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手上藏的是什麼?嗯?」慕彌生稍稍挪移了身體,並緊靠陳正明冷汗狂冒的身軀,用一種極誘惑的嗓音在他耳邊呢喃問著。

這樣一個情人親暱的姿態,實在不適合出現在兩個同性的男人之間。

不過以慕彌生目前強烈投散的魅力來說,要吸引一個普通男孩的注意,實在不是一件難事。

尤其是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要他使出渾身解數、不擇手段的奪取也可以……

「是……是一張遊戲片……」

陳正明在無意識的狀態下說出實情,渙散的雙眼顯得毫無生氣。

「好孩子,我可以跟你借來研究一下嗎?」

「可以……」他點著頭,並將手中的遊戲片自動交給了彌生,整個人呈現昏沉暈眩的恍惚狀態。

「好了!各位小姐,今天就到這裡為止,下回再續!」慕彌生朝三名女孩眨了眼,便邁開步伐奪門而出。

「咦?等等,老師!」

「老師不是說好要去我家的嗎?態度轉變的太快了吧!」

「什麼,他說的是我家,妳聽錯了吧!?」

在三名女孩吵架的同時,慕彌生順利逃脫了少女們的束縛,但甫一開門就差點撞上了一道纖細的人影。

「啊,小心!」

彌生飛快地抓著他的臂膀,萬一害對方跌倒造成身體上的傷害,那可就慘了。

豈料這柔軟的接觸實在太過熟悉,慕彌生下意識地全身緊繃、竄動的血液也逐漸冰結。

男孩忍著怒火、漂亮的黑眸瞬也不瞬地瞪著慕彌生,臉色鐵青沉重。

「你……要抓著我到什麼時候?」他降至冰點的聲音,令慕彌生忙不迭鬆開了手。

「我、我、我是怕你跌倒啊!」

嗚,這是實話嘛!

他幹嘛一見到自己就擺起一張臭臉啦,真恐怖……

「我有像你這麼笨嗎?」黎夜月青著臉,順手抽出他手中的光碟,揚起一抹得意的微笑,接著問道:「咦?這麼快就得手了?」

「那當然啦!有我皇甫爵生出馬,哪還有辦不到的事?」卸下了慕彌生曖昧不明的邪魅俊容,皇甫爵生得意地笑了笑,並將頭仰個老高。

「這樣啊……」黎夜月突然將光碟片拋至空中,並伸出手,一掌便將它批碎。

「哇啊啊───你、你、你居然把它弄碎了!?」皇甫爵生慘淡地吼叫著,他彎下身撿拾這些碎片,滿肚子抱怨。

「有什麼是你皇甫爵生辦不到的事呢?」

黎夜月笑得一臉曖昧,他蹲下身、拍著皇甫那張欲哭無淚的臉,帶著如沐春風的笑容命令道:「把它組合好再來找我,一、點、空、隙都不准有,聽懂了沒?」

「……懂了──」

皇甫怨嘆自己悲慘的命運。

他一定是上輩子欠他的,才會遇到這麼惡毒又沒人情味的壞人!

可惜他這條命是十久夜救回來的,多虧他命令銀狐讓給皇甫一根得來不易的銀毛,讓早該死去的自己多延長了八十年壽命,否則他現在可能已經到了極樂世界、唱著詭異的天使之歌吧?

十久夜倏地起身,帶著愉悅的笑容,瀟灑而去。

在皇甫看不見的死角裡,他偷偷吐著舌,對自己的惡作劇感到相當滿意。

十久夜拿下了微棕色假髮,並拆下成功遮掩他紫瞳的角膜變色片,噙著神秘的笑意,手握一張正版遊戲片,拋下尚跪在地板、正可憐地組合假光碟碎片的皇甫爵生,離開了櫻羽高校……

***

叮咚──

晚間八時許,男人踏著沉重的步伐來到了便利商店。

夾帶著一絲高傲與不屑,男人先是巡視只剩一名店員看顧的室內,他噙著笑,態度大方地逛起了架子上擺設的物品,濃密微長的睫毛下,那雙深邃的銀眸飽含著令人看不透的奇異詭跡。

「您好,歡迎光臨,請問結……結帳嗎?」

便利商店的小姐機械式地朝客人點頭微笑,就在她對上男人的眼眸時,小臉便一下子倏地刷紅。

打從這位客人踏進門,她就注意到他了。

畢竟要有張所有男性皆求之不得的超帥外表,和如此高大挺拔的黃金比例身材,放眼望去幾乎找不到幾個。

不僅如此,這男人的眼睛居然還是銀色的!

男人全身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氣勢,憂鬱的氣質及出眾的外表深深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相信只要是女人,沒有一個不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吧?

「一共多少?」

男人簡單回話,他從胸前的口袋抽出慣用的eight star,便悠閒自在地吞雲吐霧著。

「一、一共是七百五十九元,請問需要購物袋嗎?」女店員看著桌上各式各樣、不同品牌的巧克力,心裡不斷揣測這氣質高貴又西裝筆挺的男人,是否有愛好甜食的癖好?

雖然這跟他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九?又是九……呵呵……哈哈哈哈──」男人重複念著令人不解的話,揚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之後,便止不住地開始放聲狂笑。

錯愕的店員不解男人狂妄不羈的笑容何在,只是他的表情突然變得好可怕,彷彿「九」這個數字跟他有多大的仇恨似地,男人咬牙切齒地念著那個數字,念到她都覺得害怕了!

「我、我先幫您包起來!」女店員自動將購物袋取出,並將巧克力全數裝了進去。

她拚命搓揉著手,頭一次希望難得出現在眼前的超級帥哥,能夠趕快消失在自己眼前!

那股強烈的壓迫感讓她的肺吸不到足夠的空氣,尤其是那對如夢似幻的銀色雙眸,讓她整個人掉進了迷幻的漩渦裡。

男人輕笑著,他從容不迫地從皮夾取出了千元大鈔,以充滿磁性的低沉嗓音說道:「給妳,不用找了。」

他取走袋子,向女店員露出一抹親切的微笑,接著道:「啊……對了,妳玩不玩線上遊戲?」

「呃……線上遊戲?」

「我這裡有片新開發的國產遊戲,還未上市,算起來還滿機密的……」男人詭譎一笑,將藏匿於胸口的四方盒交給了她,便俯身在她的耳朵旁輕聲細語著:「為了和有緣的妳分享我的喜悅,今晚九點上線,我們不見不散……」

男人低沉的磁性嗓音媲美柔和的旋律,他溫柔地朝女店員下達指示,如同無法揮去的魔幻催眠,男人的聲音不斷迴繞在她的腦海裡。

「好……不見……不散……」

她乖順地點頭並接過片子,空洞無神的雙眼透過男人的身軀,看向玻璃門外的夜空。

一輪高掛星空的血紅色月亮,正對她露出詭異的微笑……

「筱琪!你在發什麼呆?」剛從儲藏室出來的同事俊偉拍著她的背,挑著眉問道。

「咦?這位先生他──」筱琪看向男人原本的位置,卻驚覺早已空無一人。

「什麼先生啊?你是不是太累了?」俊偉皺著眉,完全不解地繼續整理地面一大堆待擺的貨物。

「我……」筱琪握緊手中的光碟片,男人迷幻般的銀眸出現在眼前,她無意識地脫下身上的制服,態度恍惚地喃喃自語著:「俊偉……我臨時有事……必須請假……」

「啊?」

「拜託你跟店長說一聲……再見……」

脫下制服的筱琪將片子胡亂塞進自己的皮包裡,她抓起了它便頭也不回的衝出門口。

「喂!廖筱琪──真是的,這女人在瘋什麼啊?」俊偉不滿地搔著頭,一臉無奈地蹲下身,繼續收拾地板散成一地的貨物。

只剩他一個人要顧店、要擺貨、要結帳又要招呼客人的,唉……他怎麼這麼倒楣啊?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