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而言,十久夜是他唯一的靠山,也是唯一信任的人,在那小小的身軀裡,充滿了強大的力量與自信,而這些也正是皇甫所欠缺的東西。

他對自己沒有信心,直到與魔神交換契約的那一刻,他才能對自己醜陋的過去稍稍釋懷。

任由皇甫抱著的十久夜沒有一點掙扎,像安撫著焦燥不安的孩子,他輕拍皇甫的背,出乎意料地哄誘他。

「爵生,沒事的……你的父母對你不好,但我不會,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永遠陪著你──」我必須生生世世待在你身旁向你贖罪,贖去我犯下的滔天大罪啊……

「……真的嗎……那……太好了……」皇甫喃喃自語著。

認識皇甫爵生這單純到近乎白痴的傢伙也有一段日子,但這個樂觀白痴卻從不輕易在他面前卸下武裝,總是以傻瓜般的微笑輕鬆帶過一切攸關他父母及童年的往事。

就算那對可惡到即使下地獄還不夠還債的男女如何劣質,他知道在這傢伙的心中,還是非常渴望得到父母的愛,即使只有一秒鐘也好。

希望被愛,於是想要去愛。

「愛」這個字,才是讓皇甫爵生想要活下去的真正原因,他想盡辦法讓自己變得樂觀、開朗,以自己的愛灌輸這冷淡的世界。

「與其懷疑不如相信」這句話,是皇甫爵生的座右銘,也是讓十久夜最替他感到不捨的八個字,難道好人都非得遭遇不幸,而壞人都得以長命百歲嗎?

不對!不是這樣,不該是這樣的……

十久夜咬緊牙根,忿忿地看著魔幻般的樂園世界,這個他也無緣來到的歡樂之地──

"小心……千年的惡魔契約,永無止盡的邪惡詛咒,還未解開,危險就在眼前──"

「咦?」

十久夜仰望灰濛濛的天空,淒涼的女聲像極了逐漸下起的綿綿細雨,輕飄卻又不顯得毫無痕跡,他反覆思考著「惡魔契約」四個字,同時,懷抱裡的笨蛋終於不安地挪動起身體。

……他終於發現自己像個懦弱的大人,為自己幼稚的行為感到丟臉了吧?

「啊?十久夜?我怎麼……」

皇甫那張被雨珠點綴的容顏蒼白而心力交瘁,他看著十久夜的眼神有些迷惘、有些深沉,似乎已經忘了自己剛才為何會像個小孩似的依賴他。

哼,最近這小子常常這樣亂想、亂說話,就連之前在船上他也馬上忘記自己說過有「弟弟」的這件事,看來──

「十久夜,原來你……男女通吃啊?居然還死抱著我不放……嘿嘿!」皇甫爵生曖昧地笑著,然後,換來對方一記足以殺死千鬼的危險寒冰瞪功。

「哼!對,跟白癡靠太近是我的疏忽,我馬上放開你喔!」只見十久夜露出迷人的笑靨,他帶著優雅的微笑將皇甫一手推開……正確來說,應該是大力甩飛他。

「碰」──的一聲,一百八十四公分長的物體呈直線墜落在不遠處的門柱旁,稀薄的白煙由凹進去的洞裡頻頻冒出,再來便是一陣咆哮。

「唉喲!痛死了,你幹嘛推我啦?如果我腦袋生了腫瘤怎麼辦?看醫生要錢,動手術也很貴耶,不過如果你願意付我醫療費和精神賠償費的話,我可以勉強不計較。」

腦袋逐漸清醒的皇甫摸著後腦腫起來的大包包,滿肚子抱怨。在他的觀念裡,金錢比什麼都來得重要……不過他倒不會為了錢去「下海」啦,他已經有過一次慘不忍賭的經驗,與「紅豬」奮鬥的故事已經將他摧殘的差不多了……

懶得理會皇甫愚蠢的發言,他問:「你知道自己剛才遇見什麼事嗎?」

其實問也是白搭,當他的雙眼接觸到皇甫充滿疑惑的神情時便知道個大概。

皇甫才正要張嘴,十久夜立即接話:「那是『心魔』,專門挑人類的弱點下手,讓你沉浸在悲傷及不愉快的回憶裡,無可自拔。」

「心……魔?」

皇甫很快地站起來,腦子裡不停思索剛才發生的事。他知道自己好像沉浸在一種很深很深的傷痛中,但卻想不起到底發生過什麼……

「不過很奇怪,心魔出現的時候,大鳥也跟著不見,就連我的靈力……居然逐漸恢復……」他是聽過心魔沒錯,但那種心魔是非常不好的東西,尤其像皇甫爵生這種空有外殼、沒有腦袋的蠢蛋,更是容易踏入心魔所設的陷阱。

但他總覺得這隻心魔不是普通的魔怪,不僅利用奇幻的魔樂替他們驅趕大批妖怪,在這奇異的異空間裡,十久夜似乎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精力正慢慢復原。

然而心魔的破壞力十足,就連神明也……

十久夜看著地面那張粉碎稀爛的紫色符咒,若有所思。

「那警告究竟是什麼意思……那淒涼的女聲──」十久夜正在認真思考,而皇甫爵生突然的鬼吼鬼叫成功擾亂他的思緒,他瞪向他。

「天哪!天哪天哪!十久夜,你快來看!快點!」皇甫興奮地吼著。

「……你最好是有『很重要』的事才打斷我的思考。」十久夜冷冷警告。

「當然重要啊,你看上面!」

隨著皇甫興高采烈所指的方向看去,十久夜看到早已不被濃霧遮掩的富麗王宮燈火通明,而二樓的奇幻光景更是炫目華麗的叫人瞠目結舌。

金碧輝煌的二樓宮廷,一群看似正歡樂共舞的影子們,傳來熟悉的樂曲及嬉鬧玩樂的笑聲,酷似節慶的嘉年華會正熱鬧歡騰地在兩人面前上演著。

十久夜抽出那張藏在衣襟的金邊邀請函,當卡片接觸到冰涼的空氣後,立即在他手中變為一串金色的鑰匙,小巧的鈴鐺隨風動發出悦耳的聲響,像是接收到鈴聲,深鎖的大門發出焦躁的振動。

「哇!這、這、這──」原本將手壓在門把上的皇甫迅速抽回手,呆愣地看著只有在恐怖電影裡才會出現的驚悚片段。

緊閉的大門緩緩開啟,燃燒的白色蠟燭整齊劃一地呈「人」字形排開,如同骨牌效應,蠟燭們沉默地以微薄光芒歡迎兩人的加入。

十久夜與皇甫對看一眼,接著便有默契地走進名為「華麗凡爾賽宮」的世界內。

隨著大門關起的瞬間他們彷彿還聽見小丑的咯咯笑聲,那聲聲諷刺的嘲弄,不斷傳入兩人的耳朵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