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輕快愉悅的卡通音樂從電腦的喇叭上傳來,一隻跳著畸形舞蹈的花生,手拿兩把扇子,雀躍地在螢幕上手舞足蹈著。

「當啦啦──哇啦啦──歡迎你加入『惡魔顫音』的行列──嘿咻嘿咻──」

花生以極不協調的姿勢跳著怪異的民俗舞蹈,穿著一身韓服的花生滑稽地轉著圈圈、繞著螢幕的周圍奔跑著。

「……這醜不拉羈的玩意是啥?」十久夜的臉覆上一層刺骨的寒霜,他不耐地以手指敲擊桌面,板著一張臉說道。

「唔──我看看喔……說明書上寫著將滑鼠移動到花生上,接著花生將會自動與你對話……試試看!」

皇甫爵生握著滑鼠,照說明書上的指示將游標指向了花生。

「批哩啪啦批哩啪啦──搭搭搭拉搭!喔耶──寶貝們,想我嗎?我就是那轟動武林、驚動萬教,最帥、最酷、最可愛的小土──」

「卡擦」一聲。

只見皇甫死命盯著的螢幕瞬間變為漆黑一片,他下意識地看向十久夜,只見他臉色慘白地緊握一把藍色剪刀,一刀便把電源線剪斷。

「天哪!你是不是瘋啦!?」皇甫嚇得將剪刀搶下,不可置信地瞪著他。

「……好噁心,實在太噁心了──」十久夜垮下的臉彷彿世界末日已經來到,他的五官幾乎糾結在一起。

「那你也用不著剪斷電源線吧!?噢,天啊!」

嗚嗚,這小子到底想怎樣?

要他扮演高中老師到學校調查遊戲片的,是他──

好不容易弄來,又故意將假的光碟片弄個粉碎,害他組合老半天才知道受騙上當的,也是他──

現在終於有機會瞭解這遊戲的內幕,這小子竟在這時候覺得「噁心」,就隨手拿了把剪刀「卡擦」一聲催毀電源──

這傢伙存心找碴的是吧?

愚弄大人很有趣嗎?

不行!

他得想個辦法好好教育十久夜,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大人的世界」……

哼哼,嘿嘿嘿嘿……

「放心,我有三台備用的筆記型電腦,拿去吧!」十久夜面無表情地用眼神示意手提電腦的位置後,逕自窩上沙發,緊抿雙唇、不發一語。

「三台?你還真有錢,我連買一個小時的網咖錢都沒有,怎麼差這麼多……」皇甫哀怨地敲開光碟機,並將得來不易的光碟小心翼翼地放入另一台筆記型電腦裡。

這回他可是拼了命的保護電腦,就怕十久夜一時興起又摧毀了一台無辜的機器。

但是──

嘿、嘿、嘿!

被他發現一個不得了的秘密啦!

原來十久夜討厭「噁心」的東西呢,可得好好善加「利用」才行……

皇甫照著手冊上的步驟,讀取到剛才被截斷的地方,一顆奇形怪狀的花生果真又出現了,它兩手拿著扇子,在螢幕上跳著亂七八糟的舞蹈,皇甫將游標指向了它。

「哇哇哇──是哪個狠毒的傢伙,居然把電源線剪斷,害我差點英年早逝!?是不是你!」

螢幕裡有著一張濃眉大眼的花生氣的直跺腳,皇甫錯愕地看著那顆花生,驚訝的無法言語……

花生對他說話、花生在對他說話……

土色花生將臉貼近螢幕,眨著那對卡通式的閃亮雙眼,噘著嘴說道:「嗯?新面孔……長得倒是挺帥的,沒想到像你這種長相漂亮的傢伙,也會加入御宅族的領域啊……嘖嘖!」

花生以手指磨蹭著下巴,驕傲地吹著口哨道。

「什……你、你看得見我!?還會跟我說話!?」皇甫拍著桌,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和一粒花生對話,而且還是顆其貌不揚的小土豆……

「嘖!當然看得見,我又不是瞎子!剛才查了一下,你的名字叫皇甫爵生是吧?奇怪,你應該已經死了。」

「……我是死過沒錯,但我的夥伴救了我,讓我延長八十年的壽命。怎樣,不行嗎?」

怪了,他跟一顆花生說那麼多幹嘛?

「NONONO,我說的當然是更早之前,你與惡魔交換誓約的那──」

「夠了!閉嘴!!」

花生的話引起十久夜的注意,而皇甫本人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關掉喇叭,阻止花生接下來的話。

皇甫大口喘著氣,微薄的襯衫因濕濡的汗水緊貼他的背部,癒合已久的傷疤彷彿被人再度撕裂,全身上下莫名的顫抖使他窒息,皇甫體內的血液正迅速竄流著,刷白的臉龐壟罩著無數層陰影。

他緊咬下唇,唇邊淌出一絲血跡。

「……爵生,你怎麼了?」十久夜放下抱在懷裡的心型枕頭,狐疑地問道。

「沒有……沒什麼……」皇甫斗大的汗珠滴灑他緊握的雙拳上,他急促的呼吸及不自然瞪大的雙眸,讓十久夜嗅到某股不對勁的氣味。

這事必有蹊蹺。

皇甫爵生這傢伙肯定對他隱藏某種不可告人的秘密,他非得查出來不可!

「爵……」

「嗯?」

皇甫抬起滿是汗水的容顏,渙散的琥珀色雙瞳略顯無神,但他背後的景象更讓十久夜感到一陣怵目驚心。

在皎潔月光的照射之下,一名披頭散髮的女子睜著一對恐怖的紅色雙眼,透過潔淨的玻璃窗外,十久夜見到了從樓頂跳下的掙扎身影。

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間,但那猙獰的臉孔及惡魔般詭譎的笑容,都足以構成讓人揮之不去的夢魘。

女人的爪子在空中胡亂撕扯,她的身體也不斷搖擺扭曲著。

一把犀利的鎌刀從天而降,割斷了女人與頸子相連的頭顱,鮮血灑遍大地、天空降下了驚人的血雨。

僅有幾秒鐘的時間,女人染血的身軀重重摔至地面,而那顆瞪大雙眸的頭顱,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掉落一樓,讓路過的行人紛紛發出了恐懼的尖叫聲。

美麗的薔薇花瓣劃過天際,帶著濃烈的香味飄散一地,十久夜繞過皇甫,打開沾染女人血液的玻璃窗,緊蹙眉頭,冷眼看著樓下一團亂的景像。

在女人爆裂的頭顱上方,用鮮紅色的筆跡寫著兩個斗大的字體。

Game Over。

時間是晚間九點整。

十久夜的心底燃起一股濃烈的不安,被釘在牆壁角落的A4紙張,就像重新洗牌一般,再次出現了許多密密麻麻的人名,其中當然包含著彷彿置身度外的皇甫爵生以及……

十久夜本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