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是嗎?對了,你最愛的寵物人頭蜘蛛死了……牠臨終前,我還特地把牠煮來吃,味道還不錯!」十久夜彷彿看不見月手上蠢蠢欲動的刀叉,以最天真無邪的可愛笑容,說著令人膽顫心驚的話。

人頭蜘蛛?

唔──

味道的確是不錯啦,雖然皇甫有夠討厭蜘蛛的,不過牠的味道真是香甜可口、肉質鮮美,令人贊不絕口嘛!──皇甫在心裡偷偷想著。

「什麼!?你把我最愛的蜘蛛吃了!?」

躲得遠遠的皇甫自動拿過服務生手上的熱炒年糕,靜靜觀察兩人的互動。

沒辦法!

誰叫十久夜一出場便讓一大票人類立刻昏厥,所以他只好自動自發,努力吃著美味的霸王餐囉!

「嗯!另外我還清蒸你的五目食人魚、紅燒人面虎身,還有生吃五隻暗黑獨角獸,你這麼慷慨大方的餐廳經理,應該不會介意我吃了這麼點東西吧?」

看著十久夜誘人的微笑與月那張氣得發紫的憤怒神情,皇甫爵生暗自慶幸自己沒有真的惹火過十久夜,不然哪一天起床可能會發現自己斷了一隻手或瘸了一隻腿……

「十久夜,如果可以的話,我好想瘋狂的蹂躪你……」

「辦不到的,因為你太弱了。」十久夜冷冷笑著。

「你──」

「對了,差點忘了跟你介紹我的夥伴!」十久夜看向身後的皇甫爵生,紫色的眸中散發出「你敢躲你就死定了」的殺人視線,微笑地走近了他。

月以那張比妖怪還詭異幾分的死人表情,瞬也不移地瞪著皇甫爵生。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一個人,那皇甫爵生現在大概已經變成一灘血淋淋的血水。

「他是皇甫爵生,我最重要的夥伴!爵生,這位是月,如你剛才所見,他在人界的職業是餐廳經理,但其實是個喜歡生吞活人的食人妖怪。」

「你、你好!我是……皇甫爵生。」

是他的錯覺嗎?

總覺得剛才十久夜強調「最重要」三個字的時候,那個食人妖怪似乎狠狠瞪了自己一下,嗚嗚──好恐怖喔!

「呵呵,你好,我是夜神月。興趣是吃人、專長是吃人、職業也是吃人。」月老神在在地介紹自己驚動萬教的興趣職業與專長……媽啊,他一點也不想知道啦!

咦?不過……夜神月?

他居然跟自己最喜歡的漫畫人物同名耶!

夜神月話一說完,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瞳看著皇甫的眼神,就像看一盤美味可口的新鮮生魚片,眼底充滿令人難以理解的欲望。

尤其當他伸出火燙的舌尖舔著唇角的畫面,說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嗚嗚,救命哪!

搞不好還沒到凡爾賽宮,他就先被這隻食人妖怪給生吞活剝,然後香消玉殞了啦!

「對了,順帶一提……」十久夜以好久沒出現的恐怖微笑看著皇甫,接著他語出驚人,笑吟吟地對著月說道:「皇甫爵生是第一口吃下人頭蜘蛛的人喔!因為他說很好吃,所以我才決定蒸了五目食人魚的。」

皇甫暗自吞了一口難嚥的唾液,對面投射過來的殺氣似乎很重,他開始努力祈禱這艘獅子號……以下省略的輪船,能快一點駛達凡爾賽王宮。

不過他想……應該很難!

「是嗎……是嗎……呵呵呵。」

被夜神月那雙帶著陰氣的黑瞳瞪著,簡直比被貞子在後頭追殺還要恐怖幾分!

他無語地看著皇甫爵生,彷彿來自深層地獄的陰森冷風就這麼吹啊吹的,一道寒冷刺骨的殺氣圍繞著他,皇甫頓時感到一陣悽涼。

不僅如此,此時的月更緩緩勾起一抹殘酷又不帶感情的冷笑,天殺的是!這抹冷笑還出奇的給他俊美非常、簡直無人能與之匹敵!

如果前面的殺人視線足以將皇甫碎屍萬段的話,那這抹冷笑肯定會把他毫不留情地踹下地獄,喊著無止盡的哀號啊──

「呵呵,想不到皇甫先生是個喜愛美食的老饕,在下倒是相當欽佩你嘗試人頭蜘蛛的勇氣。」

嘶──好冷!

這裡的空調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差?

「這……人生難免都有第一次嘛!有第一次,當然就會有第二次囉!哈哈……」

其實他很想說這真是個美麗的誤會,只是方才十久夜投射過來的眼神比貞子還要可怕,嗚……他有再大的膽子都不敢反抗啦!

順帶一提,他皇甫爵生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貞子。

這又要回朔到十年前那全場只有他一人觀看的恐怖電影──「七夜怪談」了,話說這七夜怪談──

咳,下回待續好了,十久夜又開始露出那種不寒而慄的「殺人微笑」了。

「月,再過三小時這艘船就會抵達凡爾賽宮,我們要回去準備行李,不跟你多談了。」

十久夜優雅一笑,手腳並用地以最快速度擋在皇甫面前將月原本欲伸出的「魔爪」擋下,月憤怒又充滿惋惜的神情一覽無疑。

「哼!十久夜,難不成你真以為自己可以活著走出這艘船嗎?」夜神月冷哼了聲,他以雙手環胸,自信滿滿地等待狂風暴雨的來臨。

「我從來沒死過,所以我也不知道。」十久夜無聊地開始玩起頭髮,悠閒自在的說著。

「你不會得意太久的,等到詛咒實現的那一天,我要成為第一個親手宰了你的人!」

只見他隨手一揮,身後那排原本被十久夜魅力給震昏躺平的服務生,全都像個殭屍似地直立起身。

他們的眼神帶著濃濃的哀怨與殺意,正確來說,他們沒有眼珠,剩下的只有兩團黑壓壓的可怕眼窩。但皇甫卻能肯定,那排服務生絕對是在瞪他,好像他欠了他們幾百萬美金似的……

他們深綠色的肌膚帶著大小不一的斑點,皇甫直覺那叫做「死人斑」,顧名思義──死掉的人才會有的黑斑。

光聞到他們身上比放了一禮拜餿水還要噁心的腐爛味,皇甫爵生心底的警鐘便開始響個不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