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顫音的消滅

「唔!」

孔靈的身體整個撞上了堅硬的牆面,他的嘴角不斷流出汨汨鮮血,胸口也因過度的撞擊而變得難以呼吸。

但面具男人絲毫不給他一點喘息的空間,他帶著殘忍的笑,以手肘重重打上孔靈的胸膛,大口鮮血灑上男人的衣袖,他滿意地以指尖沾染孔靈的血跡,接著便放入自己噬血的口中,不斷低笑著。

「呵呵,真香醇的血液……來自妖狐身上的鮮血,滋味果真不同……」男人的笑容逐漸放大,他滿心期待著獵物的反應。

「放肆!」

孔靈驀地抽出銀刃抵著男人的脖子,但使用分體術的他早已將力量一分為二,連想碰到男人的身體,都顯得有些困難!

再加上不知為何,從剛才開始……他就覺得自己的氣力正一點一滴的銳減中……

「孔靈,你知道二分之一的一半是多少嗎?」男人以單手抵制孔靈的突襲,以充滿溫柔磁性的嗓音問著。

「滾!」

孔靈朝男人的胸膛擊出一掌但依舊撲空,他倏地轉身,卻驚覺男人的手指早已掐上了自個頸間。

「在『惡魔顫音』的遊戲世界裡,除了我之外的每一個人,力量都會減成一半……換句話說,如果加上你所使用的分體之術,能力就只剩下四分之一了──」

「遊……戲?」

「這一切都只是遊戲的內容,包括你那親愛的十久夜大人下地府救人,也是出自遊戲的設定呢……啊哈哈哈哈哈──」

面具男人仰頭狂笑著,他伸出十隻血紅色的利爪,忙不迭就往孔靈的胸口刺下──

「死吧!死吧──你們都一起去死吧!啊哈哈哈哈哈────」

一顆石頭不偏不倚地擊中男人的指甲,紅色裂片飛至空中,劃破男人暴露於空氣中的臂膀,一道燙辣的血痕刮破男人的肌膚,怒意衝擠他的心頭。

「什麼!?」

面具男與孔靈不約而同地看向身後的人,只見一張相當怡然自得的臉上帶著充滿自信的微笑,他老神在在地重複向上拋擲著石塊,琥珀色的明眸異常清晰,毫不在意地直盯男人錯愕憤怒的臉龐。

「你……」

看到皇甫爵生好端端站在自己面前的孔靈,表情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因為他驀然想起,方才面具男人所說的那句話──

「這一切都只是遊戲的內容,包括你那親愛的十久夜大人下地府救人,也是出自遊戲的設定呢……啊哈哈哈哈哈──」

「遊戲……幻覺……」

「終於想起來了?我早就說過這一切全是『幻覺』,皇甫爵生根本就沒死,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假象罷了!可惜你那位愚蠢的主人,居然為了一個不起眼的人類下地──」

「不准說他的壞話!」

金色的槍身與閃著銀光的刀柄同時抵住男人的頭部兩側,皇甫爵生與孔靈不約而同地說出相同的話。

「嘿嘿,沒想到我們還挺有默契的嘛!」皇甫開朗地笑道,完全忘記自己三分鐘前還是個死人的事實。

「糟了,十久夜大人!」孔靈倏地退到一旁,嘴裡不斷朗誦著經文,試圖收回另一個擁有女性之體的自己。

「我不會讓你有時間回收分體之術的!」

面具男張牙五爪地快步衝向孔靈,卻被皇甫以身體擋下。

他露齒而笑,英俊迷人的臉龐蒙上一層冷冰冰的寒霜,皇甫笑著說道:「謝謝你讓我『假死』了這麼久,我正巧想做些熱身運動,現在……換我送你下地獄了!」

皇甫爵生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之後,便以風馳電掣的速度衝向男人。

「哼!你以為你打得贏我嗎?」男人起身,做好了十足的備戰姿勢,迎接皇甫爵生的到來。

「嘿!誰說我要跟你打了?」

皇甫一躍而上,他倏地掏出「沙漠之鷹」,槍口精準地對準男人身後的張秋蘋,他充滿自信的臉上帶著勝利的微笑,不慌不忙地朝怪物的頭射出一槍──

「不────」男人掩著面,痛苦地喊叫著。

面具男人的動作突然變得相當恐懼,他轉身想保護張秋蘋,但卻遠遠不敵沙漠之鷹的槍擊速度。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金色的子彈正中張秋蘋的額頭中心,她痛苦地朝天怒吼。

整個黑暗的世界逐漸變得扭曲,高掛月娘的夜空竟開始裂成了片片碎屑,而張秋蘋恐怖的身體也正一片片地剝落著……

「不要──先生……救我……救救我──」

張秋蘋忍著身體的支離,可憐兮兮地爬至男人身旁,扯著他的褲腳苦苦哀求著。

「滾!沒用的傢伙……滾!快給我滾!!」男人用力踩著張秋蘋的腦勺,直到她頭破血流、直至她身體的骨頭彎折扭曲後,兩人的身影竟一同消失在這扭曲的遊戲世界裡。

他們週遭的空間持續不斷地扭曲,如果要皇甫用一句話來形容的話……一條正被人用力扭乾的破爛抹布。

而他與孔靈正是那條快被扯到爛掉的抹布。

地板發出的巨大轟聲簡直媲美五雷劈頂,皇甫急忙趕到孔靈與十久夜軀殼的身旁,慌張喊道:「孔靈,快走!這裡很危險!」

「没救回大人之前,我不走。」儘管天搖地動的讓他無法坐穩施法,孔靈依舊相當固執坐在原地保護十久夜的肉殼,即使從他口中再度咳出了第三口鮮血。

「把十久夜的身體交給我……我保證不會讓他有事,相信我!」皇甫焦急地大聲嚷道。

這白痴狐狸到底聽不聽得懂人話?

要是他死了,誰去救十久夜啊!

要是十久夜這副漂亮的軀殼壞了,他願意跟他賭一千萬,那個高傲自大的十久夜,就算要他煙飛灰滅,他也絕不會進入這副「被破壞」的悽悽慘慘戚戚的身體啦!

吼──他那顆狐腦裝的到底是渣渣,還是渣渣的渣渣啊?

「十久夜大人不回來,我不走。」

「你這個……」眼看這遠比七級地震還要可怕的災難就快波及兩人了,這腦筋秀逗的狐狸居然死都不肯離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