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我從來沒有高估過你的實力,別緊張。」她掏掏耳,無奈地打著呵欠。

孔靈的毒嘴功力堪稱第二,沒人敢說自己第一。

但現在只有一半功力的孔靈,這樣刺激敵人的作法,無疑是一種自掘墳墓的愚蠢行為!

十久夜的心中不由得替孔靈這麻煩的傢伙捏了把冷汗。

男性版的他,惜字如金,說出的話比他吃過的飯還少;而女性版的她,一張口便毒辣無比,就連個性也變得浮動急躁,要她不帶髒字的連續罵人三十分鐘,絕對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

"孔靈,就算你是千年修煉而成的狐仙又怎樣?敢這麼大膽挑釁本魔的人,你是頭一個……"

「哦?那你的嘴巴一定很臭,不然為什麼沒人敢跟你說話?」孔靈毫不客氣地輕笑著,紅色大塊頭氣得渾身發抖的模樣,實在非常好笑!

"大膽!別挑戰本魔的耐性。"

「哼!我說……」孔靈雙手插著腰,相當輕蔑地朝鐵焰笑道:「你的數學一定很差,邏輯思考當然也不怎麼樣,否則……你怎麼不曉得S級與SS等級的差別呢?」

就在鐵焰對這段話產稱猶疑的瞬間,從孔靈的面前降下兩名與鐵焰高大身材相等的冰靈體。

被層層薄冰包圍的兩名人體,十指緊緊相扣在一起,祂們頭抵著頭、以面對面祈禱姿勢緊緊靠攏著。

"九尾狐狸居然也能召喚神明?"

「白癡,當然不能啦!只是我救過祂們一次,現在該是報恩的時候囉!」只見孔靈舉起左手向巨大冰柱輕巧一揮,層層薄冰瞬間爆破,一片片碎裂的美麗晶體漂蕩空中,凍結了現場所有物體。

"嗚──"

就在鐵焰以雙手遮掩臉部的同時,召喚主皇甫爵生竟下意識地轉身逃往更裡頭的地獄世界。

見狀的孔靈立即回頭喊道:「十久夜大人,快趁現在抓回皇甫的靈體!還有……這是你『不小心』遺落的天珠。」

十久夜接過天珠,濃烈的酸澀逐漸湧上心頭。

當初他決定下地府的時候,刻意將天珠遺留在本體,就是為了替孔靈製造一個佛光庇佑的結界。

就算他不能順利回來,他所留下的天珠也絕對能保護孔靈最後一點殘存的氣力,使之不被消滅。

……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又再次違背他的作法!

孔靈真的越來越喜歡跟自己唱反調了,回來一定得好好教訓教訓他……

「大人,快!」

孔靈的叫喚拉回了十久夜飄散的意識,他將天珠掛回手腕,原本虛弱無力的身體,也開始一點一滴吸收著來自地獄深處的危險力量。

「孔靈,等我!我一定回來會救你!」十久夜說完,頭也不回地追著皇甫爵生的腳步,通過了圓形供門的阻礙,跨越早已結成冰塊的白色漂浮頭蓋骨,順利進入了深不見底的「羅生門」。

「大人……再見了……再見……」

看著十久夜逐漸消失的背影,孔靈淒然一笑,對於僅剩一點把握的兩場對戰,感到吃力疲憊。

只是那身體早已凍結的守門人,充滿不屑的嘴角,似乎正微微上揚竊笑著……

全然不知自己已漸漸踏入死亡陷阱的十久夜沒想太多,只是一心一意想找回皇甫失控的靈體,將他與孔靈安全帶回人界。

但他們又怎麼知道,其實當三人接觸到手舞足蹈的遊戲精靈──花生之後,便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名為「惡魔顫音」的遊戲世界裡。

包括張秋蘋宴會的邀請、高中生情侶的屠殺、刑警的出現、甚至是下地府等情景,全都是「惡魔顫音」為十久夜早已設定好的事件走向。

所有看到、聽到、甚至是遇到的一切,全都是「惡魔顫音」裡的遊戲內容。

而深入其境的主角們,渾然不知自己的生命掌握在別人手裡,只能不斷地在遊戲內想辦法脫逃的他們,成了面具男人操控的可憐木偶,上演著無人知曉的死亡戲碼……

引領十久夜邁入死亡邊緣的危險遊戲,將正式開始──

***

一踏進羅生門,十久夜的身體彷彿被扭曲時空的黑暗漩渦整個包圍著。

令人窒息的低氣壓散發著濃烈的腐臭味,十久夜尋覓不到出口,他試著伸手觸碰這呈現螺旋狀的不明內壁,豈料他才剛抬起手,便瞧見自己的手指該死的只剩八隻。

「該不會整個人都不見了吧……」他低下頭檢視自己的身體。

嗯,幸好兩條腿都還健在,他才不想用爬的去尋找皇甫爵生這個麻煩精呢!

漩渦的上空轟隆作響,一隻巨大的白掌突然出現在十久夜面前,足足有五層樓高的白掌,皮膚上黏著大小不一的粗繭,巨掌不斷地上下開閤,彷彿招喚著十久夜往自己的方向前進。

就在他猶豫的當頭,巨掌突然轉了身,朝黑色漩渦的中央用力剝開,直到曙光灑盡大地、照耀他清麗的臉龐為止。

「你要我……走過去嗎?」十久夜狐疑地問著巨掌,只見它以四隻手指輕微上下擺動以示答案。

十久夜溫柔地笑了笑,他踏著輕鬆的步伐走到巨掌身旁,伸手撫著它厚重的粗繭道:「謝謝你。」

他說完後,龐大的巨掌瞬間消逝殆盡,而扭曲的異空間也逐漸變得明朗清晰。

雖然不是什麼風和日麗的美好意境,但比起這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模糊空間,他寧可看到什麼五個頭、六隻手的可怕怪物在他眼前飄來飄去。

嘻嘻……好美的人類啊……

我要撕烈他的身體……撕裂他那張比寶石還艷麗剔透的臉蛋……

……心臟……給我心臟……我要生食年輕男人的心臟……

代表光明的曙光褪去後,十久夜看到、聽見的,便是一堆撫趴在地上、像極一攤爛泥的鬼怪們嘈雜的爭奪聲,而他們搶奪的內容,不外乎是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份或是某種器官。

放眼望去,鬼怪身後的兩座圓形石柱上,佈滿許多密密麻麻的人臉,人臉的表情相當驚慌失恐,有的甚至異常嚇人,他們嘴巴張個老大,還不時發出「嗚嗚」的恐怖迴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