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臉們像是互相擠著換氣的魚,不斷在石柱內你爭我奪,一雙雙凸了的眼睛,紛紛瞪著十久夜這美味可口的人類,只要他一接近,他們絕對有辦法將他一口吞下,如果他肯朝他們挪移半步的話……嘻嘻嘻……

「好多怪物……看了真不舒服。」十久夜捂著口,強忍那股無止盡的作噁感,他屏氣凝神,毫不畏懼地往群魔亂舞的方向前進。

媽媽……妳為什麼不要我……為什麼要推我下去……

一雙白白嫩嫩的小手穿越濕濡的地面攀住十久夜的腿,使他無法行走。

「媽媽?」他皺眉,思考著與自己完全不相連的名詞。

小孩子的身體逐漸浮出地面,青紫色的裸體充滿許多詭異的傷疤,上頭更爬滿了昆蟲與蛇類。

嬌嫩的臉上鮮血直流、滿目瘡痍,小孩的眼睛如今只剩黑色凹陷的眼窩;而他永遠塞滿食物的嘴巴裡,只看得到十幾隻老鼠蠕動的尾巴。

小孩黑長的指甲硬是抓著十久夜的腿不放,還不斷向上挪動攀爬著。

媽媽……媽媽妳為什麼要吃我……我的肚子也餓餓……可是我沒有胃……我的胃被妳吞下肚了……

另一個破土而出的黑色手指,死命壓著十久夜的雙腳,他像隻異型似地以奇怪的姿勢撥開土壤,長手長腳與極短的身軀呈現詭異的比例,就像人見人怕的劇毒黑寡婦。

小孩子的頭長在身體的中央,他的嘴巴咬著一條斷裂的人類手臂,手臂的後頭流著大量血液,啪答……啪答……不停地滴落地表……

他的嘴不停啃咬著鮮嫩美味的人肉,滿足的表情在他見不到任何器官的凹臉上,一覽無疑。

十久夜冷眼看著這兩個棘手的小孩死靈,土壤的另一方又接連冒出許多生前被父母殘忍虐待的嬰靈,他水晶般的紫眸閃過一道危險的光芒,沉靜許久,他低沉說道:「走開,我不是你媽,更不是你爸。」

也許才幾歲大的孩子壓根聽不懂、也不想聽十久夜的警告,他們依舊自我地製造恐怖駭人的氣息,驚悚的臉上有著令人退避三舍的詭譎表情,小手一隻ㄧ隻地不斷向上攀爬,直至十久夜的大腿……

啪嘰!

按捺不住怒火的十久夜額上青筋瞬間斷裂,尤其在他最討厭的地府裡,相當容易聚集他負面的黑暗情緒。

而這些──

亂認爸媽又不知好歹的死小鬼們,居然還敢當著他年輕漂亮的面孔前,大言不慚地喊他「媽媽」!?

媽媽……媽──咳哇!

十久夜憤怒地抬起腿,毫不留情地踏扁這群亂認爹娘的嬰靈頭頂,一次不過癮,索性來個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乾脆通通踏死算了!

省去他動腦想方法整死這群浪費他寶貴光陰的惡靈群!

不知哪來的力氣聚集他的全身,他飛快地踢高其中一隻膽敢爬到他腰際的嬰靈,迅速地以食指及拇指掐著嬰靈的咽喉。

被狠狠牽制的嬰靈發出詭譎的恐怖表情,還拼命搖著頭、以無聲的言語祈求十久夜的原諒,但──

「孩子,我有很嚴重的潔癖,尤其我最討厭人家亂摸我,知道嗎?」

十久夜溫柔燦爛的微笑像極了一道神聖的光芒,比聖母瑪利亞還至高無上的純真、比聖女貞德還高貴無比的潔淨。

看著比陽光還耀眼的十久夜,嬰靈不由得咧嘴一笑……但下一秒,十久夜的另一隻拳頭精準地砸向嬰靈凹陷皺結的臉,順著強大的力道,嬰靈的身體飛至空中,旋轉了幾圈之後迅速落地,畫下一道完美的半圓弧形。

「哼!我最討厭吵死人的小孩……怎麼,還來?」

十久夜比惡靈還要恐怖萬分的雙眼,惡狠狠瞪著其他想藉機吃掉自己的嬰靈,只見他們全都在瞬間鑽回自己的土裡,誰也不敢多吭一聲。

『哈哈!十久夜,你終究還是來了!』

聲音的主人翻身越過十久夜的頭頂,動作輕巧的不可思議,隨即他不偏不倚地站在十久夜的前方,絲毫沒發出半點多餘累贅的聲響。

十久夜的紫眸飛快掃視眼前的人,天珠聚集了來自地獄深處的黑暗力量,他的全身彷彿長滿了刺,隱約散發著充滿毒性的攻擊力,誘惑的程度足以讓人斃命。

「麻煩……真的很麻煩……」

十久夜嘴角上揚,他深幽的紫瞳染著不同以往的魔力。

「如果你想帶回『我』的話,必須得通過我出的三道題目才行。」皇甫爵生拿下頭上的帽子,無聊地以手指旋轉著帽沿。

「……如果我說不呢?」

可以的話,他很想拋下他一走了之……

可是,他欠的巨款怎麼辦?

「你沒有說不的權利。」

「你──」

「第一個問題是──皇甫爵生的生日是什麼時候?」皇甫笑得相當奸詐,他幾乎不給十久夜猶豫的時間,便逕自發問。

「……四月一號。」他青著臉回答。

「哇!好厲害,你居然會知道!?」皇甫詫異地喊著。

「像你這麼白痴的人,一定是愚人節出生,還用查嗎……」十久夜無奈地咕噥著。

「第二個問題來囉,請問──我的身高有多高?」

「……一百八十四。」

新人報到欄上面明明就有寫過,這傢伙到底有沒有長腦袋,問這麼白癡的問題?

「呵呵,答對了!真不愧是十久夜,但接下來的問題……保證你絕對答不出來!」

皇甫爽朗的笑臉,頓時蒙上一層陰影。

他瞇起眼,靜待著發問的最佳契機……

「要問就快問,別浪費我寶貴的時間。」

「別急嘛,」皇甫詭譎一笑,他看了十久夜半晌,隨即說著:「你……對我的了解有多少?」

「什麼?」

「嘻嘻……說啊,說你對我了解多少?為什麼甘願冒著生命危險來救我?這根本不像你的作風……不是嗎?」皇甫緩緩走向十久夜,身後千百隻蠢蠢欲動的妖魔鬼怪也跟著皇甫的步伐,邊發出淒厲的尖叫、邊挪移著千奇百怪的身體。

「你到底在說什麼?」

十久夜的臉色瞬地刷白,他的心臟噗通噗通地跳著,並不是什麼怦然心動的感覺,而是因為──

就在十久夜慌了手腳的同時,皇甫以極快的速度,摟著他比女孩子還要纖細的腰後俯下頭,用著低啞磁性的嗓音,在十久夜的耳邊溫柔絮語著:「我替你說吧,因為你殺了我!你曾經殺過我,所以才必須把我留在你的身邊,對嗎?十、久、夜?」

皇甫滿意地回收在十久夜身上的飽滿果實,刺耳的笑聲不斷回盪在他的耳畔。

夢魘般的回憶猶如走馬燈,不堪回首的畫面不停重複在十久夜混亂的腦海裡……

五百年前,那夜深人靜的夜晚……

他因為自己的私慾,殺死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而那個救命恩人卻與眼前的人有著相同的名字。

──皇甫爵生。

那個男人的名字,就叫皇甫爵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