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爵生,二十五歲的黃金單身漢。

自稱史無前例、超強無敵的專業「除魔」殺手。

有張欺騙世人千萬次也不厭倦的俊帥外表,擁有三寸不爛之舌的他,總是能將世上所有的女性同胞吃死死、甲夠夠,讓女性活在如痴如醉的謊言世界裡……

雖然目前還處於低薪水階級,但他相信憑他高超的手腕、超強的戰鬥力及四海之內皆兄弟的交友手段,一定很快就能升到最上位去啦!

哼哼,到時候……

狠狠將十久夜一腳踹下去的夢想……嘿嘿!就、在、不、遠、方──

「……扮鬼臉很好玩嗎?還不快過來提東西!」十久夜板著臉,毫不留情地一腳往皇甫竊笑的背部踹下。

「哎喲……你──」

皇甫氣得轉身就要教訓這没大沒小的小子,就算他的年齡是外表看起來乘以一百,也不能隨意奴役人嘛!

哼,他又不是他請的台傭!

「你什麼你,我要的東西準備好了嗎?」

十久夜穿著貼身的櫻羽制服,他對著鏡子打了一條紅白相間的領帶,褐色的高校制服套上他比例極佳的身材,替十久夜原本就美得驚人的外表,更增添一股活躍的朝氣。

「早就拿到了,吶!你要的斗蓬。」皇甫翻箱倒櫃的從行李箱取出一件大型斗篷,他用力甩掉上頭的灰塵,滿臉疑惑地將它遞給他。

他要斗篷做什麼?

想學哈利波特隱形嗎?

十久夜看了斗篷半晌,便朝他露出一抹可愛的微笑,接著道:「你拿這件『破布』來交差,是存心跟我過不去嗎?」

「啥……破布!?這可是我存了一年的錢才買到的耶!」

真是可惡!

這傢伙竟敢說他最珍貴的斗篷是條「破布」!?

這還是他將來想拿去學福爾摩斯辦案的工具耶,真是沒眼光……

「算了,反正我對你本來就不抱期待。」十久夜的眼眸閃過一道殺氣,皇甫開始覺得這裡的氣溫正逐漸變低……

「那個,可以借問一下……你要斗篷做什麼嗎?」皇甫不安地咬著下唇,故裝無辜的舉手發問。

可惜,裝可憐招數對十久夜顯然無效,宣判出局!

「當然是拿來隱形,不然呢?」

「隱形?你?我?騙人──」

他活到現在,什麼大風大浪都見過,唯讀要把自己「變不見」,這倒是破天荒的頭一次嘗試耶!

他的D8呢?他的攝影機呢?如果自己變透明了,當然不能放過這畢生以來的第一次囉!說什麼也要把它拍下來。

「……」

對於皇甫幼稚的發問,十久夜感到相當頭疼。

他嫌惡地繞過皇甫呆愣的位置,走到窗戶旁的一扇門前,被緊貼在軟木上的紙張,使十久夜急去的腳步停留片刻。

他一把撕下那張「預告殺人」的紙張,上頭只剩他與皇甫兩個人的名字是清晰的,其餘那堆密密麻麻的字體,簡直就像某種古老文字,歪七扭八地讓人看不出什麼端倪。

他想了很久也想不透,這張寫滿被害者名字的紙張,究竟出自誰手?

設計的人應該也猜得到,萬一被他拿到手,也許辛苦計畫的詭計將會宣告失敗……

如果設計的人是他,一定會好好保護這個東西才對……

「十久夜?」皇甫選了本外殼堅硬的書籍包著自己頭顱,用來保護他隨時會被十久夜突襲的腦袋,他潤了潤喉,不安地喊著。

這十久夜簡直就是顆動也不動的人型石頭嘛!

都已經七點半了,再不快點出發前往櫻羽高校,肯定會遲到。

「對了,爵生!去之前……我想跟你介紹另一位伙伴。他是我的貼身護衛、也是你的救命恩人……」

隨著十久夜催眠似的魔幻嗓音,白門緩緩開啟。

一名身材姣好、婀娜多姿的古代美女踏著輕快的蓮步、揚起一抹迷人的笑靨,朝皇甫爵生走來。

一雙獨特的銀眸鳳眼,悄悄對皇甫投射好幾伏特的超強電波。

尤其是她銀光閃閃的柔順秀髮,其震撼度就如同他第一次見到躺在故宮博物院裡的翠玉白菜,簡直驚為天人啊!

「她、她是?」

雖然眼前的古典美女,比他歷任的女友們還要來得驚豔動人,但怎麼總覺得她身上那股懾人的氣勢跟某人很像……

「哈囉!我叫孔靈,是十久夜大人的貼身護衛,以後請多多指教囉!」

名為孔靈的絕世美女,以白嫩的手指輕輕滑過皇甫的臉頰直達他的胸膛,那起碼超過D的傲圍緊貼他的身體,盡其挑逗的模樣卻讓皇甫連連怯步。

這女人……這女人絕對有問題!

他超準的第六感告訴他──此女絕非等閒之輩!

「我……是皇甫爵生。」

他無奈地扯出笑容,直覺告訴他──

快跑!快點轉身奪門而出啊!

「呵呵,我說,皇甫哥哥啊……」

孔靈笑得好不燦爛,她雙手勾著皇甫的脖子,深邃晶燦的銀眸緊揪著他,銀鈴般的笑聲讓皇甫感到全身一陣酥麻。

圍繞著幸福氣息的下一秒鐘,只見孔靈瞇起美眸,並憤怒握緊雙拳,用力朝皇甫的腦袋擊下,還順道以膝蓋「補」了他一腿。

「哎喲!妳!妳……妳、妳──」

這潑辣的女人是怎麼回事!?

居然敢……

居然敢這麼用力踢他的……

他還能不能生?他還要不要生啊!

「哼!憑你這普通到極點的傢伙也想圍繞在大人身邊,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吧!?」

孔靈挑著眉,為自己輕鬆贏得第一場勝利,感到十足驕傲。

「她、她……十久夜你……喔嗚……好痛──」

「我忘了說,孔靈是修行千年的九尾銀狐,可男可女,不僅法力高強、戰鬥力十足而且常常怨念很深,最重要的一點是──他非常討厭你!」十久夜帶著一抹鄙視的微笑,彷彿天塌下來也不關他事地悠哉說道。

「你也太慢說了吧!」皇甫哀怨地鬼吼鬼叫著。

「十久夜大人,斗篷的話不必了,我可以想辦法待在這男人身邊混進去。」孔靈恭敬地朝十久夜行禮,語氣溫和地與方才潑辣的模樣大不相同。

「好,那我們也差不多該出發了。」十久夜說道,他率先往門口走去,卻被孔靈拉住。

「孔靈?」

「大人,您千萬不要離開我的身邊,千萬不要……」孔靈垂下眼,不等十久夜開口,她幽幽地接著說道:「因為我有股……非常不好的預感!噩耗,來自您的身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