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呼──呼……

快逃。

她要趕快逃,否則就會沒命,她會被殺掉的!

張秋蘋腐爛的半邊臉流出大量的血液,並在地面形成一灘青紫色的腐臭血漬,她被一刀切開的左邊臉頰只剩支離破碎的白骨,它們因顫抖而拼命發出「咯啦咯啦」的破裂聲響。

一隻滲雜血水的紅眼瞪著不遠處的人影,人影的右手掌成了犀利的菜刀刀片,正虎視眈眈地搜尋著僅剩的美味獵物。

「呵呵呵呵……沒想到鬼的鮮血也能這麼美味!啊啊……那種酸中帶甜的口感真令人意猶未盡,嘻嘻。」

夜神月蒼白如紙的面容難得有了一絲紅潤,他的舌尖舔著遺留在嘴角的血液,瞳孔也因興奮而縮為黑點般的大小。

白色西裝瞬間變成了可強力吸收的畫布,汲取著妖怪們大量流出的青黑色血液。他一腳踏過李玉琳早已與身體分家的頭顱,血水濺濕他的腳踝。

「妳逃不掉的,可愛的小貓咪……快出來啊,讓我好好切割妳的身體,別浪費美味可口的香甜血液了。」夜神月連哄帶騙地尋找張秋蘋的行蹤,他無情地踩過橫躺片地的死屍,就連附身在李玉琳身上的小男孩凌凌也不輕易放過。

「嗚嗚……嗚嗚嗚……」

循著哭聲,他走近男孩蹲在牆角落的小小身影,淡黃色的壁紙上黏著濃稠溫熱的紅液及半透明的焦黑血漬,男孩不停啜泣著。

夜神月俯視他顫抖不停的半個身體……當然了,誰叫他剛才急著想逃跑,他都還沒玩夠呢,所以只好切斷他活蹦亂跳的兩條小腿,看小男生痛哭流涕的拼命攀爬,也是一種不錯的視覺享受!

「嗚嗚嗚……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小男孩淒哀的哭聲保證讓任何一位女性聽了都會不捨,但夜神只是帶著淺淺笑容,靜靜地俯視著他。

「嗚嗚……我要找媽媽……大哥哥放過我好不好?」自始至終,小男孩凌凌都沒有回頭看夜神月一眼,只是用沾滿鮮紅色的兩條肥嫩手臂,不停搓揉自己的眼睛。

沉寂半晌,夜神溫柔地伸手撫摸男孩烏黑的髮絲,並蹲在他身後像個鄰家大哥哥似地輕聲問道:「凌凌,你不想跟哥哥玩嗎?」

「嗚嗚……哥哥會殺人……好可怕……好恐怖……」凌凌的啜泣越來越大聲,他的下半身與地板緊密地結合,結合處還不時流出幾條噁心的小蟲。

「是嗎?真可惜,大哥哥很喜歡你呢!」夜神無奈地嘆著氣,輕撫男孩髮絲的力道也跟著加重。

「騙人!你騙人!我要殺了你!我要殺死你!吼吼──」

凌凌那張比臉還大的血盆大嘴倏地朝夜神月的臉咬去,一顆顆比吸血鬼還鋒利的牙齒咬向毫無防備的夜神月身體,一隻隻深紫色的恐怖蟲子自他口中飛出。

只擁有半個身體的男孩凌凌,瞬間撲倒了蹲在他身後的夜神月,利牙殘忍地啃食他跳動平穩的頸動脈。

咕啾。

凌凌的胸口開了好大一個洞,濕冷的空氣穿透他的身軀,紫色的心臟墜落至地。

小男孩的嘴吐出大量紫水,他的身體劇烈顫抖著,那雙帶有強烈殺意的白色眼窩惡狠狠瞪著他老神在在的臉孔。

「不、不可能……怎麼會?」

「啪搭」一聲,凌凌的身體化成了細末,軀殼碎片灑遍一地。

「真可惜,我原本想用你來當我實驗的菜色呢,真是調皮的孩子!」

夜神月揚起一抹邪惡的笑,那化為鋒利刀片的右手早在男孩反撲之前,俐落地將他切割為垃圾筒中的廚餘。

他可以保證,其粉碎程度絕對讓人無法重新拼湊……呵呵。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凌凌痛苦的哀號不斷迴響在潮濕陰暗的空氣中,張秋蘋從頭到尾看著夜神月殘忍殺鬼的這一幕。

連小孩也不放過的他,在紅色月光的照射中顯得異常可怖,嚇得張秋蘋連皺眉的動作都不敢,深怕一個聲音、一個呼吸,都足以引來夜神月敏銳的發現……

「啊啊……還剩一個,妳在哪呢?可愛的小貓……」

夜神貪婪地舔著手背上的新鮮血液,留在刀刃上的深紫稠水讓人看了格外怵目驚心,犀利的金眸瞬也不疑地直盯右後方的柱子後頭,他腳跟一轉,便踩著穩健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張秋蘋躲藏的位置。

咯咯咯咯──

張秋蘋的牙齒劇烈地上下咬合著,一隻帶著恐懼的眼睛瞪著嗜血的食人魔鬼,緩緩朝自己方向而來。

不行,她不能再失敗!

上回她不小心被皇甫爵生刺中要害的事件已經惹得「先生」相當不開心,「先生」的心甚至嚴重偏向莎姬那個狐狸精身上,如果這回殺掉皇甫爵生的計畫再失敗,「先生」肯定會很生氣……

也許,「先生」會不要她。

不……她不能再失敗!只有「先生」能體會她的痛苦,被親密男友切割分屍的背叛滋味……

這不按劇本出現的棘手妖怪夜神月,根本不該幫著皇甫爵生那個人類,為什麼?同樣身為鬼,他為什麼要幫助人類!?為什麼……

「呵呵,不為什麼,因為我高興。」

「什──」

這是張秋蘋發出的最後一個字。

來不及恐懼、來不及哀嚎,張秋蘋甚至來不及發現自己到底怎麼死的,她的疑惑永遠成為疑惑,因為她的身軀和淒哀的靈體,早已成了夜神月腹中飢餓的亡魂之一。

他的唇角流出青色的腐臭綠液,夜神月貪婪地地汲取其中菁華。

「磅碰」一聲,船身劇烈的撞擊使夜神月重心不穩地踉蹌倒退,他抓著斷裂的扶手,看向玻璃窗外的漆黑景色後,便勾出一抹完美的邪佞微笑。

「啊啊……美麗的凡爾賽王宮已經到了……被詛咒的十久夜啊……你的死期就在這裡了……」

在鮮紅色的月光照射下,奢華又富麗堂皇的凡爾賽宮,以不容任何人小覷的詭譎姿態,佇立在十久夜等人搭乘的獅子號豪華輪船面前。

雷電交加且下著綿綿細雨的這夜,他們踏入了受盡千年詛咒的皇室宮殿,開啟了名為邪靈詛咒的恐怖大門──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