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此刻的心情相當複雜。

看著十久夜老是表現得無所謂的表情,那雙總是讓人忍不住想瘋狂收藏的深紫色雙瞳下,居然印著淡淡的青黑色痕跡……

他只記得忙碌的十久夜前陣子總是早出晚歸,問他去哪?他也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說自己是去找老朋友,所以他也沒再多問。

但,他從來不曉得十久夜可以為了自己犧牲百年修行,對人類而言……一百年的光陰光是要平靜過日子就已經很攏長了,更何況是修行──

「喂!別聊天了,我們被妖怪包圍了!」

十久夜的叫喚將皇甫重新拉回被可怕大鳥包圍的現場,他收起心中那股濃厚的感激,熟稔地握著沙漠……現在應該叫粉紅之鷹,不過剛剛那位神明說是玫瑰之星?

哎呀,隨便啦!反正就是這把粉紅色的手槍,他駕輕就熟地對準距離自己最近的白骨大鳥,如鷹般的犀利雙眸瞬也不疑地盯著獵物,等待準確的下手時機。

大鳥似乎發現了他,沙啞地發出低沉的「嘎嘎」叫聲,那雙帶著恐怖血液的黑窩瞬間轉向皇甫。

僅一瞬間的光景,他飛快扣下板機,「磅噹」一聲,那隻比普通人類還大上數倍的大鳥眼睛立刻遭受重擊,在空中旋轉好幾圈之後,屍骨殘骸在空中爆裂分散,連同周圍幾百公尺內的妖怪同伴一齊爆炸,瞬間全成了粉碎白骨的絕佳表演之地。

下著鮮血淋漓般的白骨大雨……

「哇……這……真厲害!」

這結果出乎他的意料,皇甫毫無形象地張大嘴,看著數百隻鳥怪煙灰飛滅的奇景,他輕觸自己的寶貝愛槍,不敢相信經由改良後的它,居然擁有這麼厲害的殺傷力。

「又來了,根本殺不完!」十久夜召喚出的神明,替他們設下一個半透明的紫色結界後就消失無蹤了,面對這群殺也殺不完的白骨大鳥,十久夜顯得有些疲憊不堪,心思細膩的皇甫很快地發現這點。

「十久夜,你還行嗎?」

十久夜瞥著他,道:「再怎麼不行都比你強多了!」

意即:多管閒事的傢伙,先管好你自己吧!

「呿!這麼冷血啊……可是本人就是天生愛管閒事,怎麼辦?」只見皇甫絲毫不理十久夜的冷言冷語,笑嘻嘻地說完便不著痕跡地擋在他面前,輕鬆地擊下許多試圖闖入結界的該死臭鳥。

「多事的傢伙……啊……」一陣不舒服的噁心感襲擊著十久夜,他痛苦地蹲下身,其臉色蒼白程度媲美那個愛吃鬼夜神月。

「十久夜?你怎麼了?」皇甫丟下那群不停衝撞結界的愚蠢大鳥,緊張地詢問他。

「我沒事……我們……必須快點離開這裡……」他孱弱的聲音完全不像他所熟悉的那個伶牙俐齒、又毒蛇毒牙毒嘴的十久夜,現在的他彷彿輕輕一推就會昏倒般的虛弱,怎麼會這樣?

因為小夜不習慣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加上他召喚我出來就耗費不少精力囉!

漂浮在空中角落、正津津有味吃著泡麵的神明如是說。

「咳,這位神明,您居然還有空吃……泡麵?」而且還是味味一品等級的,那一碗要四十多塊耶!他以前總是只能遠觀,而不能褻玩焉……嗚嗚,他是窮人啦!

你需要我幫忙嗎?

這位神明問了一個廢話。

「當然啊!不然他召喚你出來是讓你來吃泡麵的嗎?」見神明如此悠哉,而十久夜如此虛弱的對比,不知為何,皇甫心中感到相當憤怒,他不管對方是比他崇高萬倍的偉大神仙,依舊氣急敗壞地吼著。

喔?這麼大聲,我沒耳聾,聽得很清楚……不過小夜召喚我出來是編織結界的,只有這個不需要代價。

「孔靈這傢伙跑哪去了,這麼重要的時刻居然不在十久夜身邊……」沒仔細聽神明發言的皇甫爵生,看著紫色結界的一角產生不小的裂痕,漆黑的天空又不知哪時飛來龐大的鳥群,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怎麼辦?他得想個方法……有什麼方法可以──

皇甫爵生,要我幫忙也可以,不過你得付出「代價」,這樣……也行嗎?─

……代價?

「不,不可以跟祂交易!你別聽他的!」十久夜拉著爵生的衣角,無一絲血色的臉上帶著擔憂,雖然意識不甚清晰,但他還是極力阻止皇甫爵生與神明談「代價」這回事。

與神明交易,不是件輕鬆的事。

當然,所謂的「代價」也絕不是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放心吧,我一定會帶你安全離開這裡。」把心一橫,皇甫抬頭對著吃完兩碗泡麵的神明喊道:「喂!你說說看要什麼代價,如果在我能力許可的範圍內,我或許能達成交易要求!」

「爵生!」這笨蛋到底在想什麼!?就跟他說不可以了!

喲喲喲?你這孩子的口氣倒挺猖狂的,不過有骨氣!為了嘉獎你的勇氣,我決定不刁難你!

「快點說……結界快破了!」皇甫咬牙切齒地吼。

「不可以!不要跟祂談條件!他不會……」

「十久夜,放心吧!太刁難的我也不一定會給啊!」皇甫朝他眨了眼,一臉要他放心的表現。

但他愈是這樣怡然自得,十久夜的心裡就愈顯得不安。

爵生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自信了?

他又什麼時候淪落到需要爵生來保護他呢?應該說,他變得比以前更需要倚賴他了……但如果神明交換的「代價」是他最重要的東西,為了自己,他肯給嗎?

十久夜知道自己現在想著的是非常不可饒恕的事,但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在對方心中的重要性究竟為何?他真的很想知道……

「快說吧,我可不想變成小鳥口中的生鮮伙食!」

只見神明悠哉地翹起二郎腿,兩手還百般無聊地托著頭,以極度挑釁的口吻朝皇甫爵生說道。

我要幻魔神鐵焰,如果你願意給我的話,我保證你們接下來的路途,將會非常、非常平安。

語畢,神明給了皇甫一抹相當和藹的慈祥笑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