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世人──

神,真的愛世人嗎?

也許,只有崇高的神祇知道答案,但人們卻依舊崇拜尊貴的神。

即使神明根本不在乎你,但你卻篤定了這輩子都要追隨祂直至天涯海角,不論發生什麼事情……

「你知道嗎?我最討厭別人亂打我的頭!」

一旁正在生悶氣的皇甫氣呼呼地將自己埋進軟綿綿的枕頭山,決定不再跟十久夜多講一句話!

「你知道嗎?我最恨聽白癡抱怨。」

正低頭研究手上那張紙的十久夜,大剌剌地翹著二郎腿,以最輕鬆愜意的姿勢任由自己跌進舒適的沙發中。

皇甫心想,如果是別人做出這種動作,肯定沒有人會像十久夜這麼不失優雅、又不時流露出性感的模樣,尤其是剛沐浴完後的他,簡直──

停!!

這是什麼齷齪的想法?

不行!皇甫爵生,你是不是禁女色太久了?居然動歪腦筋動到好朋友身上,你還是不是人啊?

你確定你要變成同性戀嗎?

同性戀耶!

如果變成同性戀,那你「博愛全世界所有女性」的崇高理想又該怎麼辦?那群嗷嗷待哺又楚楚可憐的美少女們,是那麼急需皇甫大爺的「愛」,你又怎能給家鄉那群等著你回去「照顧」的左鄰右舍美女們一個交代?你──

唉……活到二十五歲,他真的覺得自己腦子裡已經「渣」化。

「對了,孔靈那傢伙去哪了?」自從習慣了每天被孔靈追殺的日子,沒想到才幾天不見一看到自己就衝動拔刀的新生代「拔刀齋」妖狐孔靈,他就覺得渾身不對勁。

唉,他果然有點被虐狂吧?

也對,每天待在十久夜的身邊他也很少抱怨,是時候到馬偕看看心理醫生了……

「你不是不跟我說話嗎?」十久夜輕蹙眉頭,視線緊盯那張A4白紙,沒有抬頭的打算。

「我有說嗎?」

「你有想。」

「你什麼時候學會偷聽別人的心裡話了?不是我在說,十久夜,這樣很不好,真的。」他發現自己儼然變成十久夜他老爸,不是管東管西、就是唸這唸那,他記得自己最討厭的就是被碎碎念,而現在居然換他碎碎唸別人?

「哼!皇甫爵生,很顯然,你根本完全不曉得自己有多笨。」他冷哼道。

「我很笨?你這樣講實在太傷我的心了!」他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已經是個五百多歲的老人,說話居然還這麼傷人!

可惡!就算他真的很笨,也不要老是在他面前replay嘛!

「其實你也沒有很笨。」

「真的!?」

「因為笨跟白癡是不同的,你屬於後者,無藥可救的那種。」十久夜低笑著,接著繼續研究白紙上的變化,拒絕再談。

被氣得渾身發抖的皇甫爵生這次真的下定決心,絕對、絕對不要再理這個沒大沒小……

好!他說他超過五百歲了是吧?

身為一個經歷比他資深的「老人」,說話還這麼惡毒沒天良!好歹他也救過他幾次,就算十久夜不把他當自己人看,他還是很有義氣的在最艱難的時刻給予他最適當的幫助啊!

他開始懷疑那個神明話中的真實性,十久夜根本就把他當廢物看,又怎麼可能犧牲一百年的修行提供靈力來改造他的武器呢?

氣死他了,這些人根本就是大騙子!真是夠了!

皇甫爵生瞪了眼依然沉浸在自我世界的十久夜,想也不響便在他面前大方地換回他慣穿的服裝……不知道怎麼形容啦,反正就是那種像發牌員小弟的衣服……怎樣?嫌太難看?老子就是愛穿,你管我!

唉喲?這傢伙居然連抬頭看他一眼都沒有,他剛才全身脫光了耶!赤裸裸的喔!連內褲都沒穿啊!

……看書也不用那麼專注吧?

「……」

皇甫屏息以待,不發一語等著十久夜發現自己被瞪。

半晌過去,404號房依舊沒有半點聲響。

「好樣的,你給我記住,老子我不回來了!哼!」

大發小孩子脾氣的皇甫忿忿打開門,也不管十久夜是否會受到驚嚇,大力地將門帶上逕自出走。

三十分鐘過後,十久夜揉揉發疼的太陽穴,乾澀的眼快速巡視著空蕩蕩的404號房後,他低啞的嗓音對著空氣問道:「……爵生?」

空無一人的房內當然沒人能回答他,正確來說,也許十久夜並未發現,皇甫早就被自己不小心的失態給氣到太平洋去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