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雷聲夾雜豆大雨珠放肆地侵略著大地。

濕濘的土地黏膩且滑潤,滂沱大雨中,兩道朦朧的身影不時纏鬥在一起,上方的人急促的呼吸聲,伴隨著分不清汗滴或淚水的液體,兩行眼淚悄悄滑落他細緻的臉頰,蒼白且冰冷的臉龐……

『殺了我……快殺了我……』被壓在下方的人兩眼無神地望著離自己不到幾公分的人,口氣冰冷地說道。

『不,我不要!』濕濡的黑髮黏貼在男孩的鎖骨上,一雙比寶石還要美麗、比陽光還耀眼幾分的紫眸,帶著濃烈的憂鬱及不捨。

他的心彷彿被人給挖空、思緒混亂地無法思考,男孩心痛地不知該怎麼做。

『你不殺我的話……我會殺了你……趁我還有意識……還能控制自己……的時……候……』男人嘶啞的嗓音夾帶著無奈,那種痛徹心扉的「痛」,只有他自己才能體會。

『不要!為什麼我非殺了你不可?你是我的──』

『別說!不要說……』

男子伸手將男孩的頭壓至自己不再溫暖的胸膛,他的指甲呈現死人般的詭譎黑色,他的唇冷得發紫,但他依舊愛憐地拍著男孩因哭泣而顫抖的肩膀,像個疼愛自己弟弟的大哥哥。

臉上那永不褪去的溫柔此時看來,卻格外顯得諷刺,畢竟,他都要死了,不是嗎?

『拿著這把匕首,往我的……心窩刺下,知道嗎?殺了我……你才能得到幸福……』男子微紅的長髮披散在泥濘的地上,如同一攤爛掉的泥巴,男子的力氣逐漸衰弱,生氣不再。

他垂下呵護男孩的強健雙手,一雙琥珀色的雙瞳瞬也不瞬地盯著男孩比娃娃還美麗的臉龐,深怕一閉眼,男孩的身影便會消失不見……

『不要……求求你別讓我殺你……』

男孩低頭痛哭,要他親手殺了這個世界上,自己最重視的人!?

他辦不到……

他根本辦不到啊!

『別哭……你不適合哭……』男子苦澀地笑著,以往英俊的外貌及那老是唇角上揚的自信微笑,如今就快看不到了。

『我不會殺了你!就算你要殺我,我也絕對不會親手殺了我哥哥!』

男孩突然發瘋似地大喊,而男子卻趁機抓著他揮動的手,並用他的手將犀利的金匕往自己的心窩刺下。

一瞬間,鮮血染紅了大地,火紅色的滾燙液體隨著大雨的沖刷,流竄整片濕冷的土地。

『不────!!你做什麼!哥……哥哥──!!』

哥哥最後的笑容消失了,接連他的身影……也化做了片片白霧……

男孩著急地尋找他的身影,卻乍見自己沾了整片紅色的雙手,帶著濃烈的血腥味,與不斷提醒自己弒親的事實。

滴答──滴答……

没了頭顱的守門人一手托著自己的頭,他充滿哀怨及憎恨的恐怖雙眼瞪著男孩,彷彿正斥責他是個殺害親人的冷血兇手。

一雙雙來自地獄的怨靈之眼不約而同地瞪著他,指責他的不是……

『哥哥……』

『你親手殺死你最愛的親人……背叛者……你是個該下十八層地獄的背叛者……』守門人一手托著頭,另一手卻指著男孩的鼻尖,滿臉鄙夷與嫌惡。

『不!不是我……我沒有!』

男孩兩手抱頭,一幕幕與哥哥嬉鬧玩樂的畫面如走馬燈般地旋轉,他痛苦地悲鳴哀叫著,令人不自覺感到心酸及難過的喊叫,驚動了天地與萬物──

刷的一聲,從天而降的斧頭垂直落至地面,幾乎只差一公分的距離,便會將男孩劈成了兩半,他震驚地跌坐地面,毫無血色的臉龐流著兩行溫熱的淚水。

『怎麼?你也會難過、也會哭泣嗎?殘忍的冷血動物啊……為了自己的性命,居然犧牲親哥哥的未來,你……還算是人嗎?』

帶著面具的男人低聲輕笑著,兩道強烈輕蔑及不屑的眼神,狠狠揪著男孩的紫眸。

『我沒有……我沒有!!』男孩痛苦地低吟,他泣不成聲地抱著頭,劇烈的頭疼渲染了他的腦神經,他痛苦的想死。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很想一死了之!

『你,真是讓我失望!』

銀色的刀面劃破空氣,一刀便指向男孩的額頭。

一道血痕滑過他的鼻翼、直達他的唇角,他白皙的頸部……

男孩無助地看著眼前高貴優雅的男子,心中突然感到一陣絕望。

『孔靈?你也要……拋棄我了嗎?』

『你不夠資格喊我的名字……』

『孔──』

男孩的手正要觸碰孔靈的衣角時,周圍的一切突然變得虛無,一片渺茫的白,就連空氣也顯得稀薄。

半晌過後,濃霧逐漸褪去,一張男孩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眼前,他開心地想要叫喚他,卻發覺自己發不出任何一點聲音。

男子的短髮輕飄飄地浮貼在那張性感成熟的臉上,有別以往嘻皮笑臉的模樣,他緊抿的薄唇沒有一絲笑意,而雙瞳卻彷彿能看透一切,包括……男孩的真心。

爵生……

他會相信自己沒有殺人嗎?他會相信自己……沒有殺了自己的親哥哥嗎?

如果是爵生的話,一定會相信自己的吧?

『我不想看到你,你這可怕的殺人兇手。』皇甫爵生冷冷地說著,他的眼眸瞬間變得憎恨且可怕,幾乎無法想像他以前對男孩究竟是多麼的溫柔且疼惜。

『不……爵生……不是你想的那樣……不是的──』

不對。

不是這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