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神月靜靜地等待可愛獵物最後的乞求聲,如果他哀求的聲音還算可愛,他是有放他一馬的打算,畢竟他稍稍調查了皇甫爵生的過去,雖不詳盡但也成功引起他的興趣。

呵,真是有趣呢!與魔鬼訂下契約的人類……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的話?」琥珀色的眼瞳漾著模糊的人影,皇甫露出難得嚴肅的表情,沉聲道。

「嗯?」

「連九尾狐狸都會害怕的可憐傢伙所說的,我一個字也不會相信!何況你說的人,還是我的老闆兼夥伴,簡直蠢斃了!」

皇甫爵生的話才剛說完,一記光速的拳頭硬生生打上他的腹部,早有防備的皇甫則快他一步側腰閃過迎面而來的重擊,但沒料到夜神月的速度和力量之大的他,讓強勁的力道給狠狠揍到身後的牆上,背部毫無防備地直貼堅硬壁面。

血液自他口中吐出,掉落的碎石刮破他的額,血水滑過他半個臉龐。

皇甫瞇起視線模糊的右眼,以手背擦拭嘴角的血漬後,扯出一抹微笑:「哼……說不過別人就動手動腳,這麼暴力的習慣對一名廚師不太好喔!」

「油嘴滑舌的傢伙,看來在船上沒把你解決掉……是我的失算。」

夜神月逼近皇甫爵生,他看著地板那塊被皇甫神不知、鬼不覺割下的血肉,陰鷙的金眸漾著詭異的光芒。

他猙獰的模樣就像來自地獄的妖怪,兩腿成不自然彎曲的形狀,迅速滑向皇甫爵生的方向。

皇甫丟掉從A桌偷來的刀子,那把難得染上夜神月鮮血的刀片肯定很賣……現在不是搞笑的時候了,這傢伙的模樣看來有些詭異,不小心點應付會沒命的!

想規想,繼續刺激敵人其實是不太好的方法,但他的嘴巴就是關不緊。

皇甫持續對步步逼近自己的夜神月大聲調侃道:「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食人魔大人居然會害怕狐仙耶,真是笑死人了!你敢吃蜘蛛卻不敢吃狐狸肉啊?實在太可悲了,夜神月。」

可悲的是你,皇甫爵生!你非得這麼嘴賤嗎?

什麼不提偏偏提到「蜘蛛」兩個字,難道你忘了之前十久夜才說過人頭蜘蛛是夜神月最寶貝的寵物嗎?

自己都把人家的蜘蛛吃光光,還嘲笑人家不敢食狐狸肉?

這下死定了啦!他滑過來的速度越來越快了,媽媽呀!救人喔!

「皇甫爵生……這是你自找的,下地獄去吧!」夜神月幾乎是用衝的衝向他,如果眼神能殺人,他已經死過上萬次了。

情急之下,皇甫只好試著召喚寄住他眼裡的幻魔神,他朝天吼道:「要去你自己去!鐵焰,ㄔ──」

「磅」的一聲,緊閉的門扉被人匆忙推開,夜神月與皇甫同時停下動作。

連「出來吧」三個字都來不及喊,皇甫就被門前的冒失鬼給嚇得噤口。

那人有著淡紫色的長髮,柔順的髮絲讓白色髮帶整齊地繫在肩頭,華麗又不落於俗套的淡紫色裝扮替他優雅高貴的形象加分不少,如果他的脖子掛了條銀色十字架項鍊,開口又說著「阿門」或「上帝保佑你」的話,皇甫一定會覺得這是哪位前來傳教的優秀基督教徒。

畢竟,像這樣背後彷彿頂著光環的優雅男人,這世上已經不多見了。

「……公爵,您怎麼會在這!?」夜神月的神情有些訝異,像是看見不該看見的人,語氣中帶著些許惶恐。

能被夜神月用如此尊敬的語氣詢問,還被稱為公爵的傢伙恐怕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

皇甫不由得細細打量他,但又怕他是另一個與妖怪為伍的敵人……

「夜神御廚,我是來看看今晚的食材準備的如何……咦?這位是?」就連聲音都如此珠圓玉潤的公爵,以那雙神似十久夜的眼看著滿臉是血的皇甫,如果他沒看錯,剛才公爵在見到自己時,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的詫異。

「這位是……」夜神月忿忿地瞪著皇甫爵生,眼神犀利地想將他碎屍萬段卻又不能,也許是因為公爵在場的緣故,夜神完全不敢造次。

哈哈!

抓到把柄了吧?原來這傢伙除了怕孔靈,還不敢招惹這位公爵大人哪!

「沒事沒事,我是這位御廚的朋友,剛才只是有了些……小摩擦而已!既然公爵有事找他,那我就先告辭了。」

妖瘦喔!是他老了嗎?

怎麼才被揍了一拳就差點讓他爬不起來,整身骨頭都快碎了……嗚嗚,一定是沒吃飯的緣故,他想念十久夜的火腿蛋吐司啦!

皇甫勉強地用兩手從地面爬起,鮮血模糊他的視線,害得他搖搖晃晃了好一陣子才終於整個人站直。

除了嘴邊咕噥自己的沒用之外,他還得一面陪笑一面走出這間豪華廚房……這也太大了吧?大門到底在哪?

溫暖的掌心扶住他的手臂,皇甫吃驚地看著對方。

「你流血了,不快治療會更嚴重的。」公爵憂心匆匆地關心,語氣雖溫和但眼底的那抹強勢可沒讓皇甫有說「不」的勇氣。

「呃,我──」

「跟我到醫療室吧!我正好也要上那去看看朋友,對了……」公爵似乎意會到什麼,隨手拿起那盤讓皇甫「哈」了許久的火腿蛋吐司,微笑道:「讓自己餓太久似乎不太好呢,人活著還是要健健康康的。夜神御廚,你不會介意我拿走你的東西吧?」

「……請便,公爵。」

「請便」這兩個字幾乎是在咬牙切齒的情況下脫出,如果字能被咬碎的話,恐怕碎屑早已飛滿天。

「對了,還沒請教你的大名呢!」公爵細心地讓皇甫將重心分配到自己身上,敞開一抹相當優雅的笑。

「我是……皇甫爵生。」沒問題吧?老師有說過,不能隨便告訴陌生人名字……

公爵再度露出一絲詫異接著飛快地藏起那抹神色,笑著作起自我介紹:「我是凡爾賽宮的紫羅蘭公爵,負責掌管國王的一切瑣碎事務,請多指教了!皇甫先生。」

待兩人身影消失之後,夜神月忿忿地轉身回到廚房,瞪著在廚房裡假裝忙碌的其他三名助手背影,半晌,他隨手抓起一把菜刀便衝向了他們。

凡爾賽宮的皇家廚房裡,傳來一陣又一陣的慘烈哀號聲,查理國王的生日饗宴,充滿了血腥的前戲。

,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