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發誓永遠不會忘記喳喳和修特為他做的犧牲,他會好好活下去,過著大吃大喝大玩一票的人生,有空會替他們寫本傳記看能不能賣個錢。

以風馳電掣的速度甩著斧頭衝向天止,黑斗篷男子脫下那身束縛,栗子色的髮絲飄揚飛舞,帶著對天使深深憎恨的眼神,他一躍而上,率先成為天止的先鋒。

斧頭上前一劈,利刃瞬間撕裂了斗篷,那一刻,天與地搖動不止,惡魔的空間開始閃電打雷,周圍四分五裂,宛如地牛翻身的場景讓他們就快站不穩。

「哇、啊、啊!怎麼回事?」正在回收「躺果屋」的摩摩抓著喳喳的蕾絲蓬蓬裙,劇烈震盪讓他很想嘔吐。

「摩摩,危險!」

丟開斧頭,喳喳抓住摩摩的手,抱著他飛快閃避敵人的襲擊,但這裡畢竟是斗篷男子的地盤,只見他走在搖晃不已又快裂開的地面,還能像走自家廚房般行雲流水,摩摩甚至看見他倒立走在一條透明橋上,小碎不地飛來擊殺。

處之泰然且冷靜地面對敵手,這隻惡魔果然實力不容小覷,尤其是他的眼神實在很不對勁,眼裡充滿血絲與殺意,是那股起起伏伏的不穩定波動忽明忽滅,幾乎就快不受控制地爆發開來。

當斗篷男子選了喳喳對付時,正想過去幫忙的摩摩眼前站出更難對付的傢伙──天止,輕飄飄地像個不食煙火的仙女降臨此地。

「沒想到太攀第一個對付的是你們這兩個小毛頭呀,真無趣,不過天使每一個都很礙眼。」

他嗤笑一聲,輕蔑說:「天使多死幾個也好,遇到我算你們倒楣,太攀……」

黑斗篷男子──太攀上前一步,鬼魅般的眼正籌劃著什麼,四分五裂的空間突然靜止不動,隨後又像扭抹布似地讓他們頭痛欲裂,某種不知名的聲音讓摩摩與喳喳不得不丟下武器,痛苦地彎腰喊疼。

「嗚,頭好痛!」

喳喳抱著頭,大斧隨即掉落,抓到破綻的太攀倏地掐住她頸子,使勁甩至一旁,不代表情地抬起金屬靴子,用力踩向她腹部,蹂躪扭轉。

「咳!」

「喳喳──」

親眼看見夥伴吐血,摩摩憤怒不已,但天止卻擋在他面前,伸手抓住他頭顱,陰險湊近。「唉……這可不行,你們天使最愛搞小團體戰,雖然你們輸定了,我就好心點,讓你瞧瞧那位可愛同伴的死前慘狀好不好?」

「拿開你的臭手!別碰我的身體!」

被天止碰觸的地方熱麻刺痛,甚至變得焦黑,摩摩的腿不停在空中亂踢,無奈怎樣也碰不到他一絲一毫。

「看呀!那女孩很快會被太攀剁成肉醬囉!我替他新作了一把武器,除了能完美切割出空間外,以他血肉生成的無形刀斧也很鋒利,雖然極耗生命力,這一切都是為了紅教主啊,呵呵……啊哈哈哈哈──」

「放開我,你這邪惡的垃圾──」

摩摩的頭也開始疼痛,像有千萬螻蟻啃蝕,或許是待在惡魔的空間導致。

除了頭痛欲裂,被天止碰過的地方也像被撕成碎片一樣疼,身為「天才創造神」的摩摩只能無助望著被痛毆的喳喳,不捨她流出的血,在一旁乾著急。

天止這隻惡魔像是不願放過他,明知天使最恨的就是與惡魔接觸,天使們敏感的肌膚無法被惡魔觸碰,深知這點的天止竟將臉貼在他耳旁,以魅惑又嘲弄的語氣說著:「……我知道你是創造神,能做出任何一種提昇能力的藥水和藥膏,若你幫助我,就饒你不死。」

「我寧死也不想幫你這種垃圾!」

「談判破裂,你就去死吧。」

一點猶豫也沒有的天止冷酷地想將摩摩頸子扭斷,後方伸出的手即時抓住他的臂腕,冷眼盯著純白色袖套,天止冷冷地說:「中了我一招居然還能動?真不可思議……」

頂著招牌笑靨的男人扳開天止的手,力道大的驚人。

「當然囉,你以為我是誰?何況你的部下似乎不是很心甘情願為你效勞,這會影響束縛我的能力喔!」

笑出酒窩的男人說完,重重朝天止臉上揮去一拳,愣著的惡魔被打倒在地,吐了幾絲濃稠血液,目光憎惡。

「你這傢伙……!」

「修、修特!」摩摩踉蹌地衝上前,滿臉都是感動的淚水。「太好了,你來了,我就知道你這一夜七次郎的體力比蟑螂旺盛!」

「……喂,這種爛比喻就免了,還有,不准抱我大腿,只有美女有權利!」修特萬念俱灰地狂抱怨:「唉,我開始想念尤物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