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發完脾氣肚子也餓了,結果十久夜那傢伙也沒追出來嘛!」獨自一人漫步在走廊的皇甫,自暴自棄地重重踱著步,還不時回頭查看他親愛的伙伴有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答案顯然是沒有的。

飢腸轆轆的他心情相當惡劣,反正打從一開始,十久夜根本就把他當成跟班似的對待,不是半夜三點挖他起床替他買宵夜、就是清晨六點叫他出門買早餐。

是啊!他吃的就只是火腿蛋吐司外加一杯熱奶茶而已,沒什麼大不了,很普通嘛!

只是他少爺指定的火腿一定要是金華的,沒有金華的話……德國培根也能代替啦!吐司要浸泡過新鮮牛奶讓它發出濃郁的香甜奶香後再烤過,至於裡頭那顆蛋可不是隨便哪一隻母雞下的都行,他要最精華、最昂貴、最美味的頂級母雞所生下的雞蛋。

至於那杯熱奶茶就不用說了,不是來自英國最頂級的紅茶所泡,他少爺還不願意看上一眼呢!

這麼刁鑽的胃是從哪培養出來的?

他看就算他每天花好幾萬新台幣在高級食材上頭,十久夜也不會感到半點心痛吧?

唉,有錢人就是這麼好命,哪像他?一碗加了醡菜的大碗牛肉麵,就夠他感動得痛哭流涕了!

……嗯?好香的味道。

他大概是得了幻想症,他居然聞到剛才心裡所想的食物香味,那國王級的金華火腿金蛋香醇牛奶吐司,還有最頂級的英格蘭紅茶外加空運而來的香甜奶精球包,哇……香味四溢,香得他口水都快飆出來了──

「果然是頭腦簡單的傢伙,光用食物就能將你收買了?保鑣先生。」

「哇!你、你怎麼會在這!?」

隨著香氣踏進一道不曉得該不該踏進的門,當他一看到那張陰森可怕的臉之後,就發覺這是一道非常不該踏進的危險之門了……

「嗯?為什麼我不能在這?這是凡爾賽王宮最豪華頂級的黃金廚房,身為國王御用廚師的我,不在這要上哪?」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你居然真的沒死!?」為了保持不被他一口吞掉的最適當距離,皇甫謹慎地退到角落旁,大聲吼道。

「唉呀,真傷人!要是我死了,大家今晚吃什麼?我可是查理國王特別指定的特級廚師呢,沒經由我的好手藝煮出來的東西,跟垃圾有什麼差別?」

好個大言不慚的傢伙。

「別唬爛我,國王哪時指定你是特級廚師的?」

「剛剛。因為我把其他面試者全殺掉了。」

「……」

男人的手上端著比他還大上兩倍的翡翠玉盤,玉盤上還盛著兩隻巨型乳豬,除了乳豬身上烤得香脆無比的黃金脆皮之外,上面還用了許多皇甫這輩子根本難以見到的超高級食材裝飾盤面,搞得一盤簡單的烤乳豬,頓時變成充滿鑽石珠寶佈置的超高級皇家料理。

「想吃嗎?」男人推了下鏡緣,噙著笑問。

「當然……不!裡面一定有毒,你才不會這麼好心!」

垂涎三尺之際,皇甫沒忘記自己面前正站著幾個鐘頭以前,還妄想把自己吞下肚的可怕食人魔──夜神月。

「別這麼說嘛!百年修得同船渡沒聽過嗎?況且我現在肚子很飽,不打算吃人,讓我們暫時當好朋友,如何?」夜神月輕鬆地將看起來有百斤重的烤乳豬扔上桌,微笑地伸手朝他示好。

皇甫只是怔怔地看著他,沒任何動作。

這夜神月的惡名昭彰他可是親眼目賭的!

除了之前在船上將抱怨的客人一口吞下肚子外,還派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殭屍一到八號追殺他們,並且公然在大家面前「調情」十久夜,說什麼他看起來香嫩可口、新鮮多汁,看得他心癢難耐、迫不及待,這些話聽在皇甫爵生耳裡簡直讓他全身雞皮疙瘩掉滿地,亂噁心一把咧!

總之,他就是看夜神月不順眼,也沒打算跟他成為什麼「好朋友」,可以的話,希望這次事件結束後就別再遇到他,免得成為他肚裡的淒哀亡魂。

「皇甫爵生啊,你待在十久夜身邊也有一段時間,難道都沒見過他的……『原型』嗎?」

夜神月倏地出現在皇甫身後,犀利的爪子就像尖銳的刀片,輕輕劃過距離他頸動脈一公厘旁的肌膚,淺淺的傷痕滲出一道血跡,夜神月貪婪的目光追隨著鮮血,食人的慾望再起。

「原型?」皇甫不著痕跡的與他拉開距離……見鬼了!雖然夜神月本來就是鬼啦……

那傢伙剛才明明還在自己眼前,什麼時候跑到他後面去了?

要不是……要不是他真的有點想知道十久夜的原型是什麼,他早就拔腿落跑去了!誰要跟一個隨時會將自己吞掉的可怕傢伙共處一室啊!

「是啊……很可怕喔,長長尖尖的耳朵像童話故事裡的妖精,那頭及腰的白髮和天然白眉毛簡直鬼魅似地嚇人,他的眼睛不僅會腐蝕你的靈魂、還有你身上每一吋肌膚,它們會使你喪心病狂,變成連自己也不認識的瘋子!黑色的指尖銳利的足以將你的脖子劃斷,雪白的肌膚塗滿致命的毒藥……」

夜神月的言語就像催眠的咒語,他將皇甫逼近門邊死角,得意洋洋地看著他的表情由紅潤變至蒼白。

「那樣妖魅的原型不是誰都能見到,身為妖王之子的十久夜繼承了薩拉托爾的原貌,你也知道最美麗的玫瑰總是充滿致命的毒刺,只要一次……就能將你的身體破壞的支離破碎。他是魔王級的人物哪……皇甫爵生,你確定你們彼此的信賴足以凌駕妖化後的『他』嗎?」

夜神月的笑聲回盪在諾大的豪華廚房裡,低沉而令人顫慄。

皇甫現在什麼食慾都沒了,他的腸胃全都慘烈的攪成一塊,胃部噁心的翻攪痛得讓他想彎下腰去,可惜他的前面站著一個變態食人魔,瞧他飢腸轆轆的表情就可得知,稍加不注意的下場很有可能會變成廁所裡需要沖水的褐色東西,噁!

「怎麼了?你看起來挺難過的,要不要我扶你?」

「不……滾開!」

也許因夜神月詭譎的話語太具影響力,眼前一團黑的皇甫幾乎陷入好一陣子的沉思才有說話的力氣,他思考著。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