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狂風席捲他整個身體,一道漩渦似的颶風將男人與張秋蘋整個騰空吹起,一同拋至遙遠天空……

「啾啾。」十久夜蹲下身,滿是寵溺的摸著博美犬的頭,語帶溫柔地道:「辛苦妳了!」

「汪!」

啾啾興奮地搖著尾巴,彷彿替主人效勞某件偉大的事蹟,開心地轉著圈圈吠叫著。

接著,她的身形逐漸透明化,急速消失在兩人的面前。

「孔靈,我要知道所有關於那男人的資料,盡快。」十久夜望著平躺地板、臉色蒼白卻動也不動的皇甫爵生,以往他平靜無波的沉穩面容,頓時有了些許漣漪的起伏。

「……知道了。」

相較於十久夜的澎湃憤怒,孔靈幾乎是遲疑了半秒才應答。

畢竟這是十久夜的命令,如果要他為了皇甫爵生一個人賣命,他寧可選擇跳樓!

身後一道黑影以極快的速度,不著痕跡地接近十久夜,他「刷」地一聲張開十隻血紅利爪,唇邊帶了抹輕蔑的笑容,比刀片還鋒利的紅爪,一把就往十久夜的頸間動脈劃去。

鏗!

幾乎是同一時間,孔靈以風馳電掣的速度拔出身上的刀,瞬也不瞬地阻擋了突襲者的利爪。

銀白色的刀背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分外剔透晶瑩,近乎半透明的劍身上頭,刻著幾個不明意思的火紅字體,字身紅色的火燄像極了浴火的鳳凰,犀利且準確地燙著了男人的利爪。

男人飛快地縮回自己欲攻擊的魔爪,為自己不純熟的強襲感到憤怒不已。

「哼,失敗了?」男子的臉上掛著看似沉重的鐵製面具,很難教人看出他此刻的表情,究竟有多麼輕浮與不屑。

「偷襲者,死!」

孔靈以相當快的速度抽回刀身,並用力往男人的側腰劃去,只見男人以極優美的弧度向後一個翻轉,便輕鬆讓自己逃脫敵人的攻擊範圍。

「呵呵,好兇悍的狐狸。」

「原來你早已讓我跟孔靈,進入你的『幻覺』世界,對嗎?」

難怪方才啾啾對他的攻擊無效!

早在啾啾出現之前,他們全都掉進這個面具男人的幻覺世界了!

十久夜謹慎小心地與他對話,畢竟他已經有幾百年的時間,没遇過這麼棘手的敵人。

「哼哼,不愧是十久夜,果然很聰明!」

男人低聲笑著,左肩一道炙熱的傷痕引起他的注意。

「……臭狐狸,你居然傷了我?」

孔靈毫無畏懼地瞪著男人,隻身抵擋在十久夜與皇甫的面前。

男人亟欲湧出的血液順著他的傷口,滑過他整隻手臂,他的眼神頓時變得飢渴噬血。

對血液的濃烈欲望引發了他內心真正的殺戮情懷,他額上的青筋微微跳動著,血管內的血液也正興奮地燃燒沸騰!

他要血。

他要他的血!

他要十久夜身上源源不絕的新鮮血液,那香醇可口的高級血品,來自妖王之子──十久夜的身體,它們正不停滾動流竄著,變態似的慾念激發了男人欲殺戮的念頭……

殺了十久夜、殺了十久夜、殺了十久夜……

「孔靈,你可以替我拖延那變態一些時間嗎?」

遠方的男人像極了一頭噬血的猛獸,十久夜隱約覺得這傢伙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會對自己造成莫大的傷害。

雖然他身旁那隻鬼鬼祟祟、朝自己移動的恐怖鬼女張秋蘋,那模樣看起來真的相當嚇人,哪怕是半夜路過撞見她的路人甲,或許還會被嚇得送進精神病院療養,但她脅迫自己的程度,卻遠遠不及面具變態的十萬分之一!

「只要是大人的吩咐,就算不能,我也會將它變成可能。」

孔靈垂下眼簾,調節自己紊亂的呼吸速度,放鬆的全身像是處處露綻,但卻實則不然。

夜空下,孔靈那張俊美無暇的容顏及精緻細膩的深邃五官,就像畫裡所走出的頂級美男子。

他靜下原本起伏不定的心,微風吹拂著彼此的髮梢,虛無寂靜的四周,只聽得見萬物大地的吶喊……

見孔靈十足的備戰狀態,十久夜快步跑向皇甫身邊,他蹲下身,以手觸碰皇甫的口鼻,卻驚覺他早已沒了氣息。

「糟了!」十久夜側耳聽著他胸膛內該有的起伏,斷然發現皇甫心跳停止的時間,早已超過了人類所謂的黃金時段。

這專愛惹麻煩的傢伙,難不成又要死了?

孔靈銀髮的延長壽命之術,一個人只能擁有一次,這傢伙連鉅款都還沒還清、義務也尚未盡滿,他如果敢隨隨便便就死掉,有膽試試看!

十久夜取出白色、藍色和紅色三張符咒,便隨意盤坐在地上。

他咬破自己的指頭,血液滴落三張古老的符紙,而符紙的上頭紛紛閃著三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彷彿來自遙遠國度的艱澀文字若隱若現,他將它們貼到皇甫的左眼、喉結以及胸口上。

十久夜充滿魔力的水晶紫瞳,瞬間變為驚人的暗紫深紅,他嘴裡反覆唸著奇怪的咒語,白皙的肌膚也隨著他朗誦的次數,開始出現大量的不明黑字,流竄他的全身。

貼在皇甫身上的符咒與十久夜皮膚的字體有了連鎖反應,兩人的身體發著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張秋蘋嚇得哇哇大叫,連忙躲到一旁較為黑暗的草叢旁避難。

「孔靈,我要下地府救人,如果半個鐘頭後,我的靈魂還沒回到體內……你知道該怎麼做。」十久夜的低沉的嗓音如夢似幻,虛空飄邈地好似不存在。

孔靈沒有回答,他只是微微點了點頭,勉強答應主人的命令。

──畢竟,就算主人要求自己殺了他,他也絕不能產生半點猶豫!

這,就是他的宿命,永遠不能、也不會違抗十久夜的命令。

「呵呵,下地府見閻王?你以為被地獄拋棄的混種惡魔,還能被他們接受嗎?嗚──」

男人面具的下方,汨汨血跡來自他自己的左頰上。

孔靈發亮的刀鋒毫不留情地劃破男人欲藏匿的面孔,他飽含怒氣的銀眸透露著殺意,瞬也不瞬地盯著他有意嘲謔的雙瞳。

「閉嘴,否則,死!」

「哼,有趣!」

男人高傲地抬起下顎,對十久夜的靈魂逐漸脫離本體的計畫感到可笑至極。

就算他不動手破壞,「下面」的魔物……也絕對有辦法收拾他。

收拾一個徹頭徹尾的「背叛者」,何樂而不為?

男人以手調整面具的角度,語帶輕蔑地朝孔靈笑道:「如果你想早點死的話,我是可以陪你玩玩。很快的……你也會到地獄,見到你最心愛的十久夜大人了!」

男人仰天嘲笑著,一身漆黑的他,接連散發出足以令人窒息的危險寒意。

孔靈握緊刀柄,做好了隨時應戰的準備,也許他將會面臨一場非生即死的重大硬戰也說不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