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救我……我不要死──」

陰暗潮濕的空氣中不時飄來細碎的求救聲,鬼火般的黑色火燄僅有一個拇指大,它孤單地漂浮在漆黑的密室中,帶著破碎的哀慟聲,不斷在男子耳邊求救著。

銀髮男子以手掌溫柔地包裹黑色鬼火,美麗的銀眸投射出逐漸燃燒殆盡的鬼魅黑影,他沉聲問道:「秋蘋,皇甫爵生死了嗎?」

「先生……全是因為我太小看夜神月了……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銀髮男人緊抿雙唇,月光般的銀眸蒙上一層灰影。他帶著微笑看著黑火,重複問著:「皇甫爵生死了嗎?」

「還……還沒……可是我這次一定……」

「所以,意思是失敗了?」男人的語氣冷漠,犀利的眸光只見得殘忍的陰影。

「我──」

只見男人用力一握,從指間流出一道道黑色黏稠的滾燙液體,一陣來自地獄的鬼魅哀號穿梭在緊閉的房間,它們四處流竄碰撞,不到一會兒功夫,黑火便無聲無息地消失殆盡。

此時,原本緊閉的門扉被人轉開,但絲毫不見一絲光線打進。

一名婀娜多姿的赤裸女人淋了一身鮮血,大搖大擺地踩著蓮花步走近男人身旁,她的身上發出微弱紅光,濃厚的血腥氣味充斥在整個密閉臥房。

女人的雙瞳是驚人的血紅。

猶如黑夜裡展露獠牙的嗜血惡魔,散發恐怖詭譎的氣氛。

「哎──呀?她死啦?Sea好過份,人家都還沒玩到耶!」女子嬌嗔著。她整個人黏在Sea的身上,光滑細致的肌膚有著新鮮血液的滋潤,對他來說更顯魅力。

任由女子變成自己身上的衣服,男人勾起一抹微笑,嘎啞問道:「妳看看妳,連衣服也沒穿,會感冒的。」

「才不會呢!那些傢伙的血噁心的要命,人家熱都熱死了,哪有空管衣服要不要穿嘛!」擁有一頭及腰長髮的女子,任性地以性感身軀緊貼Sea,將他象徵純潔的白袍也一同染上駭人的血色。

「呵呵,莎姬,妳只要一碰到血,果真會性情大變呢!」Sea寵溺地撫著她的烏黑髮絲,溫柔笑道。

「Sea!」與白天人格全然不同的莎姬像隻黏人的貓咪,撒嬌似地將頭埋進他厚實寬闊的背,喃喃道:「你不會拋棄我的對不對?我會為了你除掉所有阻礙我們的廢物,為了你……我願意殺更多的人,就算對方是妖怪我也不怕……」

「莎姬,妳願意為了我……除掉我心頭上的那根刺嗎?」Sea低笑著,在莎姬看不見的死角外,俊美的臉上看不見半絲疼惜的面容。

「我願意!只要是你說的……我都願意。」

「那好,」得到她的保證,Sea輕輕推開她,點燃一根他最愛的eight star香菸之後,方才如同對待情人的溫柔表情早已不復再。

他冷冷道:「我要一個半死不活的十久夜,讓薔薇色的血液灑遍他雪白色的肌膚。」

莎姬噬血的紅瞳深深地看著他,接著她道:「至死……方休。」

***

「歡迎光臨凡爾賽宮!您們好,請問兩位有帶查理國王的生日饗宴邀請函嗎?」

前腳才剛進門,那媲美光速的關門速度讓皇甫還來不及驚訝,一位身著遊戲裡最普遍、也最令男人血脈噴張的女僕裝少女,帶著甜甜的淺笑招呼他們。

「呵,這位美麗的少女,雖然我身上沒有妳口中的邀請函,但我的夥伴或許有。別談這個了,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請教妳的大名及電話號碼?」老毛病又犯的皇甫一見親切可人的美女,「博愛全世界所有女性」的崇高信仰再度被點燃。

他溫柔地牽起女僕裝少女的纖纖小手,以最自然、最迷人也最具殺傷力的性感笑容擄獲對方的心。

女僕裝少女紅著臉,下意識地想抽回手卻又不捨,她咬著豐潤的唇,小小抗拒著:「這、這位先生,請您放開我的手,會、會造成困擾的!」

現在可是她緊抓他的手不放,到底是誰造成困擾?

皇甫保持一貫紳士的微笑,以最不符合色狼的表情、卻又做著類似色狼的舉動,不經意地摟著她的腰,深情款款地看著她變成心型的眼,道:「如果不是在這麼詭譎的場合與妳相遇,我想我們會有個愉快的約會。」

「先生……」女僕小鳥依人般,依偎在他懷抱中。

「叫我皇甫。」

「皇甫……」

「還是喊我爵生好了,甜心。」

「爵──」

女僕才一開口,卻被眼前的景象嚇得正著。

只見某金色物體從兩人正後方高速旋轉而來,不偏不倚地砸中皇甫爵生的後腦。「磅」的一聲,完全不用親自動手便輕鬆愉快地解決單細胞生物。

「妳好,這是邀請函,請問我們可以先休息一會兒嗎?」十久夜掛著燦爛的笑,一腳踏過地上的突起物,禮貌性問道。

「啊……當、當然可以,我看看,是……皇甫爵生先生及十久夜先生吧……先生……先生!?」女僕迅速瀏覽著鑰匙上的小字,當她一見到十久夜名字後頭的稱呼時,臉上的表情只有晴天霹靂四個字能形容。

「是的,怎麼了嗎?」

雖然大家一旦知道他的真實性別後會做出這樣的反應倒不稀奇,但像女僕這般媲美伊藤潤二漫畫裡,角色們遇到分屍妖怪時的驚悚神情,他倒是第一次遇見……嗯,有種複雜的心情。

「這麼一位美若天仙的超級美人,居然是男的……居然是男的……居然是男的……」女僕喃喃道。

「咳,請問我們是幾號房?」夠了,這女人大概可以去演電視劇,她的表情還真豐富,這回又變成千面女郎的招牌驚嚇了……

「……404號及……405號房……」女僕表情慘淡地說,並呆愣地用手指向西邊,迴旋樓梯旁有兩位待命的男侍正朝這裡禮貌地鞠躬。

「謝謝。」

十久夜不吝惜地施以一抹微笑,接著他不動聲色拖起地上的「死屍」,不願多待一分鐘當免費觀賞的故宮寶物於是掉頭就走,但隨後似乎想起了什麼事,回頭朝半石化的女僕問道。

「對了,那群正在跳舞的人,是查理國王他們嗎?」突如其來的問話讓女僕來不及反應,她的表情有瞬間的詫異但隨即又恢復自然。

「跳舞?呵呵,客人您可能是旅途太累的原因才會產生幻覺,現在並沒有任何人在二樓開舞會!」女僕甜甜地笑著,但卻相當強勢的篤定。

水晶般的紫眸閃過一絲慧黠光芒,他笑著回:「是嗎?那可能是我看錯了。」

在到達迴轉扶梯前,十久夜輕鬆地將厚重行李遞給男侍一號,接著再將「死屍」丟給男侍二號,再一次用那雙教人懾服的美麗雙眸看向女僕。

她的面容近乎蒼白,表情十分惶恐,像是害怕他再問出什麼驚為天人的東西。

凝視半晌,笑道:「不過,我什麼都還沒說,妳怎麼知道我說的舞會在二樓呢?」

語畢,跟隨男侍的腳步,十久夜很快地消失在女僕眼前,而女僕蒼白的臉還來不及做出任何表情,一把從天而降的巨斧將便將她的頭與身體俐落地切離,留下一灘駭人血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