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哥哄著懷裡狀似嬌弱的女子,怒視比死人還來得無生氣的經理及他身後那群低著頭、卻絲毫感覺不到他們存在的小咖服務生,青筋暴怒地罵道:「叫你們廚師出來!我要親眼看見他吞下這兩顆淋著豐年果糖的人頭!這種不營養的貨色,居然還敢端出來給我的小親親吃!?」

「這位客人,人腦的營養價值絕對比猴腦要強上許多倍,這點我可以再度保證。」

「我去你媽的聽不懂我的話嗎?知不知道我是誰啊,區區一個餐廳小經理還敢跟我大小聲?我只需要一個指頭,一、個、指、頭按下手機鍵……馬上就會有成千成百個人來堵你!聽懂了沒啊,娘、娘、腔!」

留著山羊鬍的平哥挑釁地抓著餐廳經理留至肩頭的長髮,一臉鄙視地嘲笑道。

腦中呈現重度混亂的皇甫,狐疑地咬著指頭,看著雙方人馬你來我往的對罵叫囂,他歪頭心想:「現在應該不是討論猴腦與人腦哪個比較營養的問題吧?這是殺人事件耶!」

而夾在人群中的十久夜則是靜靜看著平哥、小桃與經理的鬥爭,絲毫不打算伸出援手。

……雖然他們討論的重點已經完全偏離──

「指頭?你是說……你只要一個指頭就能把我解決掉?」餐廳經理毫無血色的蒼白面容在說這句話的同時,似乎看起來格外嚇人。

如果他的後頭打下一道綠光、再來點陰森詭異的狂風嘶吼聲,效果肯定更好!

「怎麼?你這娘娘腔怕了是吧?那就跪下來舔我的鞋子請求我的原諒,哈哈哈哈──咳哇!」

接下來的一幕,其驚悚程度驚天地泣鬼神。

只見原本頭抬的老高、彷彿想讓全世界看到他驕傲漂亮的山羊鬍,平哥的身影就這麼迅速消失在眾人眼前……更正,是被餐廳經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給一口吞掉。

如果要說得更詳細些,應該是餐廳經理一開口,那張比獅子還要雄偉寬闊的大嘴,不帶半點痕跡地將這吵死人的山羊給吞下肚去了。

皇甫爵生頓時想起前幾天在探索頻道,看到一條蟒蛇豪不猶豫地張著嘴,「咕嚕」一聲吞掉比自己體積還要龐大的獵物畫面,唉……弱肉強食的世界啊!

「呀啊啊啊啊啊──殺、殺人啊!救命哪──呀啊啊──」小桃嚇得花容失色,她連滾帶爬地遠離大嘴簡直媲美整個宇宙的恐怖經理,顫抖著身子爬向餐桌底下,一臉驚恐。

此時正咬著不知打哪A來的脆笛酥,皇甫爵生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持續鎖定雙方人馬。

唉……小桃也真是奇怪,到現在才發現殺人的事實?

剛才在看到人腦的時候,不就早該尖叫了?

該說他們反應遲鈍還是腦筋有問題?這獅子號……以下省略輪船的餐廳,還真是給他有趣耶!

除了皇甫爵生躲在十久夜背後不停竊笑之外,其餘原本正愉悅享用著高級料理的人們已不見蹤影,那群人早被經理生吞活人的畫面嚇得紛紛回房打包行李。

準備跳海的跳海、逃命的逃命、挾持船長的挾持,總之各自逃命、各奔東西就對了,誰還管肚子餓不餓、嘴巴渴不渴啊?

那是妖怪耶!

開玩笑,能一口吞掉一個男人、還臉不紅氣不喘的的可怕妖怪就在他們身邊耶!

除了十久夜與皇甫爵生這兩個不正常的人類之外,誰還有那個膽待在這艘詭異的船上?

「這位客人,」餐廳經理帶著陰森邪佞的笑容,以指腹推了推黑框眼鏡,沉聲問:「請問您對我們的『生鮮猴腦』還有任何疑問嗎?我認為人類是由猴子演變而成,而人腦卻遠比猴腦還要來得營養美味,您說是嗎?」

「走、走開!你這噁心的怪物快給我滾開!聽見沒有!」也許因過度驚嚇,小桃憤怒地舉起最靠近身旁的鐵椅,完全沒想到可怕的後果便往經理臉上丟去。

頓時,後方唯唯諾諾站成一排的服務生,紛紛倒抽了口氣。

堅固的鐵椅瞬間變成一堆殘破的鐵塊,鏗鏗康康地垂直掉落在眾人面前。

經理露出一抹媲美夜叉的微笑,接著便以眾人看不見的死角,右手高舉著不知哪來的叉子與餐刀,冷不妨將刀叉刺進她的腦部,血流不止的可怕場面啊……恐怖啊……

小桃根本來不及尖叫,皇甫便看到一大堆噁心滑溜的腸子及腦隨腦漿流竄地面,害得他剛吞進沒多久的脆笛酥,一口氣全吐了出來。

「咳咳,好噁心……十久夜,我們別看了好不好?」

皇甫佯裝小狗無辜哀求著,他臉色蒼白地拉著十久夜的衣角,強烈期盼十久夜的應允。

但此時他卻意外發現了一件事──原來十久夜的長髮居然是真的耶!

他原本還以為這小子有嚴重的變裝癖,每回出任務老是喜歡扮演女孩子的角色,簡直是想色誘身為正常男性的他嘛

幸好他堅強的理智總能戰勝一切,他才不想當個同性戀呢!

不過話又說回來,都怪十久夜那張不像普通人的漂亮長相,害他的審美觀在短短幾個月內以飛快的速度成長著,就算台灣第一名模站在他面前搔首弄姿,他可能還覺得對方毫無姿色吧!

「爵生,我們遇到老朋友了。」十久夜噙著神秘的笑,二話不說便走向恐怖經理。

「老朋友?你說誰……啊?十久夜,等等我!」皇甫搞不懂他的意思,只好乖乖摸著鼻子跟在十久夜的身後。

「月,好久不見了。」

出現了!

十久夜那燦爛得無與倫比的殺人微笑,普通人根本不敵那道比太陽神阿波羅更加耀眼的光芒。

瞧瞧那群有男有女的服務生們紅著臉昏倒的可怕情景,唉!台灣變天了。

「唔?」

前一秒還在瘋狂吃人的餐廳經理轉過頭,嘴邊還淌著一絲血水。

愣了幾秒後,經理露出一抹不輸十久夜的無邪笑容,無視自己滿臉鮮血的恐怖景象,溫柔地朝十久夜道:「唉呀呀,這不是十久夜嗎?你還是一樣甜美迷人、色香味俱全,看得我好想一口把你吞下肚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