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那個story是騙人的。

虎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從那個動不動就把他自己的胸當靠枕的白慕口中求到最正確的版本。

因為故事太長就長話短說,簡言之:「朵芙拉和夏洛特是對恩愛情侶,因身份差異被迫拆散,夏洛特失蹤,朵芙拉自殺,失蹤的回來發現愛人自殺於是變成吸血鬼,最後躲進『卡索潘尼亞』自閉數百年,至於長生不老的原因,大概是身上可能有大天使的神器碎片──The End。」

「所以我到底要去單挑魔女還是吸血鬼?」

虎克牽著他的坐騎,在經過「童話農莊」門口時,看見柱子貼了一張超大字報:「閒雜人等勿近,特別是蚊子類的芝麻昆蟲」標語,他覺得自己快得憂鬱症了,如果旁邊跟出來的「這個」能安靜一秒該有多好?

「殿下,請您務必要小心喔!千萬別讓外面那些鶯鶯燕燕有機可趁,也別弄傷您雄偉的胸肌和讓人口水直流的超猛六塊肌,啊,這張俊俏的臉也別刮花,可以的話請留全屍回來,我會好好替您弄成人體標本的。」

三胞胎的媽露出一副沒吃到豬肉還要把豬送走的飲恨表情。

「……掰。」

連告辭兩字都懶得講,正在清除腦子那堆垃圾訊息的虎克最後依舊沒見到長老的廬山真面目,在心底隨便咒罵幾句後便匆匆上路了。

想起那三十分鐘的「速戰」會議,連是什麼生物都不知道的長老吝嗇地只願露出一小搓鬍鬚配上一杯熱茶,支支吾吾不知在說啥的浪費半小時後,青筋滿佈的手輕揮,同意讓虎克帶著白慕的小兒子白火前往吸血鬼的城堡,並同意他今晚立即起身。

……好像在打發什麼東西似的,讓這位尊貴的天之嬌子不滿到了極點。

這長老除了不給面子地縮在掛廉後,任何人想見他還得像拜神一樣恭敬謙遜,不是跪地磕頭就是臉直接貼地來膜拜,就算他是人類皇族的皇子,也只能勉強看見三條白鬚和五根發著抖的手指。

「你們長老真奇怪,難道是見不得人嗎?」哼,他也不是很想知道他長的像天鵝還是青蛙,who care?

「長老平常事務繁忙,要不是因為殿下您急著想與他老人家見面,現在還不到他會客的時間呢!」白火清清嗓,皺著眉說:「當初我為了見長老一面,排隊排了一年,和他說了三句話。」

「哪三句?」

「你好、謝謝、再見。」

「……」

虎克正想罵一罵這隻沒用又蠢透的白家三弟,但一個晃動,讓他差點從坐騎上跌了下來。

「喂!you給我小心點,弄傷我你賠啊?」呿,怎麼說她也是個皇子耶,一隻不怎麼樣的坐騎就讓他不太爽快了,這隻坐騎還笨得要死,一點也不懂得察言觀色。

「對、對不起啦,殿下……」

由於陸地崎嶇加上每五分鐘就陷入一個坑洞,行進速度簡直比骨折的烏龜還慢。

坐在「上頭」的虎克無意欣賞周遭風景,不悅地拍著「坐騎」屁股,冷淡地說:「白火,你沒吃飯啊,給我走快一點!」

一掌擊向牠渾圓結實的小屁股,捲QQ的尾巴立刻揪起。

比饅頭還軟的大頭淚眼汪汪地轉過來,吸吸鼻子,忙哽咽說:「嗚嗚,殿下您別再打我了,我、我已經走很快了,豬的腳比較短啊!」

「走不快不會用跑的啊!這麼笨,你是豬啊?」

「我是啊……」

「……嘖。」

像個後母一樣以虐豬為樂的虎克拉緊韁繩,踢了牠白嫩的腹部一腳,惡劣地說:「白火,不夠聰明就學著機伶,你們這三隻豬真的很折騰人耶……這樣吧!相逢就是有緣,我好心點教你些做人處事的道理如何?」當然,這要收money的!

「真的?我有生之年竟有這種榮幸聽到殿下的諄諄教誨,真是太感動了!請售白火一拜!」濃密的紅色睫毛眨了兩下,淚珠瞬間潰堤。

「哇!你哭什麼哭,別亂動啦!」差點被甩掉的虎克抱住這顆大豬頭,咬牙警告:「I really hate PIG……」

「殿下,您對我這麼好,白火一定赴湯蹈火,就算被弄成一桌滿漢全席也會安全護送殿下到『碎夜之城』,您安心上路吧。」牟牟叫了兩聲,白豬熱情地宣示。「嘿嘿……其實我們差不多也快到──喔喔呃啊啊啊啊哇!」

慘狀就此發生。

豬的短右腳不幸絆到更短的左小腳,重心不穩的豬小弟在發出一串驚為天人的慘叫後,肥嫩下巴「空」的一聲敲在地上,然後屁股順便將背上的人扔到百公尺外之外的地方,噗通一聲,順利落水。

「……」

「哈啾!好冷喔。」

白豬感到一股讓他直打哆嗦的冷意,背後還飄來一陣邪惡陰風,縮了縮藏進好幾條游泳圈的小腹,突然覺得背上好輕,牠慌忙地左看右探,出聲詢問。

「殿下!殿下?奇怪,怎麼沒聲音……難道,殿下被妖魔鬼怪吃掉了?」

由於豬無法抬頭,就算是他是個修煉百年的生靈族也一樣,白火只得頂著一頭捲Q凌亂的紅髮,不停呼喚。

「殿下~殿下~您千萬別死啊,死也別在我懷裡死啊,啊啊……死了還請您保留全屍。」想起母親大人交待過的話:要是殿下不小心翹掉,記得好好收存他的屍體。

於是白火翻出布袋,戰戰兢兢地上前準備「打包」,驚恐地盯著水裡的屍體載浮載沉,伸手就要撈起。

一隻手掐著豬脖子,咬牙切齒地怒吼:「你、這、隻、死、豬──!」

全身濕答答的虎克彈出水面,怒氣沖天地抓著白火的短脖子用力搖晃。

「有像你這麼stupid的坐騎嗎?你拿這bag要做什麼?埋我還是打包?」

「都、都有……」

「都有!去死!」

「哇啊啊──別、別掐了啦殿下,我沒有被騎的經驗啊,咳咳!」

「哼,那就回家多練習,真是欠揍!」

大腳一踢踹向他肥吱吱的屁股,滿意地看那豬滾了兩圈一路滑向一棵大樹,還把臉直接對準了撞擊,再緩緩滑落,這才勉強消退他一點怒氣。

「對不起啦,殿下,人家沒有經驗嘛……」啵地一聲變回人型,白火沮喪地坐在地上,自然捲還因為洩氣垂落不少。「而且您都不溫柔一點。﹝

「別說這種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的話!唉,真懷疑帶你出來到底對不對?」

, , , ,
創作者介紹

衛亞的神秘饗宴*Weiya's novel world

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