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吼吼吼吼────」

畸形女鬼朝天發出勝利的怒吼,只差沒雙手捶胸,再來個驚天動地的猩猩跳躍了。

「吵死了!要殺就殺,不要在那邊鬼叫個不停!」

也許是這句話激怒了只會亂吼的女鬼,只見她停下了吼叫並握緊雙拳,骨頭因摩擦而發出的「咯拉」聲異常清晰,尖利的爪子不帶一點遲疑,她手腳並用地使力往皇甫臉上劃去。

他下意識地閉上眼,等待著更大的痛楚來臨。

啪搭──

女鬼的爪子瞬間劃成了碎片,而大量的鮮血由她爆開的指間噴出,痛得她只能彎身吶喊,兩隻陰沉懾人的眸子瞪著妨礙她的「來人」,表情帶著諾大的震驚與不爽,尤以後者更為顯著。

「……是你!?」皇甫趕緊向後退後一步,身怕自己染上什麼可怕的SARS病毒。

替他擋下一爪的男人,以冷眸掃過皇甫蠢到極點的表情,接著道:「幹嘛一副看到鬼的樣子,我又不會吃了你。」

──你會!

皇甫在心底無數個吶喊的OS都在點頭,眼前的男人只要一興奮起來,絕對會毫不留情的「吃」了自己!

而且──他本來就是鬼不是嗎!?還是個愛吃人的鬼……

「夜神月,你怎麼會在這?難道……難道十久夜他──」

夜神暱了他一眼,接著道:「美味的大餐總是要等到最後才能享用,雖然我早就迫不及待想品嚐十久夜鮮嫩可口的年輕肉體,但如果太操之過急,肉會變得太老,口感也會變得奇差,於是我拼命按耐內心那份渴望,等待著他心甘情願的投懷送抱……」

「這傢伙說的話我怎麼一個字也聽不懂……」

皇甫喃喃自語著,不過夜神最後那句「投懷送抱」他可是聽懂了。

但無論他怎麼想,都無法想像十久夜對夜神月投懷送抱的模樣,那畫面肯定非常危險而且驚悚。

「你是誰!?居然想救這小子!?」張秋蘋一見夜神月現身便大感不妙,她警戒地問著,畢竟他身上那股不容任何人侵犯的高貴氣質與邪魅氣息,不是一般鬼怪能輕易碰觸的。

「我是誰?」夜神月語帶諷刺地說道:「頭一次遇到等級那麼低下的鬼出聲詢問我……是誰?哈……啊哈哈哈哈──」

「你、你到底是──」

「吼吼吼吼吼────」

張秋蘋心中的警鈴大響,那樣狂妄不羈的說話方式、那般俊美又充滿邪氣的陰柔臉孔,加上剛才皇甫喊他什麼夜神……

該不會是……夜神月!?

「吼吼吼吼吼────」

他不就是那驚動武林、轟動萬教,吃遍百鬼的老饕程度恐怖的驚天地、泣鬼神,甚至連玉皇大帝、觀世音菩薩也拿他沒輒的唯我獨尊食人魔──夜神月嗎?

「吼吼吼吼吼────」

「喂!閉嘴好不好,再吼吼吼的我就劈了妳這個畸形兒!」張秋蘋腦袋都快打結了,那隻長得醜不拉羇的怪胎還在那鬼吼鬼叫,煩死人了!

「對了,順便更正妳的話。」夜神月推了推眼鏡,便邪魅一笑,接著道:「我不是救他,因為……能殺他的人,只、有、我──呵呵呵呵。」

什麼跟什麼?

怎麼總覺得他們的對話,已經完全忽略他皇甫爵生的存在了?

好!趁他們忽略的同時趕緊落跑才是上上策──

一道纖細的身影突然晃過眼前,僅在瞬間便消失無蹤。

皇甫的雙腳不由自主地趁著三鬼吵架的同時,追尋那道纖細的身影離去。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那背影他絕不會看錯!

「十久夜!十久──哇啊啊!」

在他追著十久夜轉彎的同時,似乎因巨大撞擊而搖晃不已的船身險些使他跌倒,他趕緊抓著扶手欄杆,免得讓自己淪落為「直線掉落體」的悲慘命運,畢竟一路攀爬,這裡已經是五樓了。

──凡爾賽……已經到了──

「啊?」

皇甫詫異地抬起頭,只見十久夜烏黑柔順的長髮撫過他的臉部肌膚,近在咫尺的,是十久夜那張美得足以讓男人噴火的容顏,如果他不知道他是個男人,這麼輕柔的碰觸簡直是考驗他的耐力與理智。

──王宮……到了,小心……惡靈……千年的詛咒尚未解開──

「詛咒?什麼詛咒?」

皇甫不解地問著,只見十久夜竟勾起他從未見過的溫柔笑靨,便低頭抱著皇甫僵硬的身軀。

一股輕柔沉靜的薰衣草花香渲染著他的嗅覺,他的眼皮突然感到無比沉重,惱人的周公又來找他下棋了,於是皇甫爵生在十久夜異常溫柔的懷抱中,沉沉睡去……

"千年的惡魔契約、永無止盡的邪惡詛咒,還未解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