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群完全不知道是圓是扁的怪老人團體東問西問,嘰哩呱拉瞎扯了老半天後,他還是聽不懂這群老人到底要問什麼,只勉強知道這些差不多可以踏進棺材躺一躺的老人家們,紛紛講著他不太懂的語言,有的從喉嚨發出狗叫,有的還會不時狼嚎,圍著他轉圈圈的次數,比他把黏在他身上的莫里斯踢下床的次數還多。

發覺自己比珍禽異獸還異類的虎克還被偷摸好幾把,就連臀部也遭殃,想也不用想,第一個偷摸他的肯定是白家三胞胎超會變臉的母親──白慕。

換上白慕親手交給他的睡袍後,他相當後悔,但寄人籬下豈有不低頭客氣的道理?他可是尊貴的皇子,為了不讓路易斯老頭和奧黛麗老師因他而蒙羞,只好保持一貫微笑地面對這群「母餓狼」,嚴防那群魔手再次對他的「小屁屁」有出手的機會。

只是……

他低頭一看,懊惱胸前這片無論怎麼遮,永遠都會自動滑出來「見客」的春光,正是吸引三胞胎盯著自己長達三十分鐘之久的元兇之一。

其二,就是他身上其他會自動滑落的地方,他懷疑這是白慕的奸計,好讓在門外挖洞偷看的婦女團體能乖乖地掏錢買「春光」。

Dammit!這裡不是動物園,他也不是關在籠子裡的保育類珍禽,丟臉的要死,偏偏他的軍綠套裝還在乾洗中,裸體有比穿上這件爛睡袍來得好嗎?

「沒想到皇子殿下很有料嘛,看看這張臉、鎖骨和胸肌,你怎麼有臉面對我們這些平凡的男性物種?豈有此理!」

一路上都被母親暴力相對,導致白風最引以為傲的奶油金捲髮一夕間成了鳥窩頭的最佳代表,他含恨抱怨。

「沒想到皇子殿下比大哥有料,看看大哥的臉、鎖骨和胸肌,大哥怎麼還有臉活在這世界上?快點切腹自刎吧!」

三兄弟嘴巴最毒的白雷頂著不惶多讓的紫色鳥窩頭,嗤笑他正經八百的大哥。

「說夠了沒,欠揍啊白雷?」白風超激動,捲起袖子,一副要幹架的模樣。

「夠、夠、夠!說三次送你了,不夠我再補。」翹著二郎腿磨指甲,白雷慵懶地叼著棒棒糖,無視他。

「你──居然沒跟我押韻?」憤怒加震驚。

「你……居然現在才發現?」沮喪加悲痛。

「……不好意思耶殿下,大哥、二哥一天不吵上幾次晚上就會睡不好,啊,您要不要喝點熱茶?生津解渴喔!」

在「閃躲」方面很聰慧的三胞胎小弟帶著虎克躲到不會被雙胞胎哥哥們砲轟的地方,像個唯唯諾諾的小媳婦,貼心地替他倒茶水。

白火雖然長得和白風及白雷一模一樣,但卻嚴重缺乏那種蠢的要死的默契,就連塌扁的火紅鳥窩頭也和他的主人一樣沒出息。

盯著那張蠢臉,暗自慶幸他還好沒繼承到那兩隻白豬的默契,那會讓他連踏進「童話農莊」的勇氣也沒有,誰想一整天聽人說相聲?Are you mad?

「白火,你們這裡有報紙或雜誌這玩意嗎?」

啜了口茶,慵懶地側躺一邊,渾然不覺自身魅力男女通吃的虎克不以為然地盯著白火,可憐的他害羞地低下頭,瞪著古色古香的四方型塌塌米,指頭劃圈圈。

「……幹嘛低頭?」

「我、我很害羞──」

「羞你個頭!」巴了他一掌,說:「Anser me……」想了一下,人都聽不懂他說什麼了,豬哪聽得懂?「回答我。」

「有有有!好像叫做『童話村報』,銷量好的不得了,專門報導些不實八卦和毫無可信度的長老秘辛,一天限量五十份!」只是他永遠搶不到就是。「欸,不過搶到了我也沒辦法看,豬嘛,不太識字呢……」

「你要不要考慮登報作廢?」

「作廢什麼?」

指著不遠處正進行肉搏戰的一金一紫鳥窩頭,虎克提議:「和那兩個傢伙脫離關係。」

正所謂:「近『豬』者蠢,近『雙子』者黑。」

虎克六年來和莫里斯那個蠢跟班天天相處,才發覺世間白痴如此多。

「咦咦?啊,但是大哥和二哥平常對我很好,只是我無法跟上他們速度才被拋到後面啦,不、不能脫離關係,這是大逆不道的行為……」

「是嗎?那就隨便你,因為你還算正常我才好心建議,以後別哭著要我替你擺脫兩個變態哥哥,豬.小.弟。」摸摸白火凹陷的鳥窩頭,壞心調侃。

「變變變態哥哥嗎?呃,怎樣算是變態呢……」

正當白火還在苦思,木門「唰」地一聲用力推開,一道身影倏地往虎克這撲來,將他帶上身後的牆,讓脊椎再次感受到碎裂的痛快。

……殺人啊,這些豬。

「殿下,我找您找很久了呢!討厭,您好香,喔呵呵。」

三胞胎的暴力母親──白慕歡天喜地地將虎克當成沙發,還刻意磨蹭幾下。「唔,人家好想就這樣窩在您身上一輩子喔!」

「白……小姐,太近了……」

事實上他是很想喊她一聲「白目」的。

但就怕有損她女性顏面,面對小姐和女士,虎克仍多了那麼一釐米小耐心。

「為了整理您要得資料還真費了我一番功夫呢!喔呵呵呵,但看在殿下您舟車勞頓的份上,這次就不跟您要額外獎賞囉。」塗滿紅色指甲油的白慕將手搓進虎克胸膛,完全不怕被兒子看到。

「……感謝妳的貼心周到。」

白慕笑了聲,不情願地離開「沙發」後,瞪向那三個不成材的孩子。

只見白風與白雷立刻推上柔軟毛椅與熱茶,小兒子白火則將母親專用的老花眼鏡交至她手中,還倒了杯冒著白煙的香醇茶水請母親享用,在白慕面前,三胞胎不像她兒子,反倒比較像家管。

「殿下啊,稍早我和那個老不休從長計議一番,如果您要立刻前往吸血鬼的蠢城堡也不是不可以。」

「說到那位老……長老,他連我都不肯見一面嗎?」

想來就有氣。

躲在屏障後頻偷看他是什麼意思?

他這個皇子殿下就這麼上不了檯面,連和這村莊的長老正式見面的機會也沒有?他都親自出馬了,那老人連鬍子也不捨得露出一絲,讓他尷尬地坐在會客室三十分鐘,一串粗話悶在胸口很難過啊!

「哎呀,這說來話長了……」白慕揉著太陽穴,豁達道:「不如這樣吧,等殿下安全回來後,我請那老不休和您見一面如何?不過我不確定他會不會在就是了。」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