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摩,修特好大的口氣。」

「沒事,出了事第一個推他送死。」

修特望著將臉藏在斗篷下的男子,露出來的神情近乎憔悴,臉頰明顯凹陷,但那雙眼睛卻帶著異常的憤怒與憎惡,惡魔身上的噁心臭味正一點一滴侵蝕著三人。

修特感到有些疑惑,像對方這種程度較高的惡魔,照理不會那麼輕易透漏身份,更不會直接挑釁他們的頭號對手天使。

這傢伙除了一直用哀怨的眼神猛瞪自己外,全身上下止不住顫抖,就像嗑了什麼禁忌藥丸一樣。

有點奇怪。

彷彿連他自己都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了。

「摩摩,你不覺得那隻惡魔不太對勁嗎?」修特搔搔頭,無奈地攤手。「要打嗎?他真的很怪耶。」

戰鬥中竟還背對敵人的修特疑惑極了。

「廢廢廢廢話!人家都衝過來了!快上啊修特!」摩摩跳躲到小紅帽身後前,大力將修特的臉給拍了回去。

「……不用擔心……也不用害怕……」

披上黑斗篷的男子死盯修特那張吊兒啷鐺的臉蛋,黑蛇信紋在他臉上緩緩蔓延開來。

蛇的身體微微透亮,蛇頭接著吐出一團迷濛黑色氣體,壟罩在斗篷男子的周圍。

「……因為你很快就會沒有知覺……」

「嗚!」

惡魔直朝修特而來,在他龍型的長槍與斗篷接觸的一刻,黑與紅的火花倏地交錯爆炸開來。

轟隆。

一陣驚人的電光石火中,兩人展開激烈交戰,摩摩喳喳不由得緊閉雙眼,任由火光在眼皮底下竄流,金屬與奇怪物體的碰撞聲由遠至近,傳了過來。

「修特,小心!」

「小鬼你不是閉眼睛嗎,哥哥我好感動耶!」說完,未打算開槍的他以槍身抵住男子攻擊,那條黑蛇盯著他伸出蜷曲舌頭,上面還冒出青黑色泡泡。

「噁。」

那條齜牙咧嘴的黑蛇倏地張開利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他頸子咬去,他套上白色袖套的右腕上前一擋,鏗鏘,黑蛇的頭被擋下,歪了一邊。

「啊哈!對不起啊,小蛇蛇。」

隨著黑蛇獠牙的斷落,發出尖叫的邪物連同斗篷男子掙扎地後退,不到一會光景,黑蛇的牙便重新生長出來,嗜血的眼虎視眈眈地恫嚇吐信。

「在惡魔的空間裡果然不太好發揮啊!摩摩,那瓶藥拿來。」

「啊?什麼藥?」像護著寶物一樣的摩摩將葫蘆抱在胸口,疑惑地問。

狠狠白了小不點一眼,咬牙命令:「在這裡我是老大!快把你的藥給我。」

「好吧,價格一樣,不接受分期付款,付現沒打折。」俐落地按著計算機,一副老闆口吻的摩摩把話說在前頭。「換算之後,一億兩千七百八十天皇幣。」

「知道啦!快拿來。」這小不點的心比自己還黑啊!都什麼時候了還打計算機,再說那一億兩億的東東他可從沒支付過。

摩摩不情願地將那瓶三色葫蘆藥水丟給修特,小大人般地指示:「修特,不搖一口、搖了兩口,白速度、紅力量、青運氣,一次三分,消耗體力三倍,以此類推。」

「……如果沒跟你相處過,還真聽不懂你打什麼啞謎。」

簡單來說就是:沒搖動到喝一口,搖到就喝兩口,白色代表速度、紅色代表力量、青色則是運氣,一次喝下可維持三分鐘,體力消耗三倍就對了。

「別發呆啦修特,他過來了,快給我喝下去!」摩摩跳起來直接將葫蘆嘴對準修特,然後用力按去。

「噗!」

「修特看起來好像很開心,臉都紅了。」喳喳捧著西瓜拼命吐子,一臉事不關己。

「你想殺了我啊!」

推開摩摩,被迫一次灌完的修特現在全身充滿力量,知道力量用盡後的虛脫會讓這副凡人身體毀壞,得速戰速決。

抹去殘留唇角的藥水,咧開危險的笑容,右手抓起黑龍長槍,修特身影瞬間消失在眾人眼前。

「三分鐘?哼,在你們還沒找虎克麻煩之前,把你們全幹掉算了!」

不出一秒,修特便出現在黑斗篷面前,當對方以為使槍的修特不可能近距離攻擊前,黑龍幻影立刻出現在他頭上,趁著對方恍神之餘,修特一拳往他鼻樑骨砸去砸去。

「嗚。」

千鈞一髮之際,黑斗篷往左一閃,但肩膀卻滲出血液,他壓住傷口,表情變得更加詭譎。

「抱歉啦小帥哥,你沒睡飽前應該長得挺俊吧?」盯著長槍槍口內的花火,惡魔迅速朝旁一跳,從龍型長槍射出的火花威力十足,一發便砸中他身後的岩石,巨大的凹洞燃燒出刺鼻的煙味。

「……」扶著輕微擦傷的手臂,惡魔咬牙站起。

「逃命速度還不錯,但下一回合可沒這麼好混喔!」

「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呵,找來幫手啦?」

說話的是個男人,在黑斗篷男子的空間來去自如地如同鬼魅行走。

當他的臉出現在斗篷男子身後時,修特感覺到全身血液都在沸騰,印入眼底的世界是一片無盡漆黑,黑夜上頭夾帶一層薄薄的魚肚白,寂靜擁抱他的四周。

「不好了!是惡魔族的新任老大天止,他能近距離操控對手心靈,修特小心!」

急得跳腳的摩摩很快辨認出藏在斗篷身後的男子身份,比女人美豔的臉孔、漆黑柔順的髮絲、身上散發出的鬼魅氣息,以及藏在他纖細骨子裡的神秘力量。

半秒鐘前修特喝下摩摩的特製藥水,摩摩堪稱天使界最年輕的「天才創造神」,他所製造的東西品質簡直無人能及,但兩秒鐘前才宣稱自己是三人老大的肌肉美男修特,居然像座雕像一樣,一動也不動了!

「修特!喂,醒來啊你,這個混帳。」打也不行踢也沒反應,就連用咬的在他皮夫上留下咬痕與口水他也無動於衷,這可嚇壞了原想躲在後面吃爆米花看戲的摩摩。

喳喳走上前,輕推開了摩摩,搖了搖頭。

「摩摩,看來咱們小弟是被敵方心靈控制了,讓大哥上場吧……接著,我的外套!」

「唔!」整顆頭被修特外套蓋住的摩摩氣憤地拉開它,一頭亂髮。「喂,死喳喳,妳丟修特外套幹嘛啦?」

拆下被啃的只剩薄薄一層的西瓜殼,小羅莉扭扭脖子跟頭顱,十隻關節齊聲發出咯啦的警告聲響。

不畏懼地站在修特面前,喳喳驕傲地抬起下巴,大聲宣告:「別怕,小弟一號二號,有喳喳在,誰都不能欺負我的小弟。」

貓眼瞇起,扔開金色的刀叉,從兩條粉紅色馬尾中取出一把駭人大斧。

「這、這妳從哪拿出來的?頭髮?」對於喳喳藏武器的功力,摩摩甘拜下風。

發亮的刀鋒將她冷酷的臉映照的更加陰沉,她淡淡說著:「這都是為了虎克殿下的安危、都是為了成為英雄最得力助手的前戲,這都是為了大天使創貝爾的公雞──」

「喳喳,是功績。」

「喳喳特助,出發!」

摩摩感動地嚥下口水,熱淚盈眶:「那好,這裡就交給妳了,我先閃,再見!」

他的責任是背起「躺果屋」然後落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