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對她微笑,蒂露露有些恍神,對他動人的笑容,老樣子地一點抵抗力也沒有。

但他是主人,她是她親手打造的僕人,不能越矩更不能超越夏洛特伯爵的底線。

這點,蒂露露很清楚。

「主人,蒂露露打算直接殲滅敵人,但……還是想問問您的意見。另外,有些搗亂者頻頻在『碎夜之城』的勢力領域插手,干擾我方安寧,您想怎麼處理?」

「我的意見?哼,妳一向有主見,應該不用問我吧?」伯爵沉思了下,道:「不過這些惡魔的習慣真不好,連個神器碎片也不讓我留下,是想治我於死地嗎?真是惡霸。」

「主人,蒂露露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深吸一口氣,回憶起自己能延長壽命特殊體質,雖然碎片延續他的生命,但真正讓他從人類墮入地獄的,卻是那個人──讓他這吸血鬼成了半死不活的不死吸血族。

「六年前,惡魔欲搶奪人類的神器失敗後,為了尋找失落在世界角落的碎片,終於發現主人這有他們要的東西,哼……那群腦袋迂腐的蠢東西也想分杯羹?實在太小看我吸血一族。」

蒂露露輕蔑地說:「只要能得到主人身上的碎片,就有機會得到大天使加持後的神器,蒂露露調查過,惡魔五天王及五蛇原本潛伏在可怕的『死亡緋河』一代,最近卻將爪牙伸到我們這來,一群下賤惡魔。」

「嗯,惡魔聽說長得不錯,就是不知道肌膚底下的血液好不好喝?」只想到人家的血可不可口的伯爵陷入沉思。

「我討厭過甜或過酸,尤其不純的東西很噁心。」

「主人,那些來路不明又不乾淨的東西請您少喝為妙。」

對神明般的伯爵偶爾呈現短路狀態,蒂露露冷靜以對。

「凡是想與主人作對之人,蒂露露已有徹底殲滅的決心,還請您下指示。」

「所以妳想怎麼做?」

「消滅人類皇族!至於那群下賤惡魔,只要不干擾到我,自然不會挑起無謂戰爭,但如果執迷不悟……」

血色的眼佈滿殺意,冷哼道:「那就休怪我無情,縱使是惡魔也一樣。」

「哼哼……呵呵呵,我什麼時候調教出像妳這樣的狠角色了?」若有所思地盯著鋼琴,那極為珍惜的模樣讓她忍不住嫉妒。

午夜十二時一睜開眼,她總是迫不及待來到這裡,只因伯爵他從不缺席。

這是屬於他與「她」的回憶之地,是蒂露露過去無法擁有、未來也不可能會有的禁忌時刻,蒂露露始終是個外人,但卻甘之如飴。

「妳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不用問過我啊,唉,好累,我得休息了。」

或許是心情被破壞,伯爵說完就想離開,盯著一天幾乎只能見上一次的背影,蒂露露忽然不希望他界就這樣走掉。

「主人!」咬牙衝到伯爵面前,果然,臉色很慘白。

「怎麼了,還有沒說完的事?」

疲憊的雙眼望著蒂露露,儘管如此,伯爵的金瞳仍是世上最美之物。

「主人,我……」

不由自主被身後的琴架吸引。

它微微透出光彩,蒂露露彷彿看見一名纖細美力的女人背著自己,柔順黑髮隨風飄揚,微側的臉龐和女神一樣奪目耀眼,那是她永遠不及的境界,也是夏洛特伯爵由衷的愛人。

「……沒事,請小心別受傷。」

「知道了。」笑著揉亂她的髮,但伯爵眼底卻同冰塊般寒冷。「蒂露露,妳一次穿這種貼身長裙,輕盈骨感,好像河畔女神。」

「主人……」

他發現了嗎?

她特地早起,為的就是打扮成和鋼琴架前的女人一模一樣的裝扮,主人他……喜歡嗎?

眼色一沉,夏洛特冷酷地抓著她臂膀,低聲道:「別刻意模仿誰,記住,妳們不是也不會是同一個人……明白嗎?」

被抓著的手臂很疼,但她心中的痛卻更加深沉。「……是,蒂露露知道了。」

說完,伯爵轉頭離開了。

午夜十二時半,正是吸血族大放異彩的繽紛時刻,而吸血族之首──夏洛特伯爵的人偶蒂露露,卻被困在自己編織而成的枷鎖之中,無法逃離。

她半跪在地上,喪氣不已,有一下沒一下地撥弄讓主人碰過的長髮,異常珍惜地親吻著。

「主人,我明白,我都明白的,只是我……」

 

聽著你的歌,唱著我的曲,百合花瓣編織成后冠,你輕輕為她戴上。

微風輕撫你俊美的臉龐,你柔情的眸帶著甜蜜寵溺,守護那個她,即使死亡也無法帶走,你對她癡情的愛……

 

伯爵,我多希望成為您的朵芙拉,只因我深深愛著您。

 

***

 

What’s happen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這麼熱鬧?簡直和他最討厭的賣場市集有得比。

而雖然他討厭熱鬧、討厭小丑、討厭花俏、討厭一切與麻煩扯上一滴小邊邊的東西,但也不代表他沒見過「馬戲團」這種吵鬧不休的詭異表演組織,而他們臉上畫的「濃妝」更是讓他看過一次就永遠不會忘。

安靜觀看表演,是尊敬表演者的最基本禮儀,但如果自己變成了被觀看的那一位,這一切就有待商榷。

「喂……你們幾個看這麼久,眼睛沒脫窗啊?」

來自「金螢大國」的皇族後裔──虎克,此時正無聊地托著頭,幾綹髮絲垂落胸前,姿態愜意、但目光卻凶狠無比,一條條明顯青筋呈現局部爆走的狀態。

「還沒。」三胞胎大哥白風道。

「沒還。」三胞胎二哥白雷說。

「殿、殿下如果在意的話,我就不看了!真的,我眼睛挖掉了,什麼也看不到!」三弟白火乖巧地轉過頭,忙著遮眼閉耳兼住嘴。

「……」

「我說三弟,你太老實了吧?這種養眼鏡頭不看白不看,不是每天都有人主動脫給你看的。」白雷在三弟耳旁吹了口氣,涼涼地說。

「我說二弟,你太虛偽了吧?這種露骨言詞也說的出口,不是每天都有大哥看著你這豬腦。」按照慣例,白風一逮到機會就損自家老弟。

這對雙子無聊地唱起雙簧,對虎克來說,這幾隻豬已然成了他旅程中,最想拋棄的爛透回憶。

自從來到這棟白色建築──「童話農莊」後,身為人類皇族子嗣的他備受禮遇,除了好幾次被當成珍貴的保育類動物供人觀看兼偷摸,耳根子也不得安寧。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