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說祢想要……換魔神?」皇甫瞪大雙眸,詫異程度猶如眼前擺著一盤發霉的巧克力蛋糕,卻來不及進到他的口中。

由遠至近,傳來一首耳熟能響的幽揚樂聲。

是啊,我想要,你肯不肯給?

全身金光閃閃的神明掩嘴而笑,執拗著。

「這不是我肯不肯的問題,而是……不,我不懂!祢為什麼執意要換魔神?」皇甫爵生不敢相信原來在神仙的國度裡,居然也流行換魔神啊?就像換衣服一樣簡單嗎?

你的問題怎麼那麼奇怪?我要幻魔神還需要理由嗎?你只要告訴我肯不肯給就行!

「那祢想用什麼來換?是等級多少的魔神?A?S?還是SS?難不成是白金級的超強SSS幻仙魔神嗎?先說好,鐵焰是跟我訂下契約所以暫時寄住我眼裡,我對召喚祂的方法完全不熟,當然也不能給祢什麼操作大全還是練法攻略,我只知道鐵焰超級無敵強,不僅能幫我趕蜘蛛、嚇小鬼、驅妖怪、逐變態,甚至還──」

停停停!靠,我的頭好痛,你不要再說下去了!

天殺的,祂們的小夜哪根筋不對?居然讓這種腦殘的人留在他身邊,況且還心甘情願為了他犧牲一百年的修行?

這皇甫爵生除了比一般普通人表皮帥了些、氣質優了點外,幾乎沒一項優點可言!尤其是那空虛的腦袋……

「……噗。」十久夜皮笑肉不笑地扯出這個字,之後,面無表情。

「神明居然罵髒話!?咳,恕我無禮,身為一尊飽受萬人愛戴的神明,您擁有顯赫的神力及不凡的尊貴價值,就算來不及普渡千萬眾生,也不可做出令人民不恥之事。

就算您剛才那個不小心脫口而出的髒字不巧被我聽到,也千萬不能再擺出像現在這樣不屑的歪嘴表情,您知道嗎?舉凡台灣兩千三百萬名同胞,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民誠摯地信仰佛祖仙教,如果讓眾生看到您這副德性,不僅會讓您失去許多信徒,更會──」

神明金燦燦的波浪秀髮及原本神采飛揚的漂亮臉孔,全因皇甫這席無敵霹靂攏長的「碎碎念」而失去光澤。

祂的表情慘白,下巴也差點落到地板。

神明默默地朝十久夜寄予無限同情,帶著濃濃哀怨的眼裡彷彿寫著:「這些日子來真是辛苦你了,孩子。」

十久夜只是無奈地聳聳肩,麻木的表情也似乎在抱怨著:「打從第一天見到他開始,那傢伙就是這副死德性,見怪不怪。」

「……所以說,身為一個萬民愛戴的好神明就應該……咦?好熟的曲子──」

輕鬆愉悅的樂聲飄進他們耳裡,皇甫沉思了一會兒,也跟著哼起這首熟到不能再熟、每晚倒垃圾必會聽到、甚至連作夢也會不小心夢到的那首樂曲──

「『給愛麗絲』!嘿嘿,每天晚上從我家前面經過的垃圾車,都會固定撥放這首曲子耶!」皇甫對自己的答案頗為得意,瞧那充滿自信的完美笑容便可得知,他早就忘了自己即將變成大鳥宵夜的困境。

伴隨著貝多芬的「給愛麗絲」,由數百支蠟燭點綴的大道,不知何時幻化為洋溢著歡樂氣氛又美麗魔幻的遊樂園。

放眼望去,每一組攜家帶眷的家庭成員們,臉上都帶著幸福快樂的笑容,有的小朋友手裡拿著五顏六色的汽球、也有的人歡樂地帶著父母送的泰迪熊玩偶、亦或是童話故事裡的人物面具,歡樂聲不絕於耳。

皇甫爵生愣愣地看著這不真實的一幕,他的心,跳得飛快。

他們用盡熱情地走著、跑著甚至是跳著,從他們的眼裡看得見幸福的光芒,他們的笑容看起來是那麼的天真無邪,甜蜜地像淋在美味蛋糕上的可口蜜汁。

不論是雲霄飛車、旋轉咖啡杯、高空彈跳、旋轉木馬或是海盜船,即使排滿了人,大家還是掛著雀躍的笑容及興奮期待的表情。

不管是父母親帶著孩子還是熱戀中的情侶,更甚是同班同學一齊出遊玩樂,那一抹抹比陽光更加燦爛、耀眼的笑靨,都讓皇甫覺得好羨慕、好羨慕,非常……非常嚮往……

因為他沒有童年。

他的父母不喜歡他,所以他從來沒去過遊樂園,更別說要享有什麼天倫之樂了。

打從六歲開始,他的世界便是那小小的暗房閣樓。

他不哭不喊不吵不鬧,以為只要自己當個乖孩子並聽從爸媽的話,他的人生便會回到他們還沒發現自己擁有「特異功能」前的日子。

可惜,小孩子總是天真。

身上的新舊疤痕不斷相互交替,剛開始也許還感覺得到痛,但日子一久,身體也就漸漸麻痺,漸漸無法感覺到「痛」是什麼?

他只知道自己心靈的創傷,這輩子恐怕是好不了了。

大概有十一年的時間吧?

其實他也想不太起來,因為那段日子留給他的大部分回憶都是空白,如果執意去想,他的頭還會劇烈的抽痛,像是強制反對他去回想不堪的過去。

唯一的一扇小窗,伴隨沁涼的微風吹拂,在銀白月光的朦朧照射之下,琥珀色的雙瞳失去美麗的光采。

沒有人喜歡他、沒有人願意跟他說話,每個人都說他是妖怪、他是孽種、他是丟盡神聖皇甫家面子的敗類。父母厭惡他、隔壁的小孩也鄙視他、甚至是他們的父母當時看待他的眼神……

太可怕了。

他不要想!真的太可怕了──

皇甫爵生下意識握緊垂掛在胸前的墜子,眼瞳中充滿了無限恐懼。

「爵生?你在發抖。」

十久夜的聲音就像春風般溫暖了他的心,他迅速回頭,只見十久夜溫柔的微笑及依舊美麗深邃的紫眸正看著他。

水晶般的紫眸只有皇甫爵生的身影而沒有別人,他是貨真價實的存在著,他沒有如父母親的願而死去,他正好端端地活在這個世界上──

「十久夜……」皇甫像個怕失去重要寶物的孩子緊緊擁著十久夜。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