回真的死了吧?

雖然這裡的空氣比吸菸室裡的二手菸還更讓他抓狂,但……算了,反正他都死了!

但說什麼也要去看看那些長著翅膀的天使,說不定還會見到他們引吭高歌的模樣,享受著媲美天籟的甜美嗓音──

唔……沒聽到天使黃鶯出谷的嗓音,他倒是聽見了猶如機器發出來的「嗶嗶」聲響。

皇甫爵生起身,直直地伸出兩手,在白霧中摸索著混沌的方向……

「唔,你醒啦?」

一道渾厚低沉的男聲穿透重重白霧,直擊他的聽覺神經。

「這、這聲音是──」

皇甫立即紅了眼眶,他的鼻子酸酸、澀澀的,視野一片模糊。

他看不清眼前的人,但他能肯定地告訴自己,這聲音絕對是那老愛兇他、卻又對他比親生老爸還要照顧的鍾古社長。

該不會,連社長也……

難道是發瘋中的十久夜氣不過自己的短命,帶著寵物氣憤地跑去砍死社長了?

「嗚嗚……社長,對不起!都是我辦事不利,才害你遭遇不測──」皇甫難過的低下頭,哽咽說道。

「啊?你在說什麼?」鍾古狐疑地挑起眉,瞇起比土豆還要小的雙眼,一臉錯愕。

皇甫穿上絨毛製的兔子拖鞋,感傷地歉然道:「社長,都是我拖累了你,我真的感到……很抱歉……我曾經想過等你死後,每逢初一十五都會替你上香,現在連我都死了,在人界完全沒半點人緣的你,清明節該怎麼辦?誰去幫你掃墓?誰去替你澆花換水──」

皇甫的哀悼都還沒說完,他尚未康復的腦杓便重重挨上一掌,痛得他哭天嗆地。

「哎喲!好痛……社長你幹嘛打我啦!」皇甫垮著臉、咬著唇,撫著自己發疼的腦袋瓜,無辜地抱怨著。

豈料這一喊又徹底激怒了鍾古,他一個手記狠狠敲上皇甫的頭,像剁豆腐似地剁個不停。

「你這死小孩!這麼想要我早死,還咒我死後沒人燒香拜拜!我砍死你、砍死你這小兔崽子──」

鍾古拿起杯子、書本甚至還有鮮花,只要是能抓到的東西,他無所不盡其用,拼命往皇甫身上砸。

「等等!你說什麼?難道我還沒死嗎──哎喲,好痛!救命啊,別打了啦──」

皇甫一路被比鬼還兇悍的社長追殺到門口,這時大門突然被一道巨大的蠻力撞開,碰的一聲巨響,白門被震到了牆面,威力之大,差點削掉了皇甫挺直的鼻尖。

他呆愣著,怔怔地不敢輕舉妄動。

「鍾古你這死老頭,跟你說過幾萬遍別在房內抽菸!你怎麼老聽不懂!?警報器的水灑的羽毛枕都溼了,告訴你……這些枕頭從美國空運來台,貴到你免費當我一百年的奴僕都不夠還!哼,這筆帳我會加在這位先生的醫療費上,到時你可要──咦?」

比母老虎還要張牙五爪、比夜叉還更青面獠牙的護士小姐,她雙手插著腰,高分貝的尖嗓差點震破兩人耳膜。

「哎呀,你醒啦?嗯──長得真出色,果然很俊俏呢……」美艷的護士小姐伸出一對「魔爪」,在皇甫的胸膛上亂摸亂捏的,將男女授受不親這回事給拋到九霄雲外。

「呃……這位小姐,妳──」雖然討好美女是他天生的使命,但「被」美女討好,他就顯得興致缺缺了。

「咳!雙宴,妳嚇到他了!」鍾古熄掉手中的雪茄,尷尬地提醒道。

「喔,對耶,我忘了自我介紹!」叫雙宴的美艷護士輕扭婀娜多姿的姣好身段,露出一抹甜美微笑,介紹道:「我是慕雙宴,跟這老頭結婚十年了!順帶一提,我是這間醫院的護士長,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隨call隨到喔!」

慕雙宴說完,還挑逗地朝皇甫眨著眼,那張比狐狸還精的嬌顏,讓皇甫不由得幻想自己總有一天,肯定會被她生吞活剝、吃的一點都不剩……

「妳好,呃……師母──?」

皇甫不安地吞著口水,偷偷觀察眼前這名如花似玉的美艷女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