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久夜,我也差點忘了跟你介紹我的『朋友們』,瞧瞧我這老人家的記憶力啊……」

月噙著笑,冷冷掃過皇甫一眼,一副非常鄙視外加一點點輕蔑的高傲神情實在有夠欠扁。

他接著道:「屍體一、屍體二、屍體三……到八,他們都是我最信任、最可靠的強力夥伴!來吧,屍體們,向美麗又高貴的十久夜殿下打聲招呼吧!」

他話一說完,幾乎沒半點猶豫的時間,八個綠色屍體立刻以最不符合人體工學的詭異姿勢撲向十久夜及皇甫爵生。

個個張牙五爪、齜牙列嘴的恐怖模樣,頓時讓人聯想到惡靈古堡中的異型……不,他們也許比異型更詭譎萬分,畢竟異型絕對不會有殺傷力這麼強大的極惡口臭,嗚……好臭啊!

「哇!臭死了,你們是幾百年沒刷牙啦!喂,小姐,妳咬到我的皮鞋了,那雙要兩萬八耶!」

皇甫轉身一閃,只見他輕鬆閃過兩個撲向他的殭屍,而兩個撞在一起的殭屍還呈現七暈八素、搞不清東南西北方向的模樣,更別說差點一口咬爛他皮鞋的女殭屍,早已變成一顆閃亮的白光,與孤寂的北極星為伍了!

十久夜早在剛才就已取出三張不同顏色的符咒,嘴裡飛快地唸著咒語,紅藍色的大火像跳著火辣的艷舞,一把便燒死了三隻突襲自己的殭屍。

「爵生,小心後面!」

十久夜躍身閃過兩隻雙眼爆凸的殭屍,一回神便看見皇甫身後居然出現另一群虎視眈眈的殭屍。

那少說也有上百隻的綠屍一窩瘋地衝向手無寸鐵的皇甫爵生,猶如魔音傳腦的低沉呻吟更教人感到一陣昏眩及頭疼。

「嗚!該死!!」

皇甫的左肩傳來一道火燙又陰涼的酥麻感。

火燙的是……他熱血沸騰的血液全滾了出來。

陰涼的是……他好不容易曬成功的小麥色肌膚居然被咬下一大塊,寒風吹過,他覺得好冷。

至於酥麻……

人往往在痛到一個極限之後,都會呈現一種麻木的狀態,就像難過的最高點就是掉不出半滴眼淚,畢竟已經麻木了。

而此刻少了一大塊臂膀的皇甫,內心只有憤怒、憤怒再憤怒!

「可惡,竟敢咬我!」

「哈哈哈哈哈──逃吧,十久夜……快點落荒而逃啊!你比王子還要完美的形象也將毀於一旦,哈哈哈哈──」

夜神月瘋狂地笑著,如果後頭再配個血紅色的圓月,皇甫肯定會覺得是哪隻化身為狼的噁心妖怪在鬼吼鬼叫。

「爵生,專心點!夜神月不好對付。」

「我很專心啊!誰叫你要拼命惹火他──哇!口水……我的身上居然堆滿了口水!怒啊──」

見十幾二十隻殺不完的殭屍全數包圍著皇甫,十久夜心一橫,抽出暗藏的金色匕首並劃破自己手指,將薔薇色的血液滴上匕首的頂端。

一道比陽光還要刺眼的光芒掃射諾大的餐廳,所有的殭屍皆捂住自己的雙眼,深怕金光會刺穿他們的黑窩,而十久夜卻趁機將匕首反握,以極快的速度一口氣衝向夜神,瞄準他的心窩後便是一刺。

「你……竟敢!?」

夜神月閃躲不及,還是被金色的利刃劃破一道不小的傷口,他咬牙切齒地朝十久夜露出兇狠目光,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讓自己出現在十久夜身後,抓起匕首並將刀身抵在十久夜的咽喉上。

十久夜纖細的脖子距離刀鋒不到兩公分的距離。

「十久夜,你根本不擅長用刀。」

「……」

夜神月的瞳孔瞬間縮為黑點,那陣陣冰寒的陰鷙烈光,彷彿要將十久夜的身體撕成碎片。

他一手握著金匕,一手竟大膽地摸上他瀑布般的黑髮,接著毫無忌憚地以極變態的方式拉扯他的頭髮,滿意地聽著十久夜悅耳的痛苦哀嚎。

啊……聽聽這媲美天籟的美妙旋律,真是「妖」生一大享受啊!

「數量太多了,根本打不完……十久──夜神月!你做什麼!?」

皇甫忍著左肩刺熱的疼痛,硬著頭皮以訓練出來的拳腳功夫殺死十幾隻殭屍,但這群無止盡的殭屍根本沒有殺完的一天,在萬分無奈的情況下,準備向十久夜求救的皇甫卻看到夜神正如他所願,變態地「蹂躪」著十久夜──

呃,別想歪,他只是以最滿足又享受的表情,傾聽十久夜痛苦的哀號聲,唉……這不是變態是什麼?

「夜神月,放開十久夜!」皇甫爵生又踹飛一隻不怕死的殭屍,忍著劇烈的疼痛,臉上佈滿怒火地瞪著陶醉於十久夜驚人慘叫的夜神月。

「唔?」月慵懶地睜開寶石般的金眸,先是看了皇甫一眼,隨後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道:「啊……原來是隻癩皮狗在亂吠……」

「你說誰是癩皮……等等,不要!」

皇甫開始後悔自己激怒夜神月這個變態,只見他將犀利的刀鋒輕輕底往十久夜的頸間,便是一劃。

由淺至深、由小至大,十久夜的皮膚立即滲出一道鮮紅的血痕,與他白皙的膚色呈現強烈對比。

「緊張?擔心嗎?呵呵呵,先看看你的後面,再選擇要不要擔心別人吧!」夜神伸舌舔舐刀上的血跡,十久夜那股香甜可口、難以言喻的美妙血味,令他激起了想一口吃掉他的欲望……

「十久夜!」

皇甫聲嘶力竭地吼著,只見原本低頭不語的十久夜竟揚起一抹冷笑,金色的匕首卻在下一瞬發出刺眼的光芒,夜神趕緊拋下金匕並遮住自己的雙眼。

熟悉的拔刀模式、毫不陌生的銀色刀鞘,皇甫呆愣地看著「他」以光速砍遍無數隻殭屍,還游刃有餘地抽出銀刀,以相同的方法抵著夜神月的喉嚨,並將他逼至牆角。

那張俊美無濤的冷酷外貌,猶如古代僅有的絕世美男子,惜字如金的程度媲美啞巴。

孔靈板著一張臭臉,眼裡綻放著想將月給大切一百六十塊的光芒,媲美地獄閻王的九尾狐仙──孔靈,居然給他無緣無故跑出來,還搶盡他大半個鋒頭。

雖然皇甫知道孔靈的怒氣全來自十久夜脖子上那道不痛不癢的小小血痕,唔……不過以現在一對一百的情況看來,他突然跑出來也是件好事啦!

「孔靈!?你怎麼會──」在這裡?不用顧門了嗎?

「你,死!」

孔靈全身散發著比死神還要恐怖的氣息,他忽略皇甫的叫喚,憤怒地以刀穿刺著夜神的胸膛,不讓夜神有半點休息的空閒。

緊接著一刀揮著一刀,孔靈像發了瘋似地追殺夜神月,這一幕不禁讓同樣受傷的皇甫,有著些許熟悉的感覺。

畢竟,孔靈追殺皇甫爵生的模式就是這樣,只要他一看見皇甫黏著十久夜,憤怒的刀鋒便會毫不留情地刺向他。

唉,也好!順便鍛鍊自己的爆發力也挺不錯的,他倒是相當樂在其中。

「爵生,你的傷勢怎樣?」十久夜趁機跑到他身旁,細心地替他檢查傷勢。

「我沒事,不過孔靈是怎麼出現的?」皇甫看著他取出一張人型符咒,接著貼至他被僵屍扒了一大塊的肩膀,喃喃唸著他聽不懂的咒語。

「那只是虛擬影像……別說話,失血過多會死的。」

十久夜異常緊張的模樣讓皇甫感到陌生,但那抹掛在嘴角的苦澀笑容不知為何,他卻覺得非常熟悉。

彷彿好久好久以前,他就曾經見過這抹帶著濃厚悲哀的苦澀微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