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眼裡充斥對權力與野心的欲望,在內心深處,早已埋下種子。」

貪婪的,種子。

「伯爵,您也曾經是人類。」

「……是嗎?活太久的缺點是會忘了自己也當過人。」冰霜般的眼有些恍惚,回想半天,終告無解。「我真的當過人嗎?」

「伯爵,這份資料還有什麼問題?或是需要我補充的地方?」

再和伯爵哈拉下去,恐怕幾天幾夜也討論不完。

扯下身上外套,伯爵淡淡掃過老管家手中的資料,只見鵝黃紙張瞬間結成冰霜,不到一會光景便同玻璃般應聲碎裂。

「皇族子嗣年紀輕輕實力挺不錯,長得也夠帥,身材又很好,看起來滿有個性……欸,你覺得這人類有可能加入我方陣營嗎?」

踩過一地碎片,細碎玻璃點綴在陰暗潮濕的大理石上,宛如黑夜的星光。

「你看,牆上掛的畫像,每張都英氣逼人、俊秀非凡、氣質超群、卓越無比──」

「伯爵,虎克是人類皇族的後裔,也是惡魔與天使爭奪的對象,我大膽推測,此人絕不會加入我方。」

他不記恨我們礙了他的路就很慶幸了,您還異想天開妄想他能成為友方?

「這樣啊……」

「請別露出這種哀莫大於心死的惋惜表情。」管家清著喉嚨,為避免主人老毛病再犯,誠心提醒:「伯爵撿回家的小動物們已經裝了一整樓,上星期撿的三頭怪和邪魔金羊還沒地方襬,牢房也被跳蝨侵佔了。」

「但我們吸血族數量太少,不純淨或基因不良的我不要,稍微提議而已,別緊張。」

這能不緊張嗎?伯爵每次的玩笑話,隔天都莫名其妙地成真。

吸血伯爵只要情緒高漲就想收一堆阻止不完的乾弟、乾妹、乾兒子、乾女兒,而且都還不一定是「人類」。

城堡雖很大,但收藏室不論擴建幾百次,永遠不夠容納那些乾開頭的玩意兒。

哈拉五分鐘後,伯爵彷彿種在地上的腿終於挪移,老管家謹慎地追隨轉進一間秘室,印入眼簾的是架華美的白色鋼琴,上頭放置著甜美的百合花。

伯爵的表情柔和不少,只有在這地方才能讓他緊繃的神經平靜下來,如果想在白天出沒於人類世界,伯爵的偽裝就需更完美,首要之即就是保持心平氣和,可惜他一向很少做到。

「伯爵,虎克為了復國這件事花費不少心力,六年來也成長許多,雖然他的眼中釘是護國巫女,但我怕有一天也會成為您的障──」

「噓……」

老管家話沒說完,伯爵的指尖順過一排黑白琴鍵,隨手撥弄幾個優美音符後,眼眸釋出憎恨,雙手重重壓上。

琴音猶如爆走的惡魔,刺耳地環繞在房內。

「哼,他最終只不過是浪費力氣而已,虎克啊虎克,你就這麼想得到大天使的神器碎片?得到又怎樣,失去……又如何……」

這世界所有的東西都在流逝,對他這種生命永無只盡的吸血鬼來說,時間就是最無聊又無意義的東西。

就算全世界都毀滅了,他也不會有什麼太大感覺。

「我交待過城堡的守護者,非我方而企圖闖入者……格殺無論,即使是惡魔也一樣。」

「你聽,她來了。」

老管家目光低垂,謙恭地道:「那麼我退下了。」

臨走前,他回頭望了伯爵一眼,眼眸裡有著無法解讀的複雜情緒。

獨留的伯爵那修長的指尖與黑白琴鍵合而為一,熟練地彈奏優美而憂傷的高難度旋律。

輕閉雙眼,腦中浮現那日畫面。

青蔥的草叢、蔚藍的晴天,還有好輕好柔的雲朵。

她的笑聲讓人沈醉,但那幸福的微笑,是他再也無法給予的奢望。

琴音伴隨憂傷的音符,交錯在只有一盞明燈的地下暗室內,他數不清度過多少無眠的夜,孤寂,陪同他沉淪谷底。

──夏洛特,你要好好活著……好好的……

指尖不自覺顫抖,鍵錯的音符尖銳地迴盪在密室中,刺耳地讓他心煩。

「每次到這裡就彈錯,哼。」

俊美容顏參雜著一絲焦躁,他憤怒地拍向琴鍵,回憶起事情發生的那一刻。

他不可能永遠無動於衷,對造成她死因的怨恨仍無法忘懷,更無法原諒那個始作俑者!

是啊,在他身邊的「那個」始作俑者。

他不會讓那個人好過,人類這種生物,唯一不會改變的事,就是「改變」。

指甲刺進肉裡,有些痛,只有這時候,他才真正感覺到自己活著。

冰涼的觸感碰觸他手心,一回頭,時空彷彿退到回憶的時光,眼瞳映照出記憶裡的身影,他的情感就快掩飾不住地宣洩。

但千言萬語只能化作無聲嘆息,夏洛特壓抑著衝動,調節氣息,緩緩道:「妳來啦,蒂露露。」

「主人,請別傷害您的身體,蒂露露會傷心。」

名為蒂露露的少女憂心看著伯爵,眼神與他同樣冰冷,猜不出她一絲情感。

「您是最珍貴的吸血族之首,我們聽命於您,我們必須守護您。」

烏黑長髮戴上伯爵所贈的髮圈,每一朵豔麗薔薇全是伯爵親手為她摘取,當他替她戴上時,蒂露露空洞的心才漸漸填補了暖意。

「主人?您怎麼了?為什麼看起來……」這麼的難過。

「呵,沒事。」笑了笑,「只是在想早餐吃些什麼。」

伯爵摸摸她的頭,在微弱燈光的照射下,灰白髮絲讓那張毫無血色的臉更加慘白無色。他微張口,看著那張太過熟悉的臉龐,一派悠閒地說:「差點忘了和妳說早,昨晚睡得好嗎?」

輕撫她長髮,蒂露露像隻乖順的貓,享受著寵溺。

「主人,只要您一直存在,蒂露露每晚都會睡得好,不用擔心。」

星夜般的眸望著他有些疲憊的臉,憂心卻又不敢太過親暱,蒂露露淡然道:「剛才小丑團長帶來消息,似乎有人企圖闖入『碎夜之城』!那些膽大的不速之客竟想打擾主人安寧,絕不饒過他們。」

緊咬牙根,露出連伯爵也沒發覺的憎惡。

「碎夜之城?」伯爵的笑容好燦爛,但問題卻讓人非常無言。

「……主人,就是卡索潘尼亞,我們的城堡。」

「喔,太久沒聽到,差點忘了。」對自己的健忘一如往常地裝傻帶過,接著說:「剛才老管家已經回報過了,呵,妳慢了一步。」

「是……因為我睡眠時間比較長,晚上十二點才能醒來,請主人見諒。」將一束黑髮拉至耳際,蒂露露死盯地板,神色極度不自然。

可惡,那個老不休,真想跟她對上嗎?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