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揮手,還在生悶氣:「算了,我也不是那麼想見他。」充其量這村莊也只是他暫時歇腳兼等同伴的安置處罷了,就和一般路邊旅館沒啥兩樣,對於神出鬼沒的長老他也不是那麼有興趣。

And,那老頭也不是什麼美女,見他要幹嘛?

「男人不可以這麼小心眼喔!或許是老不休覺得您太帥太高貴太有氣質,怕失面子又丟裡子嘛!討厭。」以手肘撞向虎克的胸,痛得他差點吐血。

「──咳咳!」

虎克趕緊與這女人保持距離,動不動就來「輕薄」他,以前居然不曉得豬的力氣竟然這麼大?

「不過現在有三個癥結,」手指比出三。「第一,您沒有交通工具;第二,您缺乏隨行保鑣;第三,您是個路癡。」

「……那個第三不勞妳費心。」

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後,瞥了正嚴正以待跪在母親身旁的白火一眼,虎克挑起了眉,若有所思地笑著:「何況前兩個癥結,我早就想好對策了,trust me。」

「對策?」

抓起一臉小媳婦樣的白火,虎克命令:「喂,立正站好。」

「啊,是!」

「稍息。」

「是。」

「原地轉圈。」

「是!」

「去外面跑一圈回來跳十下然後倒杯茶給我。」

「遵、遵命!」

皇子回過頭,露出老奸巨猾的賊笑:「很聽話吧?」

白慕紅豔的唇跟著上揚,絲毫不介意兒子做牛做馬。「噢!我想我大概了解您的意思。」

「我想起古書裡曾有一段記載,生靈族是種能自由變換模樣的種族,相當方便的技能啊,反正我不是城堡裡的王子,不一定得騎白馬才能上路。」

「殿下,您真是深思熟慮,小女子欽佩欽佩。」

「過獎了。」

兩人兩雙四隻眼同時揪住可憐兮兮、正在外頭努力奔跑的小動物,虎克的尖牙奇亮無比,白慕的微笑更是奸詐萬分,當兩人同時發出邪惡笑聲時,就此宣告白火黑暗的未來。

「呼、呼……殿下,熱、熱茶來了……」滿身大汗的白火遞上熱茶,連一滴水也沒溢出。甫進門便看見母親與殿下那狼狽為奸的可怕笑容,逐漸擴大。

「這趟旅行應該不會太無聊吧,你說是不是啊,豬、小、弟?」

咕嚕。

嚥下一口唾沫,白火眼裡的虎克身影,突然變得好巨大、好巨大,然後身旁的母親大人兩隻眼睛媚媚邪邪,就快將他吞沒……

 

***

 

話說回來,在龍捲風襲擊虎克等人之前,自稱是虎克「永遠的友方」和「英雄的幫手」的一大兩小,以「為了協助虎克未來崎嶇的道路上,能夠更順暢、更風雨無阻」為由,快快落跑的「天使三人組」靠著雙腿,長途跋涉先一步來到了接近「卡索潘尼亞」──碎夜之城的吸血鬼城堡。

站在風頭處,辛苦set好的髮型全被吹成了瘋子。

「好遠啊,欸修特,到底是不是這裡?」

抹去臉上汗水,一把將背上巨大的紅色包袱扔掉,隆起的地面瞬間被剷成一個大凹洞,轟隆隆地震撼到方圓數十里之外。

「肩膀好痠,小羅莉,過來幫哥哥我按摩按摩。」扭動脖子筋骨,修特賊兮兮地朝喳喳揮著手,像個意圖不良的壞叔叔。

「你想用拳頭還是膝蓋?」

「……我被小女生欺負了。」蹲在地上正準備劃圈圈的修特遭身後的摩摩一飛踢,頭歪向左邊。

「你不是號稱最強猛牛嗎?哪有猛牛喊累的?」為了捍衛喳喳,摩摩短短地雙腿夾住修特的頭,小拳頭k了他一記,又將那顆頭扁回右邊。「喳喳是我的僕人,只有我能夠使用。」

兩條粉紅色馬尾用力一甩,點頭附和:「對,摩摩會給我最好的南瓜和火雞頭。」

「……我以為妳會稍稍捍衛尊嚴反駁一下。」修特說。

喳喳疑惑:「尊嚴?可以吃嗎?」

已經不打算和喳喳抬槓的修特將肩上小鬼丟到地上,雙手環胸:「不過跟你這人小鬼大的黑心小不點比起來,我的體力算很遜了。」

「一夜七次郎沒資格說謊話。」

「小鬼你在學校都學了些什麼……」

修特盤腿坐地,東摸西摸好不容易摸出一包內容物嚴重碎裂的餅乾,欣喜地正要安慰他咕嚕嚕的肚皮時,卻發現早已過期一年的標語,面無表情地撕裂底部,裝作從來沒看見那行日期。

「修特,你很餓的話,我頭上的牛角可以分你一些。」可愛甜美的羅莉臉蛋出現在眼前,與修特對視兩秒,緩緩將視線上挪,是牛角,是真的牛角,喳喳的臀部好像還跑出一條短短牛尾巴……

「……乖,妳留著自己吃,到旁邊去玩喔。」

這小女生難道是把整頭牛生吞了嗎?為什麼頭上能長尾巴、臀部能種牛角……不對,好像反了,太恐懼了所以語無倫次嗎……

「哈哈哈,修特,你這樣子好孬耶,你一向不都不靠食物生存的嗎?之前在學校時還留下一句什麼名言……『民以食為天』根本是那些餓死鬼拿來搪塞的理由,然後被護軍找出來單挑。」

雖然護軍很生猛,但對上修特這種在學校即是風雲人物的變態怪咖,實在不堪一擊。

「誰叫這具凡人軀殼太弱,我當天使的時候從來沒這種困擾。」被戲謔「一夜七次郎」的修特磨磨牙,狂妄道:「你沒提起我倒忘了那件事,當年為了保住護軍那傻子,我還被學校記大過咧!」

苦了他這個學生會副會長,不僅被記過還差點被摘除頭銜,就算是創貝爾的七手足之一,也不代表校長會對他比較放水好嗎?

「哼,你不是挺享受被女人包圍的感覺嗎?」

「那也要尤物等級才行!啊,對了,就像溫蒂小姐那樣,唉,我好想懷念她。」

「溫蒂又沒死,你懷念個屁。」小手巴上修特的背,正中他的腎,害他整張臉糾結。

「嘖,這裡好多蝙蝠嘍嘍喔,這些吸血族一點創意也沒有,除了蝙蝠難道沒有更好的手下選擇嗎?」人小鬼大的摩摩坐在小紅帽身上,無視底下物體的強力扭曲,踢了它一腳後,趁修特還在緬懷溫蒂,再補上兩拳。

「蝙蝠,好像很可口,摩摩,我想吃。」

睜大一雙漂亮大貓眼,兩陀紅暈在喳喳粉嫩的雙頰上隱約浮現,口水隨即沾到摩摩手上,拉出一條透明絲。

「嚇!喳喳,妳這個髒鬼!」推開這顆黏上來的頭,驚慌失措地狂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