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Death online Game

急促的喘息聲配上歪斜且闌珊的步伐,男子的雙手像要抓著什麼東西似地,刻意忽略了欲爆裂的青筋血管,拼命往前方伸直。

他的兩眼空洞無神,男子望著黑漆的天空,像被吸了魂似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往頂樓邊緣走去。

「嘿……嘿嘿……」

男子猙獰的臉孔上,只見一雙噬血殺戮的黑眸,興奮地看向天空中的某處奇景,他的嘴角流下一道貪婪的口水,男子失心瘋地狂笑著。

掛在頸子上的項鍊隨著狂風不斷搖擺著,寂靜的夜空交雜著催眠似的鈴鐺、和拖鞋摩擦地板所發出的「刷刷」聲。

「我贏了……我殺死牠了……嘻嘻……嘿嘿嘿……」

男子在口中唸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語,他搖頭晃腦、喪失心智的模樣,就像吸食了搖頭丸留下的殘像。

彷彿失去了全身精力,他蒼白憔悴的容顏像極了鬼魅,他眼袋發黑、嘴唇乾裂,嚴重凹陷的臉頰及充滿血絲的瞳孔,配上那毫不止歇的詭譎笑容,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十足詭異。

男子跨出了欄杆外,他張開雙臂、閉上眼睛,迎接狂風的強烈侵襲,單薄的睡衣隨風搖擺,而那串發出鈴鈴聲響的鍊子,則在空中胡亂飄蕩著。

「我是最後的贏家、最強的勇士……一切都結束了,哈哈哈哈……」

月黑風高的夜晚,只有男子興奮激烈的吼叫聲。

狂風吹亂了他的髮梢,一把染血的老舊斧頭,準確地往男子的頭砍下,截斷了他的身體。

男子就像一塊充滿吸引力的磁鐵,無數把鋒銳的利刃從空俯降,撕裂他的身體、割破他的咽喉。

他的雙眼被兩把生鏽的匕首搓破直至後腦杓,如注的血漿由後腦的洞穴濺灑。

原本有型的鷹勾鼻被削的只剩白骨,那張癡笑的嘴,如今只看得見兩排牙齒發出的淒凌哀號。

他的頭顱被從天而降的斧頭砍成兩半,鮮血如注、腦漿四溢,身子硬生生斷成了兩半,大腸小腸等器官全滾出了體外。

男子的腿飛至空中,染血的拖鞋劃破天際,形成一道完美的半圓型弧度。

十根手指隨著狂風飄散,而支離破碎的身體則順著風勢,筆直地往前傾倒,直墜一樓地面……

破碎的屍塊散落在灑遍大量血液的道路上,濃稠的鮮血在乾涸的柏油路上,形成一大朵美麗的夜色薔薇。

天空下起了華麗又碎弱的薔薇之雨,一朵接著一朵的美麗花瓣,淋上死者冷冰冰的屍塊。

沒了夜燈照射的地面透過腥臭的屍體,畫過死者的身軀,憑空出現兩個斗大的血紅色英文字。

兩顆血紅色眼珠滾落一旁,疾駛而過的計程車「噗滋」一聲,碾碎了其中一顆帶有稠濃黏液的紅眼珠子。

「嗯?好像輾到什麼東西……」司機將車速減緩,隨後停滯一旁。

司機抓著手電筒,快速往方才輾過「不明物體」的地方跑去。

天空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銀白色的閃電劃破暗空,鬼魅的天空發出了轟隆作響,異常詭譎的氣氛讓司機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他用手電筒往地面一照,眼前恐怖的景象讓他嚇得一屁股癱軟在地上。

「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極詭異姿勢排列的屍屑灑遍大段柏油路,潑灑一地的五臟六腑像被人活活掏了出來,沒有一個完整的形體,它們比垃圾殘渣還不如地橫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司機差點暈了過去,他腿軟地坐在地板上,顫抖的手指想從褲子的口袋拿出手機撥打求救電話,但一顆冰涼滑溜的物體頓時滑過他的身體,輕輕碰觸著他的手腕。

司機低頭而看,一顆被壓扁的眼珠像頑皮的惡靈,在他的身邊來回滾動著……

他的腦海充滿了邪佞可怖的笑聲,恐怖的回音如同惡魔的顫音,不斷在他的心中演奏著永不止息的曲子……

「呃啊啊啊啊啊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司機拼命挪動自己的身體並胡亂踢著黏膩的眼珠,那群逐漸發臭腐爛的屍塊彷彿有了生命,像變形蟲似地集體往他的方向爬行……

在他失去意識的記憶裡,只記得兩個斗大的紅色字母,透過他的視網膜、直達他的腦神經。

以鮮紅血液組合而成的字母,歪斜扭曲地橫躺在灑遍鮮紅薔薇、無一處完整的軀體身上……

──Game Ove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