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室……醫療室……啊,我記得前面轉個彎就到了……皇甫先生,你的臉色很蒼白,真的不要緊嗎?」紫羅蘭公爵溫文儒雅的笑臉比聖母瑪利亞的光環還要慈祥迷人,他小心翼翼地攙扶受傷的皇甫前往四樓醫療室。

「不、不要緊,我身體很健壯,這點小傷死不了啦!」不要緊才怪!他身體內的血都快流光了,嗚嗚……都怪十久夜啦,沒事接些高難度任務幹嘛,總覺得他每回都得死上一次耶……

「呵呵,那就好!剛才我還擔心你走不到醫療室呢,這裡每年都有無辜的客人死於不必要的『意外』,所以醫療室的設備每一年都更加完善,就算要重新整型也沒問題喔!」

「重新整型……」皇甫無言地靠著牆,摸著自己的臉……幸好,還算完整,能活著真是太好了──

「越過這個走廊就是醫療室了!真抱歉,還要傷患自己步行到這,因為國王陛下不喜歡看到冒險者太輕易得到妥善的照顧,真是的,呵呵。」

「呵呵」是怎麼回事?皇甫內心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紫羅蘭公爵帶領皇甫轉過三、四個彎,約五分鐘後兩人來到相當幽暗的細窄長廊中。

「啊!就是這裡,皇甫先生,請進!」紫羅蘭公爵與皇甫兩人來到一扇黑色大門前,緊閉的大門旁鑲有一顆璀燦的紅寶石,公爵笑著以手指輕輕觸碰寶石後,「轟隆」一聲,大門便迅速向下跌落。

詭異的紅光映照在兩人臉上,十幾顆被繩子懸掛的人頭七孔流血地看著不速之客們,詭譎的青光從沒了眼睛的黑窩中投射出來,他們張大嘴,任由長矛從段截的脖子中直直穿出固定,頸動脈還不時噴著血泉……

有的人頭血液已經乾涸,有的則是流著濃稠的血水,水液滴落在光滑的大理石上,積累的血漥流洩至他們腳邊,腐臭的腥味讓紫羅蘭公爵不禁皺起眉頭……

匡啷!

公爵很快地將門帶上。

「呵呵,對不起,這裡有點臭。」公爵溫和的笑靨彷彿剛才看了部溫暖人心的勵志片。

「……」皇甫爵生發現他的喉嚨根本擠不出半個字,畢竟那畫面有點驚悚。

剛才那是啥?

這不是童話故事裡「藍鬍子」的情景嗎?那些是人頭吧?

「哎呀,我的記性真不好!醫療室在那邊才對。」紫羅蘭公爵重新展露笑靨,拉著皇甫僵硬的手來到幽暗長廊另一邊的紅門前。

他的表情依舊聖母瑪利亞,他的頭上依舊頂著可愛的天使光環,他的笑靨慈祥神聖地猶如上帝教父,公爵撥開卡在紅門上的灰色蜘蛛網,拉下門把推門而入。

「哇啊!救命啊!不──嗚啊……」

「吼吼吼吼────」

好幾隻只有在地獄才見得到的人面獸身,正追逐一名全身赤裸且鮮血淋漓的男人。

人面野獸們紛紛舉起因染上人血而變得犀利光滑的巨斧,殘忍地將武器砍向手無縛雞之力的男人,還邊發出勝利的瘋狂怒吼聲。

皇甫忍住想吐的衝動,看著那群野獸做著慘無人道之事,牠們割掉男人的耳朵、鼻子、嘴巴、還有原本健全的雙腳雙手,血腥的畫面在他們眼前上演著,皇甫頓時想起一個禮拜前,自己在豬肉攤前準備買豬肉,那個時候老闆也是像這樣對待那群死掉的豬肉們……

卡啦!

紫羅蘭公爵將紅門關上。

「嗚……對不起,我好像忘了醫療室在哪裡……等等,我好像有帶地圖!」公爵滿臉歉意的在自己身上翻箱倒櫃地尋找「地圖」,標準路癡的模樣跟皇甫這完全沒方向感的傢伙倒是挺像。

不過醫療室在哪已經不重要,這凡爾賽王宮怎麼到處充滿血腥啊?……撇開程咬金夜神月不管,那個黑門紅門的驚悚內幕又是怎麼回事?

未了免除路癡公爵再度呈上更驚悚的噴飯畫面,皇甫爵生決定趁這機會將事情問個明白!

「公爵,你是查理國王身邊的人,應該很清楚國王要我們來到這裡的真正目的。」皇甫阻止紫羅蘭公爵將自己身上衣服脫光的舉動,認真地問著。

「……呃?目的?」顯然是停頓了三秒,公爵不解地歪頭表示疑惑。

「如果我記得沒錯,凡爾賽王宮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消失,查理國王殺了六位公主後自己也引火自焚,那麼……招待我們來這的究竟是誰?」

皇甫很清楚自己如果問錯對象,下一秒被扔進紅門慘遭追殺的搞不好就是自己,他也知道十久夜曾經警告過他,為了在危險的陌生之地保命,裝傻、裝笨、裝做啥也不知是最安全的方法,只是皇甫的好奇心太過旺盛,他無法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進行任務。

美麗的淺紫色眼瞳投射出皇甫極欲知道答案的表情,沒料到皇甫會問自己這種問題的公爵淺淺一笑,他道:「聰明的人是不會問太多問題的。」

「很抱歉,聰明這種事就交給十久夜吧!反正頭一個送死的向來是我。」

皇甫在腦海裡算準了召喚鐵焰的時間,萬一眼前這傢伙突然變成什麼可怕的妖魔鬼怪來對付自己時,他必需早一步先發制人──

「放心吧!我不是你的敵人,雖然也不是伙伴。」紫羅蘭公爵朝他微微一笑,接著轉身繼續前進。

「啊?」都已經做好對戰姿勢了,公爵卻那麼乾脆的走人……喂喂,還真是不給他面子耶!

「孔靈他……過得好嗎?」

「孔靈啊……啥!?」從初識不到一小時的紫羅蘭公爵口裡,聽到熟識的兩個字──孔靈,還真有種說出不來的毛骨悚然耶!

「嗯,他過得好嗎?」公爵微笑道。

「好……得不得了啊!感謝他每天的追殺,害我變得連指針的聲音都讓我睡不著覺,敏感的要死!」皇甫翻翻白眼,原來這陣子會有黑眼圈的原因出自於孔靈啊,真是可惡!要是害他這張帥臉變醜,以後交不到女朋友怎麼辦?

「是嗎?原來……」

「你認識孔靈?」原來這位公爵是孔靈的朋友啊?那就好,剛才他還以為對方是哪裡派來要對付自己的間諜呢!

「我恨他!我恨死他了!我多麼希望他下十八層地獄,自此永不超生!」

媽啊,孔靈你這沒人緣的傢伙!

他的沒人緣以後該不會害死自己吧?皇甫的臉色頓時慘白一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