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覺得我死了。

因為身體變得好輕盈,嚴格來說生前的我並不胖,但女人嘛,總愛計較那一斤兩斤重,如果不是死掉,也不可能一時半刻變得跟鬼魂一樣輕飄飄──該不會真的死了吧?

這是什麼世界?我人生連一半的角角都沒看到,老天爺你怎麼就這樣忍心殺死我這黃花大閨女?

『喂,柳千金!醒了就張開眼睛,閉著眼還能把五官扭曲成這麼醜,妳真是史上第一人。』

討人厭的小孩在我面前裝腔作勢,我立刻睜眼死死瞪著他。

反正我都已經不在人世,那起碼也成了鬼魂,變成鬼魂就算是最低階級的鬼,起碼也比人類力量大,我就不信掐不死你這臭小鬼!

我奮不顧身地爬起來,兩隻魔爪對準小鬼脖子,像個披頭散髮的女鬼猛抓著他用力搖晃,我搖、我搖、我死命搖──

奇怪,怎不見他表情有變化,反倒是我喘的跟牛一樣,臉紅脖子粗,眼白還佈滿血絲?

『妳就別白費力氣了,憑妳小小鬼魂想殺本大爺,真是天方夜譚。』

他用纖細的指頭朝我額頭輕輕一點,我立刻被震到九霄雲外,轟地一聲撞到身後牆壁,夭壽!脊椎快被拆光了。

「你……可惡的傢伙!明明是你拿破絲巾殺我,話還說那麼大聲!」

『我是很安靜、很輕鬆的殺妳,可沒很大聲。』

用一種宛如欣賞著夕陽西下的目光和口吻,小皇太子訕訕地談論起當時是用何等力道來殺我的。

「你你你──哎喲!」

我顫抖的指頭才正指著他的臉想發難,就被他一手抓住臂膀,然後一路拖行著走。

「好痛!喂,憐香惜玉一點好不好,就算我是個死人,論年紀還比你大好幾歲耶!」

把我當垃圾一樣拖的小孩淡瞥我一眼,以一種對待白痴的態度納悶說:『年紀?哈,我出生的時候妳還在上上上上上輩子當個小奶娃呢!好了不說廢話,安靜跟我來就是。』

「你憑什麼隨便決定我的死活,又隨便決定我要往哪走!告訴你喔,生前我是個淡定冷情對任何事都不敢興趣的女生,但死後的我在剛剛這刻起,就決定要當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頂天立地的驚天地泣鬼神之偉大俠女──哇!你、你要死啊,下樓梯不會說一聲,痛死我了……」

在無辜撞了好幾階又冰又冷的階梯後,我痛的眼淚亂飆,瞪他瞪到眼珠都快掉出來。

『妳這女人真吵,原以為找到了冰山……高中生,沒想到死後卻比麻雀煩人!』

一臉傲氣又把頭仰的高高的小皇太子不耐煩地說完,甩開我的手,逕自步下階梯。

「什麼是冰山高中生啊?你就不能坦率點說我是冰山美人嗎?而且這才是我的真性情,幹嘛拿麻雀跟我比!」

我邊反駁邊生氣,真想乾脆轉頭落跑,讓自大小鬼找不到算了,但當我悄悄回頭,望向身後黑壓壓的道路兩秒鐘,又乖乖跟上腳程有點快的小鬼一步步走下無止盡的階梯,好陰冷的感覺……

『唉,總算到了,萬幸啊萬幸,在我耳朵還沒變聾之前。』

小皇太子領著變成鬼魂的我,在步下三百六十五層冷冰冰階梯後,正當我狐疑著會不會出現充滿腐敗味的可怕地下室,或是陰暗潮濕宛如人間煉獄的可怕屠宰場時,眼前景象真讓我大感意外!

「這、這裡居然連接到外面的世界,好個晴空萬里……」

久違的空氣、好久不見的陽光和涼爽的風兒,我終於又見到你們了。

『很意外嗎?剛才那條階梯叫「初引者的步道」,能忠實反應試煉者的內心世界,相信愛看小說和漫畫的妳,應該多少能猜到我話中的含意吧?』

不等我開口,小皇太子冷笑一聲:『愛看那些東西就算了,還老愛逾期不還。』

「你管我啊!哼!」又不是逾你家租書店的期,甘你啥事?

『看來妳內心還不算太空虛,我以為沒和男人相處過的妳,內心世界不是一片淒涼奇景,就是一片冰天雪地,挺好的啊這裡。』

這小子實在太欠扁了,你這是嚴重玷污所有愛看小說、漫畫、電視劇和沒教過男友的純真高中女生!

『柳千金,再走過去一點有座宮殿,那是「鴛鴦之家」,也是妳選擇單一劇本的起始之地,這裡的路只有一條,就算是個沒方向感的路癡,只要順著石子路筆直走去就能到達目的地,沒問題吧?』

「沒問題──等等,你該不會想中途落跑吧?」

我緊緊挽住小鬼的手,不讓他隨意亂動。

「隨便把我殺死都還沒找你算帳了,不過說也奇怪,脫離人類軀殼之後,我好像變得不太會生氣,等我開始能生氣的那天再拿把刀捅你一回,洗好脖子等我。」

『呵,真是白痴女人,等妳能生氣的那天,大概就忘了我是誰了。』小皇太子露出微笑,看著比我小隻又是個小孩的小不點的笑,心中居然重擊一下。

不會吧?原來我有戀童癖?居然在我死後才知道!

將我的手挪開,小皇太子努力爬到一棵樹上,雖然不太明白用意何在,可能這樣看來才會比我高一些吧?

『和妳廢話這樣久,我還沒自我介紹!柳千金,我的名字叫莫言,是負責帶領你的「引路人」,我的職責是教會妳如何選擇好劇本和攻略好攻略的角色,其餘就得靠妳自己摸索。』

「雖然你很正經八百的告訴我這段話,但老實說我完全沒聽懂。」

而且小鬼原來叫莫言啊,這麼瓊搖的名字還挺配一身嬌貴的他。

板起一張可愛小臉,莫言嘟著嘴說:『總之,進去就會知道了,不過妳這麼笨,我其實挺擔心妳會亂點鴛鴦譜。』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點什麼譜?人死了不都要下地獄或是去地府見撒旦和閻王大人嗎?我生前那十七年不是個好人,起碼也沒作奸犯科,真的不能上天堂享清福?」

『唉,真真是儒子不可教也。』

莫言跳下樹枝,沒過多久那薄薄枝幹斷了一截,我真懷疑他是不是來破壞公物的?

『反正這是場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比賽,妳要是輸了我可不饒妳,要是被清羚那傢伙贏去,叫我面子往哪擺……』

「這麼小就學男人愛面子。」

在我腦袋糾結成一團漿糊時,一朵從天而降的紅花飄到他肩上。

莫言撿起那朵花,滴咕了幾句,在我為他默哀那空虛到只能跟花講話來舒緩心靈時,他猛地跳起並大力拍我肩膀

「好痛!幹嘛啦?」

『柳千金,我們的對手剛剛也抓了個女人下來,不久後妳們就會碰面,但這不重要,我對我的眼光有信心,就算妳看起來又笨又蠢問題又多一定也能打敗她,成功攻略男主角的心!』

「……莫言,你確定你說的是中文嗎?」為什麼我有聽沒有懂?

『走吧!進入「鴛鴦之家」後會出現一名管家先生,妳會有更詳盡的情報獲悉,我會在一旁協助妳,在這之前我得去收集情報,妳就安心上路等著我歸來。』

「這是我頭一次這麼希望見到閻王。」

怎麼人死後遇見的跟死前所想的際遇不同?

還要到那有點像是「瑪利亞之家」的地方去見一名管家,還有一個什麼對手等著要擊敗,最重要的是──

攻略什麼男主角?

『嘖,算了!妳這短腿到底要走幾年?我姑且助妳一臂之力,去吧!』

「哇!」

莫言推了我一把,我踉蹌往前跌了幾步,在我以為會直接往地板摔成狗吃屎的那一刻,意外撞進我期待了十幾年,卻老是沒碰上的羅曼蒂克場景。

這是一堵牆,還是用肉做的牆。

溫暖厚實的胸膛就藏在這層薄薄的襯衫底下,啊,燙得好平,還有種淡淡的花香……

「唔。」

『晚點見!欸,記住,別愛上管家先生,他可是邪惡到會把妳吃的連骨頭也不剩的妖.怪.喔!』

莫言的話從我耳邊傳來,我倏地抬頭,正匪夷所思是什麼樣的男人會把人吃得連骨頭都不剩時,世界彷彿在這一刻定格了。

雖然想來有點白痴,但我卻不得不承認,超完美的男人就站在我面前,還可惡的直微笑,我張大嘴,傻愣愣地看著這塊完美黃金,老半天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